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擴散之後,糧食儲備是否充份,成為中國民眾特別是疫情最為嚴重的湖北民眾,一個最為關切的問題。

2月1日,湖北日報報道說,湖北儲存的糧食可以讓湖北民眾消費一年以上。

2月5日,中國青年報報道,中儲糧稱,中儲糧湖北分公司庫存的1000萬噸糧食,可滿足湖北6000千萬人半年以上需求。

雖然中國青年報攔腰砍去一般湖北的糧食庫存,但是,畢竟還有半年的糧食庫存。

但是,2月14日,媒體報道了黑龍江急調3000噸大米馳援湖北的新聞。難道短短不到10天的時間,湖北就吃完了半年的儲量嗎?如果不是,那些糧食到哪裏去了,或者說,湖北到底還有多少儲量?這是一個細思極恐的問題,整個中國,還有多少存量?

因為,自古以來,瘟疫過後往往伴隨著大饑荒。中國的糧食危機,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瘟疫下,再次浮出水面。

這二十多年來,中國大陸天災人禍不斷,異常極端氣候頻現,或洪水氾濫,或嚴重乾旱;而大陸各地方政府為GDP數據增長,大肆破壞環境,導致人均耕地減少、土地重金屬污染、沙漠化,導致糧食危機迫在眉睫。中國從一個傳統的糧食出產大國變為糧食進口國。

據中國農業部預測,2020年中國的糧食產量應為5.54億噸,而實際需求量則是7億噸,缺口近2億噸。

目前中國的糧食自給率不足80%。國際上普遍認為,當一個國家的糧食自給率不足90%,社會可能不安;如不足70%,就可能引發動亂。

美國是世界糧食最大出口國,而中國則是世界最大的糧食進口國。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進口糧食達到1085億噸,為世界進口糧食的最大國,其進口糧食主要來自美國。

造成中國的糧食危機,並非來自天災,或者是中共實行的錯誤的土地政策等原因,這些都可以通過糾錯改正來解決。中國的糧食危機處於無解狀態,主要是來自中共體制和政權造成的無法解決的問題。

那就是中共體制下產生的體制性腐敗,那些貪官和糧食蛀蟲所幹下的邪惡之事:掏空糧庫、以舊糧換新糧、放火燒糧倉等。

早在1998年5月,安徽南陵縣為了應對時任中共國務院總理朱鎔基的視察,從外地調運1,031噸糧食到該縣糧站,「人造」出糧食滿倉的景象。倪發科時任中共蕪湖市委副書記,事發的前一天,他還領著一大幫人趕去驗收糧倉。倪發科造假被揭穿後,朱鎔基怒斥:「連我都敢騙,真是膽大包天!」

2013年以來,成立於2000年的中儲糧腐敗案件和事故頻繁。2013年5月27日,中紀委第一巡視組開始對中儲糧進行巡視。

5月31日,中儲糧所屬黑龍江林甸直屬庫78個儲糧囤表面著火,著火倉位共儲存糧食5.14萬噸。6月3日官媒稱損失一億多,震動全國,而次日改稱損失300萬,一天內縮水至不到原來的1/30。各界質疑中儲糧為了掩蓋虧空,人為縱火。

7月13日,中共官媒報道稱:從河南省鶴壁市中級法院獲悉,中儲糧總公司河南公司原董事長李長軒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審結。李長軒被處無期徒刑。

8月17日,大陸媒體曝光了中儲糧河南分公司系統110名「碩鼠」利用國家「托市糧」收購政策以空買空賣「轉圈糧」28億斤騙取糧食資金7億多元,收受賄賂、貪污挪用糧食資金等系列案件。

中儲糧東北糧倉曾曝出「以陳頂新」,16000噸糧食被查封。陳糧,就是過期的大米,人不能吃,只能餵豬。

2013年,「全國糧庫大清查」之際,黑龍江省中儲糧林甸直屬庫發生火災,共78個儲糧囤表面著火,損失近億元。

巧合的是,在事故發生的4天前,中央第一巡視組進駐中儲糧總公司開展巡視工作。而更巧合的是,糧倉內的5個錄像頭在火災前由於風力、電器等原因出現故障。

2018年,中央巡視組檢查糧食儲存,結果黑龍江林甸、河南焦作、江西貴溪……的糧倉都「意外」失火了。

7月29日吉林省大通糧庫發生火災,過火糧食約40噸。就在7月23日,國務院剛剛發佈全國糧庫大清查的通知。

糧食儲備,對於擁有14億人口的中國意義重大,在饑荒和戰爭狀態中就是保命糧。

2013年11月底,習近平在山東農科院座談會上談到糧食問題時警告說,一旦發生大饑荒,有錢也沒用。

如今,在中共貿易戰和中共肺炎疫情的衝擊下,中國的糧食危機已經迫在眉睫。但是,我們清楚地看到,如果不能解決中共政權的問題,中國的糧食危機無解,中國社會的一切危機也都無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