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陸媒報道,2月17日、18日,高福擔任一把手的疾控中心接連發佈兩篇論文並分載於兩個國內學術期刊上。

2月17日,疾控中心發表於《中華流行病學雜誌》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流行病學特徵分析〉一文,對於截至到2020年2月11日總共7.2萬份新冠病例進行了回顧性研究的分析結果,結果顯示,在2019年12月31日之前,武漢和湖北已經出現了104名新冠病毒的感染者,截至2020年1月20日,有6174例患者發病。

相信外界注意到,在回顧性研究中,用發病日期統計的發病人數與確診病例之間的巨大差異。2019年12月31日武漢發佈第一份公告表示到目前為止調查發現只有27例病例,實際上武漢和湖北已經出現了104名感染者;1月20日衛健委發佈全國累計僅確認了291例,實際上這時全國至少有6174人發病。

2月18日,疾控中心於《中華預防醫學雜誌》再發論文〈我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早期圍堵策略概述〉,其中談到,該病毒人際傳播力強(R0=2~6),傳播速度快(代際間隔Tg=6.2~7.5 d)。

如果對照2003年SARS的R0值2~5,爆發8個月的總人數8,096人,而武漢肺炎在一個月內席捲了中國31各省1310個縣區,官方宣稱逾4萬人感染(民間估計人數是官方的10倍以上),顯示武漢肺炎的傳染力確實高於2003年大流行的SARS。

由此看來,疾控中心這兩篇最新的論文,不啻是在印證香港大學教授管軼早在一個月之前提出對武漢肺炎疫情的預告,即不論確診病例或死亡數字皆會遠超17年前的SARS疫情。其實有中國網友曾一針見血指出,也不是中、港專家質素差距懸殊,而是香港專家研判疫情從人命關天出發點所以說真話,疾控中心專家判斷疫情首先是從中共政權維穩考慮所以隱匿實情。

雖然武漢疫情信息仍模糊不清,官方數據也被指嚴重低估,但疾控中心這兩篇最新論文都在說明一件事,武漢肺炎傳播速度之快令人吃驚。

依目前研究看來,官方宣稱新冠狀病毒的R0值介於2至3之間,SARS的R0值2~5,但這次疾控中心論文指新冠病毒的R0值2~6,算是非常高的數字。但是還有更高的數據,美國一醫療研究團隊15日發表最新研究指出,新型冠狀病毒「S蛋白」結合(進入)人體細胞表面的「ACE2蛋白」的親和力(專家喻二者為鑰匙和鎖的關係)比SARS高10至20倍。

換言之,引發武漢疫情的新冠病毒比SARS和MERS更具傳染性,同時也是冠狀病毒中目前對人感染力最高的。若按台灣學界譽為「冠狀病毒之父」的賴明詔表示,這次的新冠病毒的傳染力非常高,是史上感染力最強的冠狀病毒,甚至大於新冠病毒自身特性所應該具備的傳播系數。

而備受輿論關注的武漢病毒所石正麗2015年研究論文曾經表示,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裏的ACE2這個受體開關一調,這個病毒馬上就可以傳染給人類。石正麗的這個研究遭同行質疑,以SARS病毒結合蝙蝠體內冠狀病毒,合成了可以直接感染人類的另一種「嵌合病毒」(技術修飾改造可能達到像自然突變重組),而引發大疫情。

若以疾控中心最新兩篇論文分析可知,用發病日期統計的感染人數,從2019年12月31日到2020年1月20日,武漢肺炎用不到一個月時間達到5次非典的影響規模。

中國大陸論壇曾有留言表示,與SARS病毒相比,這次新冠病毒潛伏期長、隱蔽性佳、傳染性強,在新年假期之際的交通中心湖北武漢莫名爆發,短時間內造成武漢醫療體系崩潰,引發社會恐慌,經濟活動幾乎停擺,打擊不可謂不太,病毒來源肯定要深入調查。這次引發武漢疫情的新冠病毒,到底是不是實驗室製造出的比SARS與人類基因更緊密結合的「超級病毒」?相信這個答案北京最高層應該會比任何人都更想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