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呼吸道流行病權威鍾南山院士指出,武漢當地還沒有停止人傳人,現在還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將感染者和非感染者分開;二是將新病毒的感染者跟流感病毒的感染者分開。他說如果這兩個問題不解決,那麼人傳人就無法解決。

武漢病毒感染者 跟SARS患者不同

新病毒被證實可以通過「糞-口」(也稱消化道傳播)和「空氣」傳播,鍾南山講保持下水道暢通很重要。因為已經在糞便中發現新病毒蹤跡,如果下水道不通,當中的污染物乾了,就可能經由空氣傳出來,造成人的感染。

鍾南山提到,在2月17日完成的第一宗和第二例死亡患者的遺體解剖中發現,跟SARS患者不同,肺部沒有預料中的嚴重纖維化,有一部份肺泡還在,但是炎症很厲害,有大量黏液。因此他建議在治療新病毒感染者的時候,要特別注意保持患者的氣道通暢。目前相關研究還在進行中。

紅會得千萬口罩 只送出1%

2月18日,《楚天都市報》報道,武漢會再建設另外10間方艙醫院,新增床位11,465張,收治輕症感染者。不過截至發稿,武漢的城鄉建設局還沒有發佈官方消息。不少網友議論,這真實的感染人數到底是多少呢。

而在這個時候,正是需要大量物資的增援。香港《蘋果日報》2月18日發出調查報道指證,負責武漢當地捐贈物資調配的紅十字會,1月22日到2月10日,有大約5,000個徵發物資清單,總計得到口罩1,000萬個,但是只向外發放94萬個,發放率不到1%,而且其中只有30萬個口罩送到全武漢市35間醫院,平均每間醫院得到口罩不足1萬個。而發出的94萬個口罩,有36萬個送到了衛健局和地方行政區,比給醫院的還多。

浸會大學講師呂秉權說,武漢紅十字會等中國的慈善機構,是染上了「官狀病毒」。但除了那94萬個,另外900多萬個口罩去哪了呢?

醫護除了缺少口罩,也缺少防護服等物資。有人在推特發圖文爆料說,有的醫院護士,一套防護服要穿兩天。這樣最嚴重的問題是,防護服也可能被病毒污染,失去防護的作用,長時間不換的防護服,如果外部沾染病毒,還能把病毒帶給別的人。

其實現在武漢排查四類人員,就有人抱怨說,有的排查人員雖然穿著防護服,但是挨家挨戶串,同樣會帶來這樣的問題。

這篇推文還說,有護士因為缺防護服,向社會募捐,卻被所在單位勒令寫檢討,而且寫了三遍,從開始的缺乏大局意識,到最後還要給自己安上「造謠」的帽子。

飢餓問題亮黃燈 民間屢求助

2月1日,《湖北日報》報道,湖北糧食可供全省一年以上; 2月6日,「中儲糧」的消息說湖北糧食可以供應半年。2月16日,大陸商務部表示:武漢市以及湖北省的食物供應情況是九大類生活必需品動態庫存量保持穩定。但同時提到,米、麵、油、奶、主副食,總體可供應18天以上,豬肉總體可保障12天供應。

另外,2月18日,中儲糧湖北分公司有消息說,該公司庫存一千多萬噸糧食,可供應湖北6,000萬人半年以上需求。另外還有地方儲備糧、商業周轉庫存。

雖然這些消息顯得當地糧食供應充足,但仍有外地支援,比如中儲糧集團,目前平均每天發給武漢的大米超過200噸。還有前兩天,吉林一家農企給湖北發送20萬斤大米。

以上都是官方發佈的消息。再來看民間發出的信息。武漢網友說:「政府只說封閉管理,卻沒有給出如何購物的答案,不管市民如何採購的問題。我們怎麼買米買菜?大部份小區至今沒有組織配送,那我們吃甚麼?」「每天看到一波又一波的老人,他們排大半個小時的隊,卻只能買到幾個蘿蔔一把青菜。」「自己三五天沒出門,家裏沒吃的了下去買菜,結果不准出,說封鎖了。今天兩個人抱著哭,一把掛麵撐了兩天,實在沒吃的了。」

有的人把能買菜的App全下載了,結果不是瞬間被預約爆滿,要麼就是還在補貨之中買不到東西。有人更說自己封城以後,一次水果都沒吃過。

有武漢人說,武漢禁止公共交通,假如一個人出去一次能買一家四口一個月的糧食,靠步行從超市往回搬,就算一家四口一人每頓吃一包泡麵,一天吃兩頓,一個月就是240包泡麵,這靠一個人是拿不了的。

現在的情況是,很多人完全被封在家裏,只有靠小區派人去送飯送菜。

有湖北孝感的網友說,自己已經吃了10天馬鈴薯,封閉前家裏只買了米,別的甚麼都沒有,泡麵根本買不到。偶爾有小區送菜,幾根黃瓜和生菜就50元。有湖北荊州人說,突然通知全部封閉不准出門,問居委會怎麼購買物資,沒人回覆,家裏的菜還能支撐幾天,但是對幾天之後的生活很迷茫。

而除了在湖北,全中國大陸都要思考這個問題。有觀點說,中國的三個大糧倉,黑龍江、河南、山東,都在本次瘟疫中受到影響。每年中國新年後,就要準備播種春小麥等作物,而在這個時候,一部份農民可能還被封鎖在家中。

當下如何避免發生「餓死人」這種人道災難,是必須正視的問題。有些問題可能一段時間後就會顯現出來。當然我們希望,悲劇不要發生。

武漢焚屍爐傳「叫聲」 輿論熱議

在當前瘟疫中,已經出現了很多家破人亡的慘劇。但比這更令人不寒而慄的是,多家媒體2月18日都做了一個報道,提到一篇2月16日的推文內容:武漢殯儀館招工。

這篇推文說的「招工條件」,我們找到了相關的截圖,上面寫著:急招晚班抬屍人員20人,工作4個小時就4,000元,工錢現結,男女不限,16到50歲之間,不怕鬼、大膽,工作時間:凌晨0點到4點。

那麼是否有活著的人被送到殯儀館呢?我們看到這樣一張聊天截圖,姓佟的講話人說,醫生要把他的父親裝進屍袋,他幫忙去抬,發現父親的小腿還是熱的,他就喊爸爸,當時他爸爸就睜眼要說話,結果醫護人員發現後,把他趕到一邊,然後將他的父親赤裸裸裝進屍袋。

然後當地青山殯儀館的車,一個小時後把他父親的遺體帶走。隨後另一個32歲的感染者接替了他父親的床位。這段描述相當細緻,不像是偽造。而且其中有一個小細節,可以得到證實。就是他父親是被殯儀館人員裹了兩層屍袋帶走的。

之前本報記者電話採訪武漢殯儀館,裏面的工作人員就說,裹兩層屍袋,是因為死者遺體的肚子裏還有氣,搬運時氣會出來,所以必須裹上兩層,謹防被遺體呼出的病毒傳染。

而最關鍵的問題就是人被送進焚屍爐裏時,是否還活著。有不止一家媒體的報道說:焚屍爐裏的叫聲,不是鬼,而是沒有死去的人。

有台灣網友解釋說,焚化爐裏,如果遺體坐起來,或者有叫聲傳出,可能是屍體被焚化時,肌肉組織劇烈變化,造成像人坐起來一樣的動作,而聲音的發出可能跟氣體劇烈流動,通過聲帶有關,聽起來像淒厲慘叫聲。

對於這種解釋,有人信,有人不信。在SARS時期,也有這種消息,說人還沒死,就被推進焚化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