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持續肆虐中國大陸,大陸的各個學校都推遲開學,紛紛開始了網絡授課,但都遭遇課件被屏蔽、直播間被封禁等局面,引發網民熱議。

自媒體公眾號「像甲書店」發表文章《學校網課直播屢遭封禁,我們的互聯網有病》,目前該文在大陸已被刪除。

教育是立國之本,疫情期間利用互聯網授課,本來也是一件嚴肅的事情,但是由於大陸互聯網存在大量敏感詞,各校網絡授課或者網絡直播授課,都遭受了課件被屏蔽、直播間被封禁等。

文章說,「國家教育部欽定的教學內容,怎麼在網上就成為了遭受屏蔽和封禁的對象?」

政治課尤其比較敏感。抖音平台上透露了一個案例,政治老師上課涉嫌政治話題,直播間被封。

緊跟其後,是歷史課的小心翼翼。然而,仍然難以避免直播授課被封。

(「像甲書店」圖片)
(「像甲書店」圖片)

 
(「像甲書店」圖片)
(「像甲書店」圖片)

文章說,語文課本裏的魯迅已經基本全退出了,應該講比較安全了吧,但是仍然不行。語文課老師講解的內容,在QQ群裏被屏蔽。

(「象甲書店」圖片)
(「象甲書店」圖片)

比較來看,英語課相對最安全,畢竟英語對於網管來說是一道語言門檻。然而,英語課直播也出現了被封的現象。

(「像甲書店」圖片)
(「像甲書店」圖片)

目前看起來,最安全的只有網上體育課,不會涉及到敏感內容。但是,有學校組織線上的升旗儀式,照樣被封。

(「像甲書店」圖片)
(「像甲書店」圖片)

學生們在網課遭受封禁面前嘻嘻哈哈,授課老師則是小心翼翼相互提醒,嚴肅媒體對網課遭封禁裝聾作啞,自媒體則把它當成段子內容。

「我們的互聯網病了」

文章最後說:「國家教育部欽定的教學內容,居然成為了互聯網上屏蔽和封禁的內容。如果沒有這場疫情下大規模的網絡授課,學生和老師們大概還不會如此直觀地認知:『我們的互聯網病了。』

「我們的互聯網充斥著舉報和敏感詞,充斥著只能為之的錯別字,正常的溝通和交流只能在這些禁錮之間尋找縫隙。

「更可怕的是,我們已經逐漸適應了這種有病的互聯網,用越來越多的暗語和隱喻指代來做交流,把遭受封號刪帖屏蔽封禁當成了日常。

「包括此刻,我們在小心翼翼地寫這篇稿子。

「對於未來,我們深感擔憂。」

上述消息引發海外網民熱議:「天朝的文字獄荒謬到了這個程度。」

「在中國這個大監獄生活……」「不這麼封,中共一天都撐不下去。」

「不是互聯網有病,是控制互聯網的那些傢伙有病。病人治國,無解!」

「一個連話都不讓講的社會還想跟美國爭霸,簡直就是大做中國夢!沒有自由,中國的老百姓就是生活在無形的大監獄裏,所有的創造力都被限制,這樣的民族根本就沒辦法融入現代化的社會!」

「互聯網不開禁,中國人居舒適度直接就降為零。因為中國的互聯網,中國成了一個不宜居住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