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衛健委官員在2月16日記者會上就新冠疫情表示,武漢、湖北和全國重症比例均明顯下降,這說明疫情防控效果顯現。

喉舌央視新聞16日專訪「雷神山」醫院院長王行環,他也信心滿滿說:真正的疫情拐點已經到來。

但與衛健委宣稱、央視宣傳不同的是,中共政法委16日傍晚透過微信公眾號發文說明,中央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坐鎮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他指出,床位、方艙醫院、醫療物資這三項防疫需求緊缺,目前武漢還有一大批危重和重症病人,並且數量仍在增加,還要大量醫護人員,尤其是要更多呼吸專科、重症醫學專家團隊馳援武漢。其實13日消息顯示,解放軍已再增援武漢2,600名醫護,看來武漢疫情局勢仍然惡劣。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持續肆虐中國並蔓延全球,據報,世衛組織(WHO)專家先遣小組已於2月10日抵華展開疫情調查。截至目前,遏制疫情的這三個關鍵問題還是沒有答案或定論。

一是天然宿主究竟是「誰」?世衛報告以及不少專家研判都指蝙蝠是最有可能中共病毒的天然宿主。其中,基因檢測顯示,中共病毒與雲南發現的中華菊頭蝠攜帶的病毒全基因一致性最高、達96%,但「直接傳播」的基因序列一致性都要99%以上,如果認定蝙蝠(與菊頭蝠科相關)是中共病毒天然宿主,那麼病毒從天然宿主傳播到人身上,還需經過一個「中間宿主」。(17年前被視為人類與SARS中間宿主的果子狸,身上所帶冠狀病毒與SARS相似度高達99.7%)。換言之,真正的天然宿主是誰若要下定論,還得先找到中間宿主。

二是中間宿主究竟是「誰」?中共科技部官員15日新聞發佈會上表示,正組織論證穿山甲可能是中共病毒中間宿主。此前華南農業大學宣佈,從穿山甲身上分離出來的病毒,其基因序列與當前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身上的病毒相似度高達99%。但僅此一點還不夠,還需要更多證據證明,如專家介紹,首先要找到目標動物,然後把分離出的病毒拿去感染目標動物,若是被感染了而且發病,這種傳染鏈條因果關係建立起來,再確認該病毒在感染傳播鏈中的位置等等,才能最終證明目標動物是與疫情有直接關係的中間宿主。

不過,由於非法買賣猖獗,近年各種類的穿山甲不是宣告絕種就是瀕臨絕種。因此華南農大這項所謂「研究成果」未獲點讚反而引起廣泛質疑穿山甲樣品取得來源?數量多寡?帶毒率多少?等等。如在《南方日報》、財新網的報道中,華南農大都避而不答這些外界關切的重點問題,這也讓一些網民發出不平之鳴:中共病毒「中間宿主」這鍋穿山甲背不了。

三是疫源地究竟是哪裏?眾所周知,中共衛健委專家組最早確診標準第一條就定死了「病毒來自華南海鮮市場」,只是現在已被官方自己的專家發表論文推翻。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團隊發表在《刺針》的論文中稱:第一批41個確診病例,總共有13個病例並沒有武漢市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這當中,包括12月1日首位確診病人(這比官方認定首例12月8日還早)。換言之,華南海鮮市場並非最初也非唯一的疫源地。

抗SARS專家鍾南山2月12日受訪表示,目前人們對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還有很多未知,他同時強調:「我們還不知道病毒為何有如此大的傳染性,這是最大的問題。」

而在武漢病毒所石正麗昔日論文被翻出來之前,就有輿論認為,病毒源頭、傳播鏈不清晰但傳染力即全面鋪開的中共病毒不是那麼「自然變異」的一個冠狀病毒。

《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15日發表武漢肺炎(中共肺炎)四個問答的文章指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是自然演化的結果,除了蝙蝠,應該有尚未被發現的中間宿主。反過來說,若始終找不到這個「宿主」,便難排除病毒是「人造」的可能。

還有觀點指出,若按武漢病毒所石正麗2015年論文,用中間宿主的理論無法否定該病毒是人為產生的,中間宿主身上的病毒可能是人為製造的病毒傳上去後突變產生的。饒是如此,中共病毒即使有中間宿主,也無法證明病毒絕對不是人造。

中共駐美大使崔天凱2月9日上節目接受專訪聲稱「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仍然未知」。美國參議員柯頓(Tom Cotton)在推特上回應直指「武漢P4實驗室」表示,病毒到底起源於哪裏?我們不知道,但舉證責任在您和其他共產黨員身上,現在就開放給國際有能力的科學家們調查。

難怪中共只將美國的瑞德西韋藥、捐款、物資一概收下,卻一直將最有調查能力並昭公信的美國專家拒於門外。

其實美國專家被拒也罷,這場疫情歷時近兩個月,不論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還是武漢病毒所P4實驗室,誠如香港大學教授管軼說的:「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怎麼破案啊。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

現在就看世衛專家小組能夠查到甚麼公告國際社會。不過無須世衛調查就可確定的是,中國在17年間發生了兩宗蔓延全球的大瘟疫,要負責的不是蝙蝠或其他野生動物,是慣性隱瞞疫情的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