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持續了2個月的武漢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已經奪走了無數人的生命,從老年人到兒童,所有年齡層無一倖免。但是中共衛健委今天(2月17日)仍然表示,這個病毒「可防可控」。

一幕幕揪心的場面,一聲聲刺耳的哭訴,無數的家庭支離破碎,有的甚至全家罹難……很多人把劍鋒指向了罪魁禍首中共,認為這是中共一手製造的人禍。過一會有(您聽到的)一些網友爆料,會對心理有一些衝擊。

這場人禍,也折射出中共官場的內鬥在加劇。中共官媒前天刊發習近平前不久的講話全文,其中提到他1月7日已經對疫情防控提出要求。不過港媒今天引述消息人士的說法,中共中央領導人的要求是「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還有人翻出李瑞環的講話,矛頭直指北京當局。一場大風暴,可能正在慢慢逼近。

人倫慘劇催人淚下

在2月7日的新聞看點節目中,我們展示了一位網友發來的聊天截圖。其中對話顯示:「很多人都是住不進醫院或者還沒核酸試紙確診就已經死了」,「數據都沒算進去過」,「而且都是一死死一家」,「死了都沒人敢收屍」,「很嚇人的」。

「一死死一家」,這是非常有衝擊力的話。所以這個影片播出後,下方出現不少罵聲。總體來說就是質疑消息的真假,反正說甚麼的都有,但是相信的人還是絕大多數。事實證明我們沒有胡說八道,網友的爆料也慢慢的都被證實了。

湖北導演一家四口離世

網絡上流傳著這樣一則帖文:「湖北電影製片廠員工常凱一家四口相繼去世,他和姐姐均於2月14日去世」。湖北電影製片廠隨後證實了這個消息,訃告中說,55歲的常凱是在武漢黃陂區醫院去世的。

據《紅星新聞》報道,常凱的父親上個月27日離世,母親2月2日去世,他和姐姐也在同一天去世。短短17天,這個家庭中的4個人都被武漢肺炎奪走了生命,一場瘟疫幾乎讓這個家庭滅門。

在常凱病重期間,他曾寫下一份遺書,提到了他們一家病後的悲慘遭遇。

大年夜(1月24日),常凱夫妻和父母在家裏歡聚。但是大年初一,常凱的父親出現了發燒咳嗽、呼吸困難。到多家醫院救治,都沒有床位接收,一床難求,無奈之下回家了。寥寥幾天,他的父親去世了,母親也在多重打擊下「遭烈性感染」,撒手人寰。

在床前服侍兩位老人期間,常凱和妻子都被感染了。「輾轉各家醫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輕,床位難覓」。在臨終遺言中,常凱告知親朋好友及遠在英倫的兒子,「我一生為子盡孝,為父盡責,為夫愛妻,為人盡誠!永別了!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

從常凱的遺言中可以看出,他有著無限的眷戀。

世界冠軍丈夫病逝,為兒哭求床位

裴佳雲是賽艇世界賽冠軍,也是湖北的勞動模範,但她很少對人主動提起。突如其來的疫情,使她的家庭發生了巨大變故,婆婆、丈夫和兒子先後染病,她本人也出現了一些症狀。

1月28日,裴佳雲的丈夫覺得不舒服,有點發燒,婆婆也覺得不舒服。第二天去醫院檢測,醫院只說兩人都是「病毒性肺炎」,但是沒有經過核酸檢測,不能住院,於是回家開始居家隔離。從此一家四口人不但分開房間住,吃飯也是分開吃。

2月2日,她的丈夫病情加重,凌晨2點多離世了,120開出死亡證明是「呼吸衰竭而亡」。殯儀館把人拉走火化,不讓家屬跟著,也不讓取骨灰,說等疫情結束後再通知。

2月3日,她的兒子CT顯示肺部已經感染,2月4日的症狀表現與丈夫去世前一樣。驚恐之下,她從16樓跑下來,去居委會找人。但是小區的門都被堵了,哭訴之下,居委會派了的士送她的兒子去了醫院,檢測顯示陽性。

6日晚上,裴佳雲的兒子去了方艙醫院。有一天,兒子在電話中哭著說,「媽媽,我好想爸爸」。

婆婆做CT,也顯示肺部感染,但是核酸檢測沒拿到。2月13日,120直接把老人送到了火神山醫院。

我沒有爸爸了!怎麼辦啊?

收到一位網友發來的影片,是一位失去了父親的武漢女孩的哭訴。每看一次,淚水都止不住。

【影片有字幕】:

女孩:他們說發展太快了,昨天上午還能講話。
男子:拖的太久了,甚麼發展太快了呢?

女孩:都是被他們拖的!
男子:你現在你家裏媽媽還在家是嗎?

女孩:對,我媽媽有心臟病,嗚嗚⋯⋯
男子:你現在首先保護好自己,首先保護好自己知道嗎?

女孩:我怎麼辦啊?沒有爸爸了怎麼辦呀?嗚嗚⋯⋯
老人:孩子啊⋯⋯
女孩:啊⋯⋯

得不到救治,武漢人自縊身亡

女孩怒吼「都是被他們拖的」,這是一個很普遍的問題。很多人、包括前面提到的常凱導演一家人,都是一拖再拖之下,人就被拖死了。而有的人因為得不到救治,絕望之下上吊了。

在官方昨天通報的死亡案例中,有一起是上吊身亡的,相當引人注意。武漢長豐街正康社區一位程姓居民感染了武漢肺炎,但一直都被當作疑似病例,所在的社區並沒有給他上報。一直得不到街道和社區的幫助,也得不到治療,程姓居民最終在家裏上吊了。

據《長江日報》報道,武漢紀檢監察部門最近查處了4宗瀆職案,都是在疫情防控中「不認真履職盡責」。其中可能就有這起漏報,引起自縊身亡的案例。

報道說,在程姓居民去世後,正康社區居委會黨支部書記和副主任因明知程姓居民病情,卻未按規定作出合理處理,受到黨內警告處分。相關的街道二級調研員被誡勉處理,街道工委書記被責令檢查。

這個事就這麼過去了,當局只處理了幾個「小蝦米」。網友說「一條人命,換一個黨內警告處分」,「人命=處分」,「黨內警告很金貴,竟然可以換老百姓一條命」。

小粉紅的尷尬

像這樣的事,在15日的節目中我們也有提到。那名女子對著鏡頭哭訴聲討,斥罵「邪惡的政權」。她說為了自己、為了武漢人、為了全中國的同胞,有危險也站出來發聲。

這段影片竟然有人質疑,有的說是「托兒」,有的說「聽起來像是香港話」等等,反正就是各種辦法抹黑。

我不說甚麼,只給大家看一個例子。這個例子,我在前面的節目中也曾提到過,只不過沒有進行對比。

這個網名叫「小漪——持續犯花癡」的網民,在1月21日的微博中寫道:

「退博幾天,媽的看著煩。首頁一天天的,那幾個危言聳聽的遲早進去。個個不過都是害怕自己中招,真正為民著想的英雄都來本地了。來都沒來過武漢您說你嘛呢?明天還約著出去玩,該防範的當然防範,日日惶恐真的沒這個必要。還有那些用鍵盤挑起恐慌的,我真的勸你早日入院好吧。我大武漢人民能挺過去!就這樣退幾天圖個清淨。」

從這則微博看上去,滿滿的「正能量」。說不上是完全為黨在維穩,也表現出了一些粉紅狀態。可是過了半個月,他的外公確診入院了,他的微博馬上就是另外一種情形了。

在2月6日下午6點的微博中,他說他的外公2月4日住進了武漢瑞華醫院。但是到他發微博為止,醫院只給兩種藥物,沒有任何其它醫療措施,甚至體溫都不給量。

他說已經打過市長熱線,也填寫過《人民日報》的求助表格,他的媽媽還在到處打電話哭訴。他呼籲廣大網友能救救他「慢慢失去生命活力的外公!!!!!!」

說這件事的意思,就是希望那些小粉紅們,別再為了幾毛錢說謊了,騙別人其實就是騙自己。如果這些事輪到自己頭上怎麼辦?不過真輪到頭上,別人幫不上忙的時候,希望能想起來沐陽提到的「九字真言」。

法輪功學員當時告訴我,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化險為夷,遇難成祥。鑒於前面我們所說的事情都已經被驗證,您不妨就試一試。其實我已經收到了幾個網友反饋,讓我轉達對法輪功學員的謝意。

一幕幕慘劇誰之過?

其實這個病毒真的非常凶險,也非常狡猾,到目前似乎還沒有特效藥,多數是聽天由命。但是中共專家又說話了,武漢肺炎「可防可治」。路透社報道,中共衛健委醫政醫管局監察專員郭燕紅在中共國務院新聞發佈會上稱,「這個疾病雖然是新發傳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我們不知道這些「磚家」怎麼說的這些話,因為這與中共政法委秘書長、中共特派員陳一新昨天的說法似乎是不一樣的。陳一新表示,「武漢重症病人數量仍在增加,需大量醫護人員」。正面臨著床位、方艙醫院和醫療物資「三大要素」緊缺的問題。

對這場製造了無數人倫慘案的大瘟疫,越來越多的人相信,這是一場人禍。但是從中央和地方的表現來看,誰都不想承擔責任。

北京首次承認1月初得知疫情

2月15日,中共黨刊《求是》刊登了一篇習近平2月3日的講話全文。其中提到習1月7日已經得知武漢肺炎疫情,並召開會議指示疫情防控。這是北京當局第一次承認,在兩周以前已經得知疫情的狀況。

文章表示,疫情發生後,「1月7日,我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時,就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0日,我專門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必須高度重視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及有關部門把人民群眾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放在第一位,採取切實有效措施,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1月22日,鑑於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臨嚴峻挑戰,我明確要求湖北省對人員外流實施全面嚴格管控。正月初一,我再次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對疫情防控特別是患者治療工作進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動員,並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

後面還有「疫情防控是我最關注的問題,我時刻跟蹤著疫情蔓延形勢和防控工作進展情況,不斷作出口頭指示和批示。」

觀察《求是》這個習講話,裏面用了很多的「我」如何如何。一直在強調「我」,而不是黨中央集體,這在中共官場很少見。

美聯社分析稱,這次疫情爆發的早期,習近平的角色被淡化了,成了他執政七年來最大的政治挑戰之一。現在北京要改變對高層不利的敘述。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學者布蘭切特(Jude Blanchette)對《紐約時報》表示,「他好像在試圖表明,『我們沒有握著方向盤睡覺』」,「但聽起來卻像是『我們知道出了問題,卻沒有發出警示』」。「這顯然是習近平將自己置於北京對此疫情回應的中心,同時也用回了老一套藉口,把中國(中共)政治體制中長期存在的弊端歸咎於幹部」。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認為,沒有控制住疫情的情況下,習不太可能站出來承擔責任,這不符合共產黨的行事風格。習講話中使用大量的「我」,強調「我」做了甚麼,明顯是在進行辯解,給人的感覺就是面對責難而做出的「自衛」。

北京甩鍋?周先旺「失蹤」

就在習的講話刊出後,香港《明報》今天刊出了署名鍾仕的文章,引述匿名「京城消息人士」的說法,是北京要求「有關措施不要影響節日氣氛」。

報道稱,備受指責的中共疾控中心,其實早在1月初就已經上報了中央部門。但「高層領導人不夠重視」,這些專家「以在國際期刊發表論文等方式預警」。

翻查1月7日新華社和央視的報道,其中提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會議並發表重要講話」,但是全篇看不到有關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內容。

前兩天我們提到,武漢官網「漢網」曾有一篇文章〈「疫」流而上,何不多給武漢市長暖暖心〉。文章大意是全國輿論都在譴責武漢市長,有誰想過他的難處?早在去年12月就上報疫情。漢網的意思很明顯,不發佈疫情不是市長的責任,責任在上面。

周先旺本人也曾在央視直播中表示,「我獲得信息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但是1月20日國務院召開常務會議⋯⋯要求屬地負責,在這之後,我們的工作就主動多了」。

我們注意到,在央視播出對周先旺的採訪後,周先旺2月3日又去了一次隔離點後就沒有再露過面,已經是「被失蹤」狀態了。而央視直播的關鍵內容,也已經被刪除得乾乾淨淨。

種種消息,似乎都不利於北京當局,也引起了多方指責批評。對疫情不夠重視,甚至掩蓋疫情,錯過防疫控疫的黃金時間,導致死了很多人。而且蔓延到國際社會,形成了國際公共衛生災難,這個罪過不小,國內國外都會究責。

從這個角度來說,北京有洗白自己、向地方甩鍋、找替罪羊的可能。

習近平遇執政危機

今天《蘋果日報》有一篇文章〈新冠肺炎,李瑞環「重出江湖」批習?〉,消息稱大陸網民在微信廣泛轉發李瑞環的言論,稱讚這位木匠出身的前全國政協主席「高瞻遠矚、所言極是」,呼籲台上的北京當局「好好看看」。

網民轉發李瑞環的言論包括:領導幹部「要勇於自以為非,不要自以為是」,「甚麼問題都是完全統一,沒有不同聲音,並不正常」。還有「一呼百應、一言九鼎,久而久之必犯錯誤」,「一個認為自己過去一切都好的人,一定是進步不快的人」等等。

網民說「今天讀來仍不過時」。《蘋果日報》表示,網絡言論的「矛頭直指現任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還有一個事,有網友發現,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的推特帳號,昨天為一則反對習的推文點讚。這個推文寫的是「習近平,請你下台,向天下蒼生謝罪」。而華春瑩為這條推文點了喜歡(likes)。網友表示「這次不是華下台就是習下台!」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表示,對北京的責難,來自民間只是其中一部份,更主要是來自中共內部的反對勢力。出現這種情況,很可能反映著中南海內部的打鬥,估計快壓不住了,甚至更大的風暴隨時有可能會出現。

唐靖遠指出,反習派系一直在伺機而動,找各種機會向北京發起挑戰。這次很可能藉這個瘟疫的機會,對北京當局進行逼宮。而王滬寧掌管的宣傳機器也正在往這個方向使勁,意圖把習當成「罪魁禍首」,習可能正在遭遇執政以來的最大危機。

好,以上就是今天節目的完整內容,是否對您有一些幫助呢?如果您喜歡並希望繼續收看新聞看點,您可以點擊影片右下角的歡迎訂閱,這樣我們有新節目上傳,您就可以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聞看點分享給您周圍的人。感謝您的收看,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