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持續延燒,疫情的控制與民心的維穩是中共目前的心頭大患。2月17日下午,共青團在微博推出江山嬌與紅旗漫兩位虛擬偶像,以輕鬆的口氣寫「快來給團屬愛豆打call吧」,本想維穩年輕人,卻在上線三小時被大量中國網友罵到「翻車」。目前微博內容已全部被清除,簡介也改成「對不起,還需要休息......」。

網友在微博下的評論一片不叫好與罵聲:

「我是你的公民朋友。不是粉絲。」

「有這個閒錢搞無關痛癢的宣傳,怎麼不處理一下肺炎。」

「平時沒少diss粉圈文化吧?自己搞上了?自己想當愛豆了?請問團偶像,你業務能力那麼差還想受追捧?一個紅十字會都做不好,滾出偶像界!」

「我迷惑了,阿中哥哥完了這又搞啥呢?以後就是全民追星的XX特色?」

「你有什麼資格用江旗江山這樣的詞搞虛擬偶像?」

「倒不想問別的,就是想問如果我罵你的話會不會被當做反團反黨份子。」

「雖然我追星,但我不想在這種事情上搞追星那套。」

「你搞飯圈這套就該明白:愛豆會過氣,粉絲會爬牆!」

也有網友向運營方喊話:「新媒體運營想接地氣這點大可理解,但你們運行項目之前請三思...你的背景決定了你不該有偶像的娛樂屬性;就算是,你能滿足粉絲什麼娛樂需求?」

「這是一個冷冰冰的國家機器,是需要在監督、批評和質疑聲裡成長前行的。官方主動美化為偶像,甚至出現了反黑站、超話、控評等一系列操作,等同於我不許你說我偶像壞話,我不接受批評,我不聽質疑。你批評我罵我,你是黑粉,卡掉,一片讚揚聲。國家需要依靠人民,不是依靠飯圈。這不是親民,這是弱智。」

「官媒就要有官媒的樣子,做出簡潔明瞭大方的宣傳。接地氣是指貼近人民群眾的生活氣息,不是搞腦殘玩意」。

共青團也在嗶哩嗶哩(B站)進行「宣發」,然而他們的第一條b站動態也獲得一片罵聲:

「不要把愛國飯圈化。」

「我交那個團費是用來追星的?是不是以後還得團員給你做數據反黑?」

「愛國飯圈化、政治娛樂化、思考弱智化,你不怕革命先輩氣得活過來給你兩個嘴巴子?」

2月17日下午,共青團在微博推出江山嬌與紅旗漫兩位虛擬偶像,以輕鬆的口氣寫「快來給團屬愛豆打call吧」,本想維穩年輕人,卻在上線三小時被大量中國網友罵到「翻車」。(微博截圖)
2月17日下午,共青團在微博推出江山嬌與紅旗漫兩位虛擬偶像,以輕鬆的口氣寫「快來給團屬愛豆打call吧」,本想維穩年輕人,卻在上線三小時被大量中國網友罵到「翻車」。(微博截圖)

改戶口的微博更引發網友爭議

不久,「江山嬌與紅旗漫official」發出第二條改戶口的微博,更加引發網友爭議。

「江山嬌與紅旗漫official」之前居住地為上海黃浦區,之後發第二條微博表示更改所在地為北京東城區,微博正文則為「害!史上最快改戶口!虛擬人兒不用積分,咱也是北京人兒啦!」

北京戶口不僅為全中國最難申請的戶口,甚至2017年11月北京發生過驅逐非北京戶口的外地務工者被迫離開北京的「低端人口」行動。

有網友批評:「我想問,北京千萬流動人口的戶籍問題都解決了嗎?你覺得開這個玩笑很好笑嗎?你問那些被北京驅逐的『diduan(低端)人口』好笑嗎?你忘了我沒忘!」

中國民眾愈來愈不信任政府

時事評論員晨鐘評論說,共青團的「虛擬偶像」上線不夠三小時慘遭中國網友罵番,正凸顯了武漢肺炎爆發後,尤其是李文亮醫生之死作為一個轉折點,中國普通民眾對中共執政的愈發不信任,對中共的維穩與洗腦手法越來越清醒。

不少權威性外媒如《外交事務》雜誌、《外交政策》雜誌、《經濟學人》雜誌認為武漢冠狀病毒爆發是自1989年天安門屠殺以來對中共政權最大的衝擊事件,並指出中共政權合法性正在中國國內受到質疑。

美國外交政策權威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N. Haass)博士建議美國政府準備「中國的崛起被中斷」的未來可能。他推測中共可能會陷入政治內亂。

哈斯博士表示,冠狀病毒爆發是比學生追求民主更嚴重的問題,現在是百萬市民質疑中共政府最基本的治理能力。「絕望的人們會做絕望的事。」這個說法和中國人「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異曲同工。

他分析,冠狀病毒的爆發會改變很多中國國外的人對中國的看法。

彭博社近期報導也表示,中國公民不僅開始質疑政府對冠狀病毒的反應,而且開始質疑共產黨的整體能力。

加勒特博士指出,中共的政權危機是國際社會對它提供的衛生數據持懷疑態度。國際衛生界組織和專家們都努力想從中共可疑的官方數字中推測冠狀病毒對中國以外的全球社會到底有多麼危險。

她說,這時候信任是人們的底線。而對中共的信任在中國國內在不斷衰減,在國際衛生界也是如此。這時候,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信任可以幫助人們在悲痛、徬徨、各種情緒和醫療挑戰中生存。沒有這樣的信任的話,對傳染病的抗爭無法成功,而中共的政府,在它的無知中,已經破壞了這些信任的紐帶,到可能無法修復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