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反送中運動後,香港又面臨武漢肺炎的強烈衝擊,政府不作為,民間發起自救行動,香港未來是否會和中國危機聯繫起來?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黃偉豪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反送中運動令中共權威掃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成替罪羊,林鄭月娥的命運將於3月揭曉。另外,他還表示,中國由於武漢肺炎長期不能復工,經濟受到巨大衝擊,與中國有著緊密聯繫的香港,其國際金融地位也可能因為港府的無能而被其它高端城市所替代。

以下是專訪的內容:

政府不作為促民間自救  最終輸家是政府

記者:大家現在都在講民間自救。

黃偉豪:現在民眾給林鄭零分,因為調查沒有負分,如果有負分,他們就給負分,零分已經是低無可低了。很多民眾對整個政府各種表現徹底失望,很多人都歸咎警察的裝備,因為警察的防疫裝備是最頂級的,比醫護人員更加高級。也有警察覺得危險工作就不做。比如,警察去巡邏,覺得危險可以不做。但是醫護就不行,政府表現非常差,民間只有自救了。

但民間自救也都有一個問題,因為民間資源有限,和黃色經濟圈不同。黃色經濟圈商舖開舖,大家去那裏消費。口罩和很多戰略物資,立法不讓商戶高價出售口罩、囤積、炒賣,這就是政府的權力,所以我覺得民間自救是一種好的精神發揮。但是為甚麼有困難,就是很多要靠政府的權力去做,包括在哪裏做隔離營,它(港府)喜歡就在你家旁邊,不去給解釋,使公眾進一步譴責政府,有權力的政府又不做,所以就變成了一個互動下轉動的螺旋,民間要自救,又譴責政府,政府又太差,跟著民間自救,所以最終的輸家是政府。

中國人開始懷疑中國模式  武漢肺炎衝擊體制不合法性

記者:武漢肺炎爆發後,香港一直不封關,現在搞到全世界都封了香港,港府無能,民間自救這種形勢,對中共的政權衝擊或者對世界局勢有怎樣的演變?

黃偉豪:現在出現了一個問題很嚴重,我覺得有兩方面,第一,就是以往有人覺得中國模式可能有一點好處,甚至比華盛頓模式和那些民主自由優越,現在沒有人相信了;那麼再退一步,中共模式出口西方社會不行,自己管理行不行?

中國人很多人都信,領導人幫我們做很多事情,但是武漢告密吹哨者李文亮醫生去世之後,反響都很大,微博幾百萬條簡訊一夜之間(中共)給清除了,(民眾)質疑這是沒有言論自由引起的問題,所以現在這個中國模式,連中國人自己都開始懷疑了。

中國模式最頂尖的一個人掌握一切,在習近平的領導下,經濟一蹶不振,向下行,跟著中美貿易戰又大敗,因為他簽了很多不平等條約,買了很多美國貨物,這次連最基本的衛生各方面都搞得亂七八糟,很多人因為武漢肺炎而犧牲了,所以我覺得最大的問題是體制合法性的問題。

各國直接封香港 金融人才或撤離

黃偉豪:而對香港的衝擊在哪裏呢?第一,香港是一個國際都市、金融中心,香港現在被很多國家封關了,台灣去不了,美國很多飛機不過來,加拿大又消減航班,澳洲、意大利就直接封了所有東西,但國際城市要和各國有聯繫、有往來。

那麼另外一件事就是,其實金融中心靠兩樣東西,其一是資訊自由。沒有資訊自由,原來很多運作是有問題的。始終要有一批外國人才、金融人才願意在香港工作,要有人去運作,去買盤和了解,比如核數各方面的事情。這批人如果萬一離開了香港,現在很多人擔心,會不會有國家在香港撤僑,比如美國的外交人員可以選擇離開香港,因為金融人才是最重要的,而真正的金融中心在紐約。如果金融人才因為安全問題都撤離香港,我們已經沒有了國際城市和金融中心的地位。

長期不能復產  中國面臨巨大生存危機

黃偉豪:最近有一個新聞,地底下的電纜,Google和Facebook開放了洛杉磯去太平洋的地底電纜,連接台灣、菲律賓那一段開通了,但是從洛杉磯開去香港和內地的地底電纜,其實暫時未開通,因為擔心有一些國防、國安的憂慮。

所以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說,如果武漢肺炎,再加上之前的問題沒有解決,大家開始與中國分手。中國那個意識形態又很差,以前是世界工廠,國際金融中心與世界聯繫的,現在世界開始和我們分手,這個就很大問題了。

大家信不信,如果中國沒有美國,能不能生存?但是美國沒有中國可以生存,中國的生存又靠香港,現在香港靠的是和國際的聯繫,香港又被人封關,如果到時撤僑,跟著就撤資了。因為它(中國)都是透過香港將資本放入中國。中國現在復產都有問題了,如果長期不復產,它(外國投資)要搬生產基地,有的已經搬了,那其實對中共的危機是很大的。當中國與世界分離的時候,那麼中國的生存就有很大的問題。長期以來中國的發展都是靠西方社會的資本和人才,如果肺炎疫情不能夠儘快平息,是有深遠影響的。

恢復不到初始  西方世界或放棄香港

記者:以前說要保住香港,因為香港是一個集資中心,不封關就是因為有權貴要跑來這裏。但如果香港集資中心地位動搖,他們會不會考慮要放棄香港。

黃偉豪:從經濟效益的角度,叫短期均衡,短期永遠很難替代,長期的三到五年,五到十年行不行,其實很多東西都可以做得到,所以我想他們決定放不放棄,就要看前景問題。

如果他們覺得前景越來越差,現在事實上中國是越來越差,當初經濟下滑,生產成本又高,他想將自己提升產業去到金融的話,又不行,因為它資本管制,就剩下香港。香港經歷一場反送中運動,再加上肺炎又在半死的狀態,我想西方社會都會想,它需不需要中、長期有個計劃,如果短期不能復原的時候,西方社會就會啟動這個計劃。

但是最大的問題,整個體制就好像,香港就有林鄭話事,中國就是習近平話事,其實很多專家學者或有心的幕僚給意見,整場反送中運動,其實當初一句「撤回」就全都搞定了,不用搞半年,但是林鄭就不說。

所以,現在比較擔心的不是沒有解決方法,而是一個這麼高度極權的體制下,主政的領導人是不是真有這樣的智慧,去做出明智的決定,根據以往經驗,他們很固執。其實,都不是太過樂觀的,對於整件事。

武漢病毒源頭是否為中共合成 真相遲早浮現

記者:現在全球、美國開始追查中共的病毒的源頭,如果真是中共合成的話,前景會怎麼樣?

黃偉豪:從它(中共)開始搞P4實驗室,跟著加拿大有P4實驗室,法國人又幫它搞,其實整件事歷經很久,經過很多人,很多衛星的圖片,P4所在各樣事情,情報收集上面,有些已經發生了。美國的情報網絡都很大,我估計如果真的有合成病毒,其實美國是可以掌握的。

但是究竟它會甚麼時候放出來做這件事情,現在放可能會從策略上面,有一個反效果。現在中國處於危難中,大家在救災,突然就放出來說,我不幫你了,其實你是自己搞自己,現在大家都裝好人幫你抗災,美國又送物資等東西。

這會是一個很大的憂慮,也可能是一個炸彈。我估計,如果真是合成的時候,在適當的時候,消息會被放出來。特別大家會看到,因為習近平都要換屆的,所以延續了自己,應該是2022年換屆,現在都2020年了,如果這件事再發展下去,真是有不尋常合成病毒的情況,我想到事件慢慢開始平息的時候,就被人拿出來,因為中共都有權鬥的,不單美國可能想使中國氣焰不要太大,甚至在中共內部權鬥裏面,都有人想讓這件事曝光,使習近平的權威受挫,甚至可以真的在換屆的時候把他換下來。我估計如果真有這件事的話,稍後時間,當疫情穩定了,就會慢慢浮現出來。

曆法顯示庚子年大動盪 未料是一場疫症

記者:今年比去年會更加動盪,是不是?

黃偉豪:一般估計,今年是比較動盪的,但是大家都估計不到是這麼快的。因為這次是庚子年,看回以前的曆法都是比較動盪的。甚至看回120年前,中國人60年一個甲子,就是八國聯軍。大家都在想今年有甚麼事發生,令人覺得意外的是這麼快就發生了,未過年就已經發生了。還未到庚子年武漢就封關,大家都估計不到是因為一場疫症。

整個問題就是,中國經歷過沙士(SARS),香港也經歷過,理論上,經歷過這樣一場疫症的時候,起碼在經驗上會掌握了,應不會重蹈覆轍,沒想到又隱瞞、擴散、爆發。

設備上也應該都會儲備多一些,比如會囤積多一些口罩,沒想到連醫管局都缺口罩的,整個中國都口罩荒。所以我想比較令人意外的就是,始料不及這麼快就有場這麼大的疫症。大家也都估計不到,中國的抗疫能力,原來是這麼差的。(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