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感染新病毒第一人被挖出?石正麗急否認

2月16日,大陸媒體《新京報》根據網上流傳的一張截圖報道說: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肺炎的零號病人是黃燕玲,為武漢病毒研究所科研人員,2012年考入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

「零號病人」就是指最早、第一個被中共病毒感染的人。

在武漢病毒所2011年11月的一張研究生「擬錄取名單」上,確實有來自西南交通大學的「黃燕玲」的名字。

根據《自由時報》等媒體引述YouTube網紅的消息人士爆料,說黃燕玲此前,曾因實驗室樣本傾倒,病毒散入空氣,她自己口罩經久未換從而失效,導致感染,並迅速在實驗室內死亡,成為0號病人。而她的遺體被送往殯儀館後,病毒又傳染給了殯儀館的工作人員,自此造成洩漏。

《新京報》向武漢病毒所研究員石正麗等人求證,但是他們的回答是,「不確定」病毒所裏面是不是有叫黃燕玲的人。同時,黃燕玲的指導老師危宏平,說黃燕玲目前一切安好。

不過,截至發稿,武漢病毒所網頁上黃燕玲的照片和簡介都消失不見,但依據病毒所公告,可以確定黃燕玲是2012年由西南交大推薦進入這間病毒所工作的碩士。目前,還不知道為甚麼黃燕玲的內容會在病毒所網站消失。

而在接受採訪時,石正麗又做了另一個保證,就是病毒所目前無一人感染新病毒(中共病毒)。

在這之前,印度一名科學家發表了一期有爭議的學術文章,說新病毒(中共病毒)內有一部份是愛滋病毒的插入物,石正麗對此回應說「用生命擔保」,病毒跟病毒所的實驗室沒關係。但實際上,相關的印度科學家並沒有點名她和她的實驗室。

現在石正麗已經做了雙重保證,一,新病毒(中共病毒)跟她的實驗室沒關係,二,病毒所截至她受訪時,無一人感染。

研究員被蝙蝠襲擊 武漢疾控中心也涉病毒洩漏

但在外界懷疑武漢病毒所洩漏病毒之外,目前又有一個新說法傳出。就是武漢的新病毒(中共病毒),是來自當地另一個地方,距離華南海鮮市場僅280米的「武漢疾控中心」。而「華南海鮮市場」被認為是本次新病毒爆發的起源地之一。

這一消息是廣州華南理工大學生物學教授肖波濤的論文揭示的,這篇論文2月6日發表在全球學術社交網站Research Gate。合作寫論文的還有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祐醫院的肖雷。論文還得到政府基金會的贊助。

論文引述以前的官方資料,稱武漢疾控中心的研究員,曾在湖北捉到155隻蝙蝠,在浙江抓到450隻蝙蝠。而且在2017和2019年,武漢疾控中心的相關研究員,還在蝙蝠身上發現活的蝨子,自己先後兩次自我隔離。一次是被蝙蝠襲擊後,蝙蝠血滴在他的身上,還有一次是因為沾到了蝙蝠的尿液。

論文進一步透露,武漢疾控中心研究員抽取野生動物的細胞組織,進行脫氧核糖核酸(DNA)還有核糖核酸(RNA)的排序,這些組織樣本還有因之污染的垃圾,都有可能成為病毒源頭。同時,論文也沒有排除,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可能是病毒源頭。

截至報道,肖波濤的這篇論文在Research Gate網站上已經找不到。那麼這篇論文,最有價值的是,它揭示除了武漢病毒所外,舉例華南海鮮市場更近的武漢疾控中心,也存在實驗室活動,或者處理實驗垃圾時發生意外,從而造成病毒洩漏。

目前這篇文章流出不知道是甚麼目的。有人說是提前放風,可能是幫武漢病毒所「轉移視線」,也有其它說法。

俄羅斯政府文件:病毒非天然形成

無論如何,現在出現的消息,越來越接近「病毒洩漏說」。與此同時,還有一點也越來越明顯,就是這個新病毒(中共病毒),並非天然形成,而是人工改造的。其實如果證明這一點,那也就能反過來說明,新病毒(中共病毒)不是意外洩漏,那就是有意被放出,但目前看呢,意外洩漏的可能性更大。

有關新病毒(中共病毒)非天然形成,我們有一個新的證據。在俄羅斯生活了25年,有醫學背景的華裔企業家楊成,給我們節目,用錄音解說的方式,介紹了俄羅斯聯邦在網站上發佈的一則文件,名字是《預防 診斷 治療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第一版發表於1月29日。

2月3日還發表了第二版。以下楊成先生翻譯和分析的內容,是根據第一版,但是相關內容在第二版中,並沒有變化。下面我們來先聽我對他的採訪錄音。

非常非常細緻,它一共是51頁。這個文件是俄羅斯聯邦官方網站上,雙簽名,一個是俄羅斯衛生部部長,一個是俄羅斯聯邦消費者保護局的局長。

他們為甚麼要出這種文件呢,因為俄羅斯它是這樣,它是一個從法律,從各種文件來講,是非常嚴肅、非常嚴密的一個國家。俄羅斯它對醫療法和醫生負責抓得非常嚴。醫療事故有專門的法庭,就是醫療事故法庭。像出現這種新型的傳染病呢,會產生大規模的這種影響啊、治療啊,產生以後的這種醫療事故,去怎麼評判,所以他們急於必須出這麼一個文件,是不出不行的。

它在一開始,就是序言當中,它所有文件當中使用的材料、數據,來自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專家,這個美國也好、中國也好、歐洲也好,就是分部中心吧,他們公佈的官方數據。也就是所有他們這裏面出現的數據啊、說法的基礎。

它非常嚴謹地敘述了、描述了現在冠狀病毒是一個甚麼樣的東西。報告認為,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是一種由蝙蝠的冠狀病毒和未知來源的冠狀病毒,重新綜合組成的病毒,並且,它的基因排列順序,有70%跟SARS是相吻合的。也就是說它明確闡述,它不是天然來源,不是人類至今所知道的,天然來源的這種產物,它是一個綜合體。

剛才才讀到,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事情。至今為止,所有研究發現,人得到(感染)冠狀病毒後產生的抗體,是極其不穩定的。而且,很容易,重新被感染。也就是說,你得了(感染)冠狀病毒的話,自己用身體抗過去之後,並不代表你已經產生了冠狀病毒的抗體,也不代表你不會再得病(被感染)了。

中共啊,讓武漢這些,得了病的人(康復者)用血漿治(感染者),這很恐怖的一件事情。

第一,你取人的血液,這些人好了多長時間,是剛好的,還是好了一段時間的,這個差別都非常大。你比如說,人剛好,有可能,現在他還沒有重新感染。如果他好了一段時間之後,你比如說,他好了兩個星期三個星期之後了,再去(給別人)注射(血液),他這個東西(血液)有沒有用。

第二,(給患者)注射入去(血液)之後,這些病人有好轉,他在24小時之內、48小時之內有好轉,那麼兩個星期、一個星期之內他好沒好病?

這些東西是最關鍵的。所謂的好了,就是表現沒了,症狀沒了。正常是因為甚麼呢,就是說他體內產生的抗體,足夠抑制住他體內存在的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但這裏它闡述的就是,他的抗體不穩定。你這個新產生的抗體,它一分解了,那你體內存在的冠狀病毒,那它就可以重新(侵襲)你的身體,人又得病(感染)了。也就是人類所知道的冠狀病毒,它的表象是這個樣子。冠狀病毒的來源,它(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屬於這一科這一類,但除了這一類之外,它(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會不會有其它的,或者更強烈的,或者變異的其它東西呢,這個暫時我們是不知道的。如果從這個角度來看來講呢,也就是說,很難做一個定義,就是說疫情過去了,疫情已經出現轉折了,那你從科學角度來講,就很難確定這件事情。

然後它(報告)還說一個甚麼呢,甚麼樣的人容易得病。20%是糖尿病,15%是高血壓,然後其它心血管疾病的是15%。

然後呢中國衛生組織註冊的數據當中,(有)25%轉重病例,這25%細分為:16%重病人,5%危病人,4%死亡病人。】

好了,剛才楊先生的錄音,透露的最重要一點是,目前俄羅斯的官方文件,也認為,這種新病毒(中共病毒)不是天然形成,而是SARS冠狀病毒與另外病毒的一種結合體。

因此,這也就能解釋,為甚麼這個新病毒(中共病毒)像怪物一樣,成了一種人類從未對付過的一種怪物。

《刺針》:攜帶病毒者可以是「健康人」

權威醫學雜誌《刺針》2月13日,又發表了北京301醫院醫師常德等人的論文,標題是「保護衛生保健工作者免受亞臨床冠狀病毒感染」。這裏的亞臨床指的是,感染新病毒(中共病毒)但沒有症狀的患者。

比如,也是在2月13日,《自由亞洲》公佈了一段武漢防疫部門的內部錄音,當中有人說,看到中共國家衛健委的「保密函」才知道,這次疫情之所以難控制,是因為很多重症,到死都沒有症狀,連發燒都沒有,所以防不勝防。

那回過頭來看《刺針》的新論文,它其中點出了至少新病毒(中共病毒)的3個可怕之處:

第一,沒有症狀的人也可以高效傳播新病毒(中共病毒);

第二,從急性疾病中恢復後仍會大量攜帶病毒並繼續感染他人;

第三,傳統的保護措施,例如口罩,已無法提供足夠的保護,因應新病毒(中共病毒)可能護目鏡、隔離服都得上。

因為這種新病毒(中共病毒)表現特異、可怕,因此有人還把它比作「生化武器」。當然有議論說它就是生化武器,但仍需要充份的證據來證明。

防治瘟疫 大陸當局無能為力的「好辦法」

現在這個新病毒(中共病毒)的真正來源,或者說起因吧,連美國白宮都很感興趣,想要調查清楚。如果誰真的要擔上這種人為責任,那是很嚴重的罪行。

2月15日,大陸黨刊《求是》雜誌,登出了習近平在2月3日中央常委會的講話,提到自己在1月7日就對新病毒(中共病毒)防控,提出了要求。《蘋果日報》因此採訪分析說,這不是習近平在撇清自己的責任,就是要向湖北當地官員興師問罪。而我們在之前的節目裏已經介紹了,現在湖北和武漢已經有官員陸續被撤換。

但是,真正的問題是向外推掉責任就可以徹底解決的嗎?我採訪了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他從另一個角度,分析了造成當前疫情大爆發,幾乎不受控制的原因。巧的是,他自己就是一個武漢人。

【共產黨,支部建在連上。它社會控制,進行網格化管理。它把一切公民的自發行為,都放到了它的對立面。它的社會控制極端化,它壟斷一切資源的控制。國際社會的救援、全國各地的援助,都掌控在它手裏,它要是給誰就給誰。那麼這裏面它怎麼貪污受賄啊、它怎麼濫用啊、應用不當啊,這都是屬於它內部機密,誰洩露了還要把誰處理掉。那麼,在任何一個正常社會裏面,老百姓都會出現大批的自救組織,自救的活動,自救的行為,互助的行動。

在饑荒的時候,不准逃荒,跟現在武漢市的封城,不准逃命,你逃出去後,還進行全國性的追索。你傳播傳染病,還要判刑,最高可能判死刑,這是黑龍江已經發了個通知了嘛。這跟那個五六十年代,那個大饑荒逃命,針對的逃命措施是一模一樣的。】

薛馳的分析指出了兩個問題,一個是中共高度中央集權,造成的救災措施僵化,不夠靈活;另一個,就是與前一個觀點相應,各國民間自發的這種救災、互助活動,也是不可忽視的力量,但是在當前大陸的社會制度下,這個很難實現,甚麼都要靠政府。

香港反送中 給武漢瘟疫防治的啟示

他的分析也讓我想到,這種民眾自發的力量,在民主的正常「公民社會」裏,還體現在信息透明化上。

在報道這場新病毒(中共病毒)瘟疫之前,我大量跟進了香港反送中運動。兩相對比,我發現了一點很明顯的差異。

在香港,它的社會,還是一個比較發達的公民社會,政府呢,目前還是一個半民主半極權的政府,在這樣的情況,就催生出一個奇景。發達的公民社會,讓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的年輕人,仍可以自由組織反對力量、甚至是政黨,在區議會選舉中,壓倒性戰勝建制派。在街頭運動過程中,香港年輕人使用Telegram等通訊軟件,非常成功有效的對街頭抗議進行了組織。更重要的是,在開放的信息下,香港年輕人自由地把街頭發生的一幕幕,通過聊天軟件、臉書、推特等各種渠道,送到外界,讓外面能了解到香港街頭發生的實情。在這種公民社會下,拿著手機鏡頭的人,每一個都成了發達的自媒體。甚至是甚麼呢,這些年輕人,為了保證消息準確,還在通訊軟件上自發組成了類似「反送中消息核實頻道」這樣的自發的、事實檢驗的群組,儘量讓外界得到第一手的、準確的反送中資訊。

還不止於此,香港因為還保留言論的相對自由,除了公民作為個人積極主動向外界發送信息,香港也有很多正規的媒體,屬於親民主派,在發佈與反送中年輕人立場相近的報道。此外,還有外國媒體,可以自由進入報道。

在香港媒體、公民、外國記者的眾多人努力下,讓反送中運動有了相對健康和持久的生命力,而且外界能夠及時得到清晰、準確的資訊,讓支持者運動的人可以根據情況進行聲援。

但是我們反過來再看武漢,乃至大陸,公民基本上放棄了發聲權,因為會被找去喝茶。僅有的例如方斌、陳秋實這樣的公民記者,很快被打壓。我們外界能得到的,只有官方統一口徑的消息。由於資訊的不透明,連西方大媒體在報道時,都不得不時常引用所謂「網上消息」、「民眾爆料」。

信息不透明也同時帶來一個對稱的問題,就是這些消息真假難辨,需要花時間核實。即使核實為真,為了保護爆料人安全,也不能公開姓名和來源,有時真的消息和畫面,還要受到挑戰,被中共水軍拿來做文章。而且呢,也是因為信息的不透明,官方的闢謠,到底闢的是真相、還是謠言,外界也很難查證。它帶來方方面面的影響。

然而,信息的透明,公民社會的發達,無論是有醫學專業的社會組織自發組織營救,還是公民可以自發組成通訊群組,向外界發送求助信息,並且當地人自己之間,可以互動有無,這都會對疫情防治,有積極作用。

避免方艙醫院交叉感染 有簡易可行之術

其實,現在釋放出來的有限消息,如果當局重視,已經就可以起到救人的作用。比如這段影片,新建好的雷神山醫院,因為下雨變成了「水簾洞」,那官方看到了,如果它重視這個輿論壓力,就應該立即去彌補。

我還得到了很多方艙醫院的內部影片,經過幾天,能發現裏面的秩序,漸漸有了一點起色,但是還不夠,特別是病人交叉感染的潛在危險,必須解決。現在看到大家還是睡大通鋪,很多人僅僅戴著口罩防禦,這都是不夠的。

說到這,順便說一下,一位我們的觀眾,應該是香港人,他提出了一個在方艙醫院內消毒的好辦法:紫光燈,Ultraviolet Light,方艙醫院,很多病人聚在一起,很容易交叉感染。如果在天花板上安裝很多紫光燈來殺菌(病毒)的話,就可以避免交叉感染。因為紫光燈不可以直接照射皮膚,你半個小時就躺在床上,用棉被把自己的頭都蓋住。用紫光燈照射幾分鐘,就可以把所有的細菌(病毒)都殺死啦。有比如說,不是廁所很污染嗎。那麼沒人上廁所的時候,紫光燈就開著,有人上廁所的時候,紫光燈就關了,這樣就可以殺死很多細菌(病毒)啊,就很安全哪。

國際特赦成員,加拿大阿爾伯塔大學的一名學生,給我們來信,抱怨說:有幾千人被關在方艙醫院隔離,但是他們並沒有得到適當的醫療救助。沒有人給他們藥物或給他們打針,並且那裏醫生非常緊缺。其次,方艙醫院裏缺少完善的生活設施,比如廁所和取暖設施。有些病人聲稱他們要走兩百米去上廁所,還有些病人聲稱,在晚上睡覺得時候非常的冷,並且由於電力系統經常短路的緣故,他們甚至無法使用自己的電熱毯。我在此想呼籲政府為方艙醫院中的患者提供合理的醫療援助和完善的生活設施體系。畢竟,輕症患者也是有人權的。

另外呢,這名學生還說:政府不應當通過警察和暴力手段,在光天化日之下,當街強行抓人。在中國有句古話叫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請問,假如生病的是你們,你們真的希望自己也被這樣非人的對待嗎?還有,當政府在一棟居民樓裏發現感染者後,便強行焊死大門,阻止全樓的人出入。這是強行把健康的人和感染者拘禁在一起,妨礙了他們的出行自由,畢竟大家還要工作和生活。並且還會無謂的增加樓裏健康的人被感染的風險。因此,我在此想呼籲政府儘早停止使用這些不人道的手段。

以上,都是一位阿爾伯塔大學學生的心聲。

Telegram信息安全的警示

剛才我們舉相關言論自由的例子時,還提到了Telegram,我們收到這樣一個例子,一位大陸觀眾的朋友,在前幾天被公安請去喝茶了,原因就是他在Telegram群組裏發表了一些過激言論,而警方利用技術手段探測到了他的電話號碼,他提醒各位用Telegram的朋友,請要注意私隱保護,Telegram也不一定十分安全。

好,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在訂閱時,不要忘了在訂閱按鈕旁邊,點擊小鈴鐺圖案,及時收到我們上傳影片的通知。好,感謝收看,下期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