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封城後,大量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得不到確診,只能在家隔離,而很多非中共肺炎患者更是有病無醫、處境非常艱難。此外,大量過年期間往來走動的人群被滯留在武漢,無法回家。

疫情爆發,武漢各大醫院人滿為患,醫療資源嚴重不足。江漢區的王女士2月14日告訴記者,她的母親是高血壓患者,因為肝臟感染嚴重,炎症引起休克,持續高燒39℃,有生命危險,但住院問題一直沒有解決。「現在醫院全部針對肺炎疫情,所以其他的病人都被忽略了。」

「母親是非新冠(中共肺炎)的患者,現在隔離點,等待核酸檢測的雙陰程序。我母親的CT是沒有問題的,她的肺是完好的。」王女士介紹說,母親因為別的病發熱,發熱病人只能去江漢區的三家定點醫院。武漢封路了,社區不管派車送發熱病人,病人只能步行。

她表示,「我拖著媽媽去看病,但媽媽已經完全走不動了。爸爸患有心臟病高血壓,身體狀況也非常糟糕。現在的每一天真的都變得越來越艱難了,我們全家心態都崩潰了。」

「我們尋求了120和社區的幫助,(他們對患者像)踢皮球一樣踢來踢去。協和醫院又去了幾次,不給開針開藥,說必須住院治療,但是醫院又不收,這完全是個死循環啊!」

王女士原本在上海工作,現在也回不去了。她最近聽說非中共肺炎病人有申請到外地救治的先例,希望母親也可以被放出去接受治療。

微博用戶「爽朗的微微笑527」發帖稱,自己的女兒去年5月份患上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發燒、腿痛、骨痛,病情復發,等待移植重獲新生。可是因為疫情,協和的移植倉已關閉,只能做化療。

二十歲出頭、不願再忍受疼痛折磨的女兒一度要求安樂死。母親在網上求救,「重症在身的我的女兒,白血病,急需移植,不能等,她也是鮮活的一條生命……想上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移植,又出不了省,他們也不接收來自重災區的病人,怎麼辦?」

2月10日,武漢市古田街道羅家墩社區,一名70歲的重症尿毒症患者,社區一直未能安排核酸檢測,醫院不收。原本每周需透析3次的老人已經8天無處透析,在病痛與絕望中跳樓自殺。

2月15日,武漢一社區開始在居民群裏統計尿毒症門診透析者、高血壓重症、心腦血管患者、惡性腫瘤等重症患者及孕產婦。患者要到醫院住院治療的,需要發消息給網格員。

武漢一重症尿毒症患者跳樓自殺後,一社區開始在居民群裏統計尿毒症門診透析者等重症患者及孕產婦。(網絡圖片)
武漢一重症尿毒症患者跳樓自殺後,一社區開始在居民群裏統計尿毒症門診透析者等重症患者及孕產婦。(網絡圖片)

有武漢網友表示,「武漢封城23天了,尿毒症患者跳樓5天了,才第一次看到有工作人員在社區群裏統計慢性病人者,還只有這一個社區,大部份社區連這個都做不到,這麼多天,這麼多嚴重慢性病人者徹底被遺忘了嗎?防疫部門、疾控、醫療、那麼多公務員在幹嘛呢?」

封城阻斷歸路 萬人滯留武漢城

封城阻斷求醫路,也阻斷了歸鄉路。被困在這座城裏的,除了求醫問病的重症患者,還有很多過年期間往來武漢的滯留人士。

岳先生一家年前回妻子的湖南老家過年,原計劃1月28日回安徽老家。當天途經武漢時,車子突然壞了。張先生想著趕緊找個地方修車,下高速的時候沒有遇到任何人檢查,等車子修好再上高速的時候就被截住了,不許出城。

岳先生無奈只好在武漢找個地方住下來,這一住都快20天了。期間他給武漢市交通局、公安局、市長熱線打電話,都說沒有辦法。

張先生告訴記者,目前一家三口住在賓館,一天的費用差不多200塊。在賓館很少出門,10天、8天出去買一次東西,買個電飯煲、買點米自己燒飯吃。在武漢人生地不熟的,現在租房子也租不到的,這個時間點很多東西都停滯了,小區都封起來了。

在賓館「隔離」了二十多天後,張先生特別著急回家。他表示,「像我們這樣明明沒有生病的外地人,在這裏沒有固定的居所,這時候生活很難,能不能開個綠色通道,我們回自己家裏去隔離也可以。」

張先生70歲的老母親一個人在家,罹患肺癌。而且老家的巴士也停了,老人不方便拿藥,家裏沒人去跑腿照顧。

張先生希望多一些人了解滯留人士的處境。「我們還算好一點的,還有一些住在地下車庫的,可能身上沒有太多錢,都住在那邊。我在網上群裏,發現象我這種情況有很多。估計在武漢滯留的最起碼有幾萬人,整個湖北滯留的據說有30萬人。」

資深媒體人:封城不能根本解決治療和隔離問題

前鳳凰衛視新聞總監龐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這種封城的做法不能從根本上解決治療和隔離的問題,當局沒有把真正有病的人隔離開來,只要有一例就會蔓延開來。

「真正得病的人不都在醫院,還有一部份流散在社會。他為甚麼封城呢?就怕社會上這部份得病的,傳到外省去,他寧可在武漢內部消化,互相人傳人,不讓它傳到外面去,是一個區域性的措施。這對1100萬武漢人來講不公平。」他說。

龐忠認為,實際上中共肺炎已經通過各種渠道傳出去了。在城內的好多人,按道理來講,應該把真正有病的放在一個區域,需要檢查的去檢查。確診得肺炎的到病房去,沒有得的就要疏散到安全地方。現在混在一起,沒病的也得病了,有病的得不到治療。

他強調,「好多需要到外地看病的,不讓你出去,是不人道的。封城不是負責任的態度,沒有好的措施真正來把疫情處理好。內部需要妥善措施,外部需要請國際上的專家會診,共同解決發病的病源和治療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