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旅居北美的匿名中國作家2月17日在英國《衛報》上發表文章,披露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衝擊下,中國醫務人員和患者在苦苦掙扎的悲慘境遇。

該匿名作家在文中提到中共在疫情開始就掩蓋信息,導致今天病毒迅速傳播、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他原本以為中共會從中吸取教訓,在今天這麼多人死亡的情況下,會讓信息透明些,暫時停止網絡審查,但這種想法證明是錯的。「政府仍在試圖掩蓋信息。」匿名作家說。

醫務人員幾近崩潰

「一個晚上,我接到了宋(Song,化姓)醫生的電話。他在一家武漢的醫院剛剛完成一次輪班,就又要再回去上班。他告訴我,已有數個星期沒有睡上一整晚覺也沒有一天的休息。他記不得上次與家人在一起或吃頓熱乎飯是甚麼時候了。在工作中,由於醫院各處缺乏防護用品,他不得不用雨衣將自己裹起來。他的一些同事甚至穿上了尿不濕,就是為了避免必須脫掉防護服。」匿名作家說。

一名病人在一家武漢醫院死亡,家屬氣憤至極,打了醫生,令兩名醫生嚴重受傷。宋醫生說,希望病人家屬能夠理解,他們作為醫生已經盡了力了,每天超負荷不停止地工作,筋疲力盡,設備不足。由於缺乏床位,他不得不拒絕很多病人。

這位匿名作家表示,宋並不是唯一一個通過社交媒體尋求幫助的人。和他聯繫的數十名醫務人員都描述了一種絕望的境地。

除了缺少口罩,手套和防護服外,醫務人員還因工作量繁重而承受極限挑戰。香港中文大學呼吸科講座教授許樹昌表示,經過長時間的艱苦輪班,在茶室和會議區,醫院工作人員之間會發生交叉感染。

目前已有大量的醫務人員感染病毒,甚至死亡。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採訪的一名武漢護士朱寧(Ning Zhu,化名音譯)預計,她所在醫院的500名醫療工作者中,超過130人受到了病毒的襲擊。

大量患者為尋求治療受盡苦難

這名匿名作家說,他也收到很多來自患者的求助。這些人已經在擁擠的醫院大廳裏待了好幾天,他們擔心得不到病毒檢測和治療,最終死於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一些人已經病了將近一個星期了,他們的家人也開始感到不適。但是他們要等待很長時間才能被診斷和治療。

一名林姓(Lin,化姓)的大學生開始感到輕微頭痛的時候,還以為自己得了感冒。因為當時還沒有發佈有關中共病毒疫情的官方信息。但她的情況急劇惡化。當局下令交通停運後,她和母親不得不行走數小時才能到達醫院。她在醫院大廳內等了一整夜,然後獲得一些藥物,被建議第二天再回來,也許那個時候會有病毒檢測試劑盒為她做測試。

她在一月底被診斷。她的母親在照顧她時也被感染。她們一次又一次地被告知要留在家裏,等待被送往醫院。隨著時間的流逝,林似乎變得越來越沮喪。一天晚上,她告訴這名匿名作家,她感覺自己正在等待死亡。

「我們上次通話時,她(林)又回到醫院,再次等待:『如果只有一張床,我會讓媽媽去。她的健康狀況正在迅速惡化。我要在家中進行自我隔離。』她無法停止哭泣。」匿名作家寫道。

林並不是遭受苦難的唯一一名患者。匿名作家說,在中國社交媒體平台微博上,有超過15萬人(主要是患者及其家人)尋求幫助。通讀這些帖子,很明顯,甚麼都缺。許多人必須決定是否優先考慮他們的母親或女兒,孫子或祖父,妻子或丈夫進行治療。

是甚麼導致這個國家發生所有這些悲劇

「了解到醫務人員和患者都在苦苦掙扎後,我就在不停地思考是甚麼導致了這個國家發生的所有這些悲劇,而這個國家原本應該從17年前的沙士(SARS,也稱非典)爆發中學到很多東西。」匿名作家說。

疫情爆發初期,武漢當局掩蓋信息,並對8名最先披露疫情的醫療工作者加以訓誡,稱他們是「謠言散佈者」。匿名作家說,這些所謂的「謠言」實際上都是基於在武漢醫院裏面診斷出的一些感染病例。如果當局當時不是鎮壓「謠言」,而是下力調查這些病例,可能會挽救很多生命。

「一月中旬,一名護士告訴我,武漢的醫務人員被告知不要穿防護設備,以免引起恐慌。後來,宋告訴我,醫務人員被要求不要在公共媒體上呼籲求助。現在,全國大量的醫務工作者被感染。」匿名作家說。

他還說,即使到現在,這麼多人的生命被病毒奪走,「(中共)政府仍在試圖掩蓋信息」。成千上萬條尋求幫助的帖子被刪掉了,包括林的求助信息。「中國媒體的編輯們告訴我,我不能寫任何負面反映政府的內容。」匿名作家說。

他還表示,政府官員將其政治利益置於公共衛生之上「並不是甚麼新鮮事」。但是鑑於該病毒的迅速傳播以及中國疫情的嚴重性,「我原以為政府可以暫時放下審查和宣傳。但我錯了」。

《衛報》近日報道,在意大利留學的劉夢迪(Liu Mengdi,音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武漢的親人遭受中共肺炎的折磨。她在微博上將家中患病的外祖父和父親求助無門的情況寫下來,並呼籲大家的幫助,但遭到中共當局的警告。她被告知停止張貼求助信息,只能張貼「積極」信息。

CNN此前以中國醫務人員為例分析稱,儘管急缺醫療用品提高了醫務人員的感染機率,但實際上在疫情爆發初期、醫療用品尚未用盡前就已埋下造成今天大量醫務人員感染的隱患。

中共政府在疫情爆發初期曾多次強調,疫情可防可控,導致很多人並未意識到健康風險而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