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她的微博卻因此被禁言。

武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失控,武漢自1月23日起封城。

方方的中學同班同學因感染中共病毒去世了。她2月15日的日記寫道:「今天的中學同學群,都在為她哭泣。一向為盛世而高歌的同學們,這次卻說:『不槍斃一批害人精不能平民憤!』」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方方2月16日的日記寫道:「武漢現在是在災難之中。災難是甚麼?災難不是讓你戴上口罩,關你幾天不讓出門,或是進小區必須通行證。災難是醫院的死亡證明單以前幾個月用一本,現在幾天就用完一本;災難是火葬場的運屍車,以前一車只運一具屍體,且有棺材,現在是將屍體放進運屍袋,一車摞上幾個,一併拖走;災難是你家不是一個人死,而是一家人在幾天或半個月內,全部死光。」

「災難是你拖著病體在寒風冷雨中四處奔走,試圖尋得一張可以收留你的病床,卻找不到;災難是你從清早在醫院排隊掛號,一直排到次日凌晨才能排到,有可能還沒有排到,你就轟然倒地;災難是你在家裏等待醫院的床位通知,而通知來時,你已斷氣;災難是重症病人送進醫院,如果他死了,進醫院的時刻就是跟家人訣別的時刻,彼此都永無相見之日。你以為死者在那樣的時候還有家人在殯葬館相送?還能留下他的遺物,甚至,死者還能擁有死的尊嚴?沒有了,死就是死了。拖走,然後立即燒掉。」她說。

「疫情的早期階段,沒有人手,沒有床位,醫護人員沒有防護設施,大面積感染,火葬場人手不夠,拖屍車不夠,焚屍爐不夠,而屍體上帶著病毒,必須儘快燒掉。你們知道這些嗎?」

「歲月在災難中沒有靜好,只有病人的死不甘心,只有親屬的膽肝寸斷,只有生者的向死而生。」她說。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早上,聽到一段錄音對話,像是一位調查員與殯葬館的一位女性員工的答問。……她講述他們的員工完全得不到休息,她自己也快崩潰。在憤怒地述說中,她點名大罵官僚,大罵狗官,真是罵得解氣。今天我已經看到兩個破口大罵的影片了。」方方2月9日的日記說。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這幾天,死亡者似乎離自己越來越近。鄰居的表妹死了。熟人的弟弟死了。朋友爹媽和老婆都死了,然後他自己也死了。人們哭都哭不過來。……但這一次災難,對於早期的感染者,不止是死亡,更多是絕望:是呼救無用,求醫無門,尋藥無著的絕望……他們死前的痛苦和絕望感,比深淵更深。今天跟朋友說,天天聽到這樣的信息,心情怎麼可能不壓抑不難過?『人不傳人,可控可防』這八個字,變成了一城血淚,無限辛酸。」她說。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有網民質疑方方的文章說自己「同學死了」、「鄰居如何」,都沒有寫出真實名字。方方回應說,自己在武漢讀書、生活,若有編造周遭的人就會知道,她所寫的只是官方公佈死者數量的零頭都不到,「凡是官方媒體沒有公開的死者名字,我現在一個都不會公開」。

方方2月4日的日記寫道:「武漢的死亡人數多,主要就是住不進醫院,輕症變重症,重症致死亡,加上隔離方式不對,居家隔離導致全家被感染,病人更多,才引發許多悲劇……但是前期亂了,人們恐懼,沒病也跑醫院,後面就都亂了。」

「這次的疫情,顯然是合力釀就。……據說很多人此時才幡然醒悟:知道天天空喊厲害了我的國沒有意義;知道天天光是政治學習講空話而不會具體做事的幹部沒半點用(我們以前稱這些人為「嘴力勞動者」);更知道一個社會如果缺乏常識,不實事求是,後果不只是嘴上說的害死人,而是真的會害死人,並且是死很多人。」她說。

方方的日記也記錄了許多當前救援行動的細節,然而中共官僚機構的做法令人噓唏。她在2月12日的日記說:「好幾個城市都派人前來支持武漢的各個殯葬館。支援者們全都亮開旗幟照相留念,然後貼到網上。來援人手不少,看得人不知所措,痛徹心扉,外加毛骨悚然。」

她說,一些公務員被派到武漢基層,他們高舉(中共)紅旗拍合照,拍完照便把身上穿的防護服扔進了路邊的垃圾箱。「朋友說,他們要幹甚麼?我哪裏知道?我想這是他們的習慣。他們早就習慣做任何事都先把形式做足,都先自吹自誇。」

「還有某個方艙醫院的影片顯示,包含官員和醫護人員或病人在內的一群人戴著口罩,對著一個個躺在床上的病人們放聲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有必要非在病房裏這麼高歌嗎?想過躺在床上病人的感受沒有?這不是傳染病麼?不是肺部出不了氣嗎?」方方說。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現居武漢的女作家方方在武漢封城後,在大陸微博撰寫了封城日記,記錄了當地民眾在疫情下的真實生活,被許多網民轉發。(網絡截圖)

方方的日記還寫道:「迄今為止,尚未見有一個自責和道歉的人,卻只有無數推諉的說法和文章。」「那些養尊處優、掉以輕心的專家,當他們輕率地告訴人們『人不傳人』『可防可控』這個結論時,他們就已經犯下滔天大罪。」「至於免去的湖北主政官員,守土和安民,他們一項沒能做到。讓斯土斯民,悲慘如此,不換難平民憤。只是不知他們會不會換一個地方,再度出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