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媒引述分析人士的話稱,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危機是自89事件以來,中共面臨的最嚴峻威脅。北京嚴格控制言論以支撐政權可能會適得其反,只會導致社會動盪。當人們處於黑暗之中不再信任政府時,他們的不滿將變成抗議。

英國《衛報》2月19日報道,分析人士和維權人士表示,中國的中共病毒危機給當局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政治挑戰。而中共進一步打壓言論,加強對人民的控制,以支撐政權,可能會適得其反。

粗暴執行疫情控制措施 人權侵犯現象普遍存在

中共領導人1月20日下令要堅決遏制中共病毒的傳播後,武漢迅速被封城。中國數以百萬計的社區也開始實施嚴厲的疫情控制措施。

《衛報》引述分析人士的話說,疫情控制措施的粗暴執行導致全國各地存在廣泛的人權侵犯行為。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令人不安的畫面:民眾因為沒有戴口罩而被警察毆打;警察在居民住所的外面安裝了金屬裝置,以防他們離開家。

當局在全球各地張貼了很多帶有威脅性的宣傳標語。一條標語說,「口罩還是呼吸機 您老看著二選一」;另一則標語說,「發燒不說的人,都是潛伏在人民群眾中的階級敵人」。

本周武漢採取行動,限制武漢居民必須待在家裏。當局說,任何人未經許可上街,若被看到都將受到嚴厲懲罰。

武漢居民:這場災難完全是人為所致

武漢市民說,他們被禁止在附近散步,去買食品。《衛報》引述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武漢居民的話說:「人們被恐懼和焦慮所束縛,我們非常生氣,因為這場災難完全是人為造成的。」

「如果他們沒有拘捕『傳播謠言』的李文亮醫生,不向我們宣傳該病毒已經得到控制,那麼這一切都不會發生。」這位武漢居民說。

李文亮醫生因在疫情爆發初期,最先向外界發出警報,而被武漢當局扣上「謠言散佈者」的帽子加以「訓誡」。結果,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迅速傳播,導致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每天劇增。

被視為中共肺炎「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最終因感染病毒而於本月去世。他的離世在中國互聯網上激起了一股對中共當局的憤怒之情。

《衛報》說,但中共當局似乎並沒有從中吸取教訓。進一步打擊言論的例子比比皆是。武漢的新法令稱,未上報中共肺炎病例者將受到懲罰,但也警告說「捏造」和「謠言」傳播者將被嚴厲懲罰。

雲南省政府於2月初宣佈,有25人因在網絡上發佈「失當」言論、轉發「不實」信息、洩露相關信息,甚至「製造傳播謠言」,被拘留或批評教育。上周,該省又以類似理由抓捕了3人。

當局以控制疫情為藉口抓捕異見人士

報道稱,當局還以控制疫情為藉口拘捕政府批評人士。兩名公民記者,即從事服裝銷售的方斌和律師陳秋實,因報道武漢疫情,都在當局的「隔離」政策掩蓋下而「被失蹤」。

原清華大學許章潤因發文批評中共高層防疫無能而被中共以「需要隔離」為由對其進行軟禁。許章潤被「隔離」期間,其住所外有兩名不明身份人士不分晝夜看守。

2月初,許章潤發表題為「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懼」的文章。文章抨擊這個「只對上負責的『制度性無能』,特別是孜孜於『保江山』的一己之私而置億萬國民於水火的政體『道德性敗壞』,致使人禍大於天災,在將政體的德性窳敗暴露無遺之際,抖露了前所未有的體制性虛弱。」

中共加強控制言論將最終引發動盪

「個人自由的限制曾經只發生在維權人士身上,但是現在中國有數百萬的人知道被軟禁的滋味,」資深維權人士胡佳說。

他表示,這次的病毒危機是自1989年(天安門民主運動)以來,中共當局所面臨「最嚴峻的挑戰」。

他還說,他從未見過中國民眾對言論自由有如此強烈的要求。「人們現在明白,這是生死攸關的事情。當局擔心人們已經覺醒。」

中國政治問題的資深評論員強尼·劉(Johnny Lau)說,中國共產黨加強對言論自由的控制,目的是支撐這個政權的權力,但這最終將會導致政治和社會動盪。

「當人們處於黑暗之中,當他們不信任這個政府時,他們的不滿將變成抗議活動。」 劉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