中共近期一再改變中共病毒(俗稱新冠病毒、武漢病毒、COVID-19)感染病例的統計方法,近期疫情數據呈現下降趨勢。專家認為,中共任意改變數據統計方法將適得其反,更增加外界的質疑,延長各國封鎖措施時間,不利中國經濟的復甦。

《自然》(Nature)、彭博社、《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法國廣播電台等多家媒體報道,近期中共統計中共病毒感染病例的方法一再改變,數據呈現下跌趨勢。專家懷疑中共數據的可靠性,並且認為其做法掩蓋中共病毒疫情的真實面,影響海外研究人員對該病毒的分析。

湖北省七天內統計方法數變

2月13日,疫情中心湖北省改變統計方法,容許醫生將胸部掃瞄結果出現肺炎症狀的計入病例數據,而不必等待實驗室檢測結果。該統計方法的改變,使得湖北省當天公佈的2月12日感染病例數暴增為近10倍。

中共國家衛健委2月20日發佈消息稱,2月19日,湖北新增確診病例349例(遠低於前一天的近1,700例),其中武漢新增615例。據中共官媒的說法,造成這麼離奇的數據,是因為該省很多城市的數據「核減」(核准後又調降數字),最多的核減達107例。「核減」是因為國家衛健委19日發佈了第六版中共病毒的診療方案,診斷標準取消了「臨床診斷」分類,統一為「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兩類。在此標準下,檢測結果呈陽性反應但沒有症狀者會被排除。

此外,根據中共官方的數據,湖北省以外的省份,新確診數據已連續超過10天下跌,而湖北省也跌到每天少於2,000例。

中共排除無症狀陽性病例 專家:沒有理論根據

海外專家質疑中共的統計方法以及懷疑中共數據的可靠性。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告訴《自然》期刊,病毒通常必須在宿主細胞內開始複製後,才能達到可檢測的水平。因此,如果在受試者鼻黏膜上採集到的樣本,被檢測出來對中共病毒呈現陽性反應,這意味著該受試者已感染了病毒,即使未出現任何症狀。

中共官方的說法是,測試結果呈現陽性反應但沒有症狀的人,不能被計入「確診病例」,等到其出現症狀後,才能被計算進去。

澳洲布里斯班的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的病毒學家伊恩·麥凱(Ian Mackay)說,中方忽略這些病例(陽性反應但無症狀),給外界的印象是「該病毒比實際情況更嚴重」,可能會誤導其它國家應對新冠肺炎的對策。

哈佛公共衛生學院(Harvard T. H. Chan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傳染病免疫學家和流行病學家邁克爾·米納(Michael Mina)說,中共的做法會妨礙科學家對病毒的模型分析,導致無法得出正確結果。流行病學家在努力弄清楚病毒傳播鏈時,可能必須包括沒有症狀的感染者。

米納和其他研究人員懷疑,中國境內感染病例可能遠超過中共通報的病例數據。

中共掩蓋數據恐自傷 各國延長封鎖措施時間

安達公司亞太區(Oanda Asia Pacific Pte)新加坡高級市場分析師傑弗里·哈雷(Jeffrey Halley)告訴彭博社,中共一再改變統計方法,將使人們無所適從,並「對中共的數據失去信心」。

「從國際角度來看,這可能意味著全球各國及地區將會延長封鎖中國(中共)的時間,反而不利(中國經濟的)V型復甦。」他說。

香港大學流行病學高本恩教授(Ben Cowling)認為,中共如此頻繁地更改病例定義是「不正常的」。

「改變病例定義將導致測試方法的改變,將減少使用胸部CT掃瞄確認方法的臨床診斷。」他說。

增加不確定性、不透明度及不信任

瑞穗銀行(Mizuho Bank,Ltd)駐新加坡經濟與策略主管瓦拉薩(Vishnu Varathan)認為,中共不斷地更改統計方法,反而導致不確定性及不透明的爭議,並引發外界對其的不信任,加劇社交媒體不信任(中共)的批評。

《外交政策》分析三原因 其中之一是政治因素

《外交政策》報道分析,中共更改統計方法的原因不排除政治因素,湖北省上周數據暴增為10倍時,正好是習近平主席親信應勇上任湖北省委書記前,將疑似病例全部歸為確診病例,將最壞的情況推給前任書記蔣超良。本周,中共又改變計算方式,導致湖北省病例數大幅下降。

此外,近期中共公佈的病例數據下降,另一個原因是中共當局(習近平批評有些省份防疫措施過份窒礙經濟發展)要求各地儘快復崗復工。《外交政策》說,來自浙江和廣東的消息顯示,社區隔離政策已經開始鬆綁,部份受到嚴密隔離的地區,現在人們已可以外出。

《外交政策》雜誌指出,湖北省以外很多地區的試劑盒嚴重短缺,有些省份測試對像又只限於來自湖北的人,因此數據下跌並不足為奇。此外還有報道說,中國的醫生披露在某些醫院接受隔離和治療的病人,並沒有被計入確診病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