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官場一批官員被習近平當局以處置疫情不力為由下台後,湖北省宣傳部為新上任的省委書記應勇,準備了一份工作匯報,從中揭示中共組織1600人來監控、刪帖、找人,用所謂正面宣傳來對沖負面輿情。

大紀元從知情者處獲得一份湖北省委宣傳部的工作匯報的內部文件。文件表示,2020年2月10日,習近平在北京與湖北武漢抗擊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前線進行影片聯繫,並發表「重要講話」。

湖北省宣傳部部長王豔玲隨即召集宣傳部疫情防控指揮部進行「深入學習」,明確要「進一步提高政治站位,加大宣傳工作創新力度,做好疫情防控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工作」。

習近平影片連線武漢市一線醫護人員

新華網報道,2020年2月10日,習近平影片連線武漢市一線醫護人員。(網站截圖)
新華網報道,2020年2月10日,習近平影片連線武漢市一線醫護人員。(網站截圖)

成立11個工作組應對戰時宣傳工作

文件說,湖北首先進行「完善戰時宣傳工作機制」,將省委宣傳部和網信辦聯合設置指揮部,進行一體化運作,成立包括「輿論引導管控、輿情及時回應、意識形態管控等11個工作組」。

並要求全員24小時在崗,每天與省防控指揮部各工作組對接,還要每天與中央的指導宣傳組開會等,來「確保宣傳教育和輿論引導工作」。

調動超過1600人來監控網絡言論

文件說,由於這次疫情居家的特殊情況,他們將「網絡作為宣傳的主陣地,讓主力軍上主戰場,調動了超過1600人來管網絡言論,並作為業績匯報」。

他們聲稱統籌、調動、覆蓋省市縣三級,包括高校直報點、網絡媒體平台等1600餘人輿情監測隊伍,採取人盯和技防的方式,24小時全網覆蓋監測。監測到所謂敏感有害信息60.68萬條。

他們還採用「線上及時闢謠」與「線下有力打擊」的手法來對付網上真實的民意。

文件稱,截止2月14日,湖北省宣傳部報請中央網信辦刪除所謂的「謠言和有害信息5.4萬餘條」;另一方面,他們還組織網絡大V撰寫「網評文章近400篇」,並組織五毛入群,及時「跟評40萬餘條」,並稱此舉是「以主動發聲對沖負面輿論」。

此前,中共肺炎疫情吹哨人李文亮2月6日去世後,各種悼念支持的貼子,外界注意到,三天內基本在網絡消失,應與上述中共網控相關;而網警還紛紛警告向外求救疫情受害人,並要求他們撤帖。

而網上關注度極高的公民記者陳實秋、方斌被失蹤,湖北的宇飛因為關注當地物資短缺,跟全國甚至是海外人聯繫捐贈物資,被拘留一周才獲釋。

33家外媒60名記者,「勸退」47人,僅剩5家13名記者

湖北省宣傳部制定得《關於外媒記者來鄂採訪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中共肺炎)的應對方案》,出台了10條具體措施。

匯報中還可見,中共肺炎疫情爆發後,共有33家境外媒體60名記者到武漢採訪。在他們的「勸導」下,已有47名記者離開武漢。截至2月14日晚,還有五家媒體13名記者在當地,包括美國《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法國電視台、香港無線電視及香港鳳凰衛視。

文件還稱,在湖北權威發佈的外文版塊,推送了英、法等7個語種疫情相關信息近200條,來引導境外媒體客報道疫情信息。

湖北省並「勸導」外媒記者。1月15日,香港一些媒體記者在醫院附近採訪時被帶到醫院派出所調查,被要求刪除在醫院範圍內拍攝的影片,傳喚一個半小時後才獲釋。

當日,專門收治中共肺炎患者的金銀潭醫院守衛森嚴,有保安到處巡視,醫院外還有便衣戒備,所有病人被隔離在住院部南樓,大門鎖上。

湖北宣傳部還稱,利用湖北省主要媒體,充份展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的大愛精神」,宣傳他們官方舉措的效果,還要「生動講述一線人員的感人故事」。

文件還表示,已「加強正面宣傳主題策劃」,做到每日研判、每日策劃,「集中火力開展集束式正面宣傳,有效對沖負面輿情」。

大紀元評論文章曾經指出,每逢重大災難,官媒都會使足了勁進行煽情宣傳,千方百計把喪事辦成喜事,但受害家屬的悲痛、對真相的探尋和對災難的反思與追責,卻被有意淡化甚至掩蓋了。

大紀元從知情者處獲得一份湖北省委宣傳部的工作匯報的內部文件。(大紀元)
大紀元從知情者處獲得一份湖北省委宣傳部的工作匯報的內部文件。(大紀元)

內部文件鏈接:

https://i.epochtimes.com/assets/uploads/2020/02/Hubei200215.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