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反送中運動後,香港又面臨武漢肺炎的強烈衝擊,政府不作為,民間發起自救行動,香港未來是否會和中國危機聯繫起來?香港中文大學公共政策研究所副主任及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黃偉豪在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反送中運動令中共權威掃地,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成替罪羊,林鄭月娥的命運將於3月揭曉。另外,他還表示,中國由於武漢肺炎長期不能復工,經濟受到巨大衝擊,與中國有著緊密聯繫的香港,其國際金融地位也可能因為港府的無能而被其它高端城市所替代。

以下是專訪的內容:

張曉明被降職是問責  反送中運動令中共權威掃地

記者:這一個多月來,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被免職、港澳辦主任張曉明被降職,有何見解?

黃偉豪:我想是一個追究責任的問題。因他們都導致中共甚至港府,在反送中運動中權威掃地。持續半年的運動是很大的抗爭,史無前例,所以這是一個問責的表現。

但最關鍵的不是說他做得好不好,(中共)現在調走他,其實有意令他失去顏面的。王志民被貶去管圖書館,很明顯是一個投閒置散的位置。那張曉明就更慘了,雖然官階沒變,但職級由主任變成副主任,很明顯給外界看這是懲罰。很多人在討論會不會是改變「路線」,因為他們其實都很強硬,整場反送中運動,(中共)中央強調都是「止暴制亂」,用警察打示威者,用武力去鎮壓整場運動,那會不會轉向偏軟呢?大家都有些期望。

駱惠寧來了之後,因為他是習近平的親信,官階也很高。駱惠寧也重提「止暴制亂」,那路線就沒有改變。它(中共)只不過覺得王志明做得差,現在要駱惠寧代替他繼續止暴制亂。所以張曉明被撤換其實就是換人,不換路線。

大家現在關注的焦點都是駱惠寧會不會去重新部署,甚至更強硬。有一個討論說會不會立23條呢?我想起碼會維持原有強硬管治的力度。下一個焦點就是立法會選舉。所以,用換人但是不換策略的方法重新部署,我估計也是強硬的了。但是駱惠寧實際會做些甚麼,要觀察一段時間才能知道。

特首林鄭月娥命運三月見分曉

記者:為甚麼會選這個時候呢?

黃偉豪:我感覺是延遲了,因為其實整件事都是由(三人組)做的:王志民、張曉明,第三就是林鄭。大家現在都開始猜林鄭何時會退下來。為甚麼是現在(處理王志民、張曉明),其實我覺得可能是遲了,只不過中央太忙於處理武漢肺炎,但是等著等著,又覺得等太久了,不如現在就公佈。所以我覺得這個時間其實不重要的,我覺得它(中共)公佈遲了,但是又不想太遲,我也在想它應該在考慮怎麼部署,因為整個想法都是將三個人全換掉,王志民、張曉明、林鄭。

有很多媒體透露換林鄭的時機,大概在3月兩會期間,好像會像董建華、梁振英之類那樣,先高度評價她。跟著就把她升上中央,做一些虛位,會不會是政治副主席這就不知道了。我估計要安排撤換林鄭,根據原有的計劃,我想它也要早點公佈,我想是一個原有的部署。

但是會不會因為現在疫情很嚴重了,北京也要實施封城,預計兩會其實都很多人的,我數過有5,6千人。5,6千人開會是很高危的。那林鄭的命運能否在3月份就能確定了呢?這可能也是中央在考慮的一個問題。

遵循中央路線錯誤  習近平往下推責任

記者:林鄭和張曉明和王志民之間是怎樣的關係?

黃偉豪:他們三個都有個特色,都是很遵循(中共)中央的路線。整場運動維持了半年(政府)都還是那麼強硬,如果不是習近平在背後,有誰可以頂著半年的壓力而不轉呢?

他們三個都緊遵循中央路線,當然也很明顯路線錯了,習近平又未必想自己承擔責任,一切的責任當然是由身邊的人承擔,說「你誤導了我,辦事不力。」現在換人其實就是希望趁機給別人一個新的印象,同樣也可能是建立習近平的威信。所以我想他們三個都未必有自己的主觀意志,背後有,當然策略上可能有,像如何部署警察,放多少催淚彈,放不放催淚彈,我想他們都有一些行動上的決定。但我想所有的路線其實最後都是北京決定的。

反對比例高達八成  林鄭政治前途已完結

記者:林鄭到時會有甚麼下場呢?從反送中運動到武漢肺炎,民眾對她的不滿程度,更加深了。

黃偉豪:在香港來講,林鄭的政治前途應該是完結的了。她繼續有現在的位置全靠中央支持她。民意調查結果表示,她的民望已經跌到谷底了,歷史上都沒出現過。她的反對比率高達八成,支持率也只有一成四左右,6%的人在中間。預計(支持度)是會跌得更多的,因為這場運動連她最基本的支持者,一些公公婆婆,年紀比較大的,受教育程度未必很高的,和收入較低的人,現在都很恨她,因為林鄭令他們到處去尋找口罩,覺得生命有危險。

我想林鄭的政治前途是完結了,連建制派都不想和她站得太近。她現在就在等候中央的發落,大家猜她時日無多了。但關鍵是她究竟會有一個較為體面的下場呢?還是有些受懲罰的下場。我估計有體面下場的可能性會多一點,因為像張曉明和王志民,雖然都有點丟面子,像是管圖書館或做副主任,但也沒有很嚴重的懲戒,比如雙規或追究法律責任。所以我估計,在兩會期間找個虛位給她,這樣去處理她,這個可能性比較大。

但我想林鄭本身也未必想留在中國,她可不可以像陳馮富珍那樣在國際組織找個職位?但是經歷過反送中和這場疫情後,國際社會未必接納她。我覺得比較可能的下場,就和張曉明、王志民下場一樣,有些懲罰,被降級或對她不是很優待,被離職。我估計會在立法會之前大概半年,因為要部署,應該是3月,如果兩會開不了的時候那怎樣去做呢?我想中央也有考慮了。如果要特意開個位置給她,其實也是做得到的。

林鄭爛攤子太爛 普選一定大敗

記者:但是之前說如果她要走的話,在香港這裏普選,好多憲制方面是否可以這樣安排呢?都有不少的爭議。

黃偉豪:這個講得很好,因為現在有個爛攤子就是,其實換她這事也講了很久,但是誰接替呢?沒甚麼人肯做的,因為這個攤子實在太爛了,同時如果他一上來又要處理立法會選舉這個問題。那如果立法會選舉又大敗,新行政長官又不滿意,負擔這個政治責任中央又問責呢,所以一時傳出很多方案。因為下一個里程碑就是立法會選舉,一選舉又有變數。

因為民主派贏了區議會,那裏已經滿了一些人,說不定,商界已經蠢蠢欲動,田北俊、曾俊華說不定他們動員了一些商界的選委左右一些勢力。所以我想如果林鄭不退是很麻煩的,想不到她如何再做半年,但是又沒人肯接手。所以坊間就流傳一個方案,就是因為行政長官退了之後,署理行政長官先做半年才選舉,所以我估計可能出現情況就是,中央不可以委任問責官員,如果換了林鄭,就看張建宗做不做,或者中央喜不喜歡張建宗做,如果不喜歡的話就換一個人做政務司司長,那個人先頂半年,等到立法會選舉結束,塵埃落定了,再去部署一個新局。我覺得這是可行性,操作上面都比較簡單的。

民建聯上街派口罩欲與政府劃清界限保議席

記者:反送中運動,使建制派選舉大敗,這次又輪到武漢肺炎疫情,他們的表現,包括林鄭的表現會不會影響到未來的立法會選舉。

黃偉豪:林鄭的表現影響了所有建制派人士,林鄭在位多一天,他們的選情都受到很大威脅。雖然立法會選舉是一個比例代表制,看投票率,現在連淺藍的、甚至中藍的,很多派口罩的都是中藍的,那些都可能是一個很憤怒的,不投政府,不投建制派,所以你會看到現在的操作,民建聯出來派口罩,民建聯和政府劃清界限,現在各個都和政府劃清界限,就希望在形象上不親政府,到選舉的時候容易翻身。他們現在就是輸少當贏,儘量保持距離,甚至給一些壓力給政府,希望減少在立法會裏喪失議席的數目。

搶奪基礎物資是對政府極度不信任的結果

記者:眾志想盡辦法從美國那邊,購入10萬個口罩,已經成本價賣給市民。現在口罩荒,政府說要買5,000多萬個口罩,現在運到香港才400萬個,怎麼看政府這次的表現和民間眾志他們的表現?

黃偉豪:外媒彭博有個評論文章,說香港是出現失敗政府的徵兆,文章比較短,內容比較簡單,但最特別的是一提到失敗政府,就很多人有共鳴。很多人都覺得這個政府是徹底失敗的,做甚麼都不行的,沒有人再相信政府了。

剛開始搶口罩時是因為口罩可以防止病毒的感染。然後搶米,怕沒有飯吃。再多看幾天,很多東西都被搶購了,公仔麵也沒有了,很多基本物資都沒有了。其實就是民眾對政府的不信任。

現在出現用一個「失敗政府」去形容,不單只是抗疫,被人覺得很政府無能,很多香港市民覺得她(林鄭)做甚麼都不行,很多人甚至都不斷地問,為甚麼還要交稅?為甚麼我還要承認這個政府?因為保障市民不受疫症的影響,是一個基本生命的保障,這也是政府基本的責任,港人就是覺得政府廢到(沒有用)沒有辦法再低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