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由天作」。兩千五百多年前,晉國的師曠,展現「出神入化」的音樂技能。

他,精於音律,能從樂曲中預見戰事成敗、國勢興衰;他的琴聲,引來玄鶴起舞,令天地動容。他,不僅善操琴,而且直諫參政,告誡國君:惠民、仁義,乃重中之重。

師曠的傳奇事蹟,印證了「樂可通神」的博大和玄妙。

「樂者德之華也」

樂,與大自然的造化融合、對應,其中的韻律妙不可言。圖為明·仇英繪《佳人撫琴圖軸》。(公有領域)
樂,與大自然的造化融合、對應,其中的韻律妙不可言。圖為明·仇英繪《佳人撫琴圖軸》。(公有領域)

古代的「樂」,並非現代意義的文娛形式,而是可以上接天道、下啟心性、提升道德。天地萬物、四季星辰、國家興亡等無窮奧祕都可從樂音中體察辨別。樂與大自然的造化融合、對應,其中的韻律妙不可言。

中國民族音樂的五聲源於傳統的五行。宋代音樂理論家朱長文說:

「聖人觀五行之象麗於天,五辰之氣運於時,五材之形用於世,於是制為宮、商、角、徵、羽,以考其聲焉。」

《樂記‧樂記》中論述了「樂」與「德」的關係:

「樂者樂也。君子樂得其道,小人樂得其欲。以道制欲,則樂而不亂;以欲忘道,則惑而不樂。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廣樂以成其教,樂行而民鄉方,可以觀德矣。德者性之端也。樂者德之華也。金石絲竹,樂之器也。」

可見,真正的快樂在於仁義,推行樂教與德教相得益彰。樂是由德行綻放出的花朵,而金、石、絲、竹是奏樂之器。

天下至聰 通達神明

師曠,字子野,春秋晉國樂師,冀州南和(今河北省南縣)人,出生年分不詳,曾擔任晉國大夫,其出仕年代約在晉悼公(公元前573年~前558年在位)、晉平公(公元前557年~前532年在位)執政期間。

師曠天生盲目,卻擁有超凡的聽力和音律直覺。《淮南子原道篇》:

「師曠之聰,合八風之調。」

有一次,晉平公命人鑄了一口大鐘,只有師曠聽出鐘的音律「不調」,後經衛國樂師師涓證實,確實如此。

師曠會彈奏琴、瑟等多種樂器,還是作曲家。相傳古曲極品《陽春白雪》就是師曠所作。圖為中國樂器琵琶、二胡、月琴、笙。(Fotolia)
師曠會彈奏琴、瑟等多種樂器,還是作曲家。相傳古曲極品《陽春白雪》就是師曠所作。圖為中國樂器琵琶、二胡、月琴、笙。(Fotolia)

師曠會彈奏琴、瑟等多種樂器,還是作曲家。相傳古曲極品《陽春白雪》就是師曠所作。《太古遺音》中寫:

「昔天帝使素女鼓五弦之琴,而奏陽春,故師曠法之而製斯曲。蓋取萬物回春,和風淡盪之意。」

史書裏記載了師曠鼓琴的神技。《廣博物志》卷三引《瑞應圖》:

「師曠鼓琴,通乎神明,而玉羊白鶴,翾翔墜投。」

後唐徐堅《初學記》卷十六引《韓子》說:

「師曠鼓琴,有玄鶴銜珠於中庭舞。」

師曠在當時即被譽為「五音之聖」,後人稱其為「聰聖」、「樂聖」。

清徵與清角

師曠曾有兩次「不得已」而鼓琴,結果是一喜、一悲,此事見於韓非子撰寫的《十過》。

晉平公想聽「清徵」一曲,師曠說:

「不可。古之聽清徵者,皆有德義之君也。今吾君德薄,不足以聽。」

在平公請求下,師曠只好鼓琴,琴聲悠揚,引來十六隻仙鶴飛落在宮殿廊門的橫梁上,師曠繼續撫琴,仙鶴列隊,繼而,引頸鳴叫,展開翅膀起舞。平公十分高興,滿座皆喜。

平公又問,可有比「清徵」更動聽的曲子,師曠說,它不及「清角」。於是,平公又想聽聞「清角」,師曠說,不可以,那是昔日「黃帝合鬼神於泰山之上」所作的曲調,平公的德行淺薄,不夠聽聞此曲。如果聽了,恐怕招致敗亂。平公執意要聽,師曠只得鼓琴,開始演奏時,黑雲從西北方升起,再奏時,颳起大風,落下大雨,撕裂帳幕,毀壞食器,掀掉廊瓦。在座的人四散逃跑。平公驚恐地趴在廊屋之間。隨後,晉國大旱三年,平公也得了重病。

樂師議政 以民為本

師曠不僅是音樂大師,在政治上也頗有遠見,參與了晉國的內政和外交等事務,對國君「因問盡言」。他倡導「以仁義為奉」,他提出的以民為本的思想,早於孟子的「民為貴」之說。

晉平公曾問師曠:「人君之道如何?」

師曠對曰:「人君之道清淨無為,務在博愛,趨在任賢;廣開耳目,以察萬方;不固溺於流俗,不拘繫於左右;廓然遠見,踔然獨立。」

有一次,齊景公到訪晉國,在酒宴上向師曠請教治國之道,連問三次,師曠皆答曰:「君必惠民而已。」

齊景公回國後馬上打開糧倉,散發錢財,接濟貧民,憑仁德穩固了政權。

《韓非子‧難一》記敘了師曠以琴撞君的軼事。

一天,晉平公與群臣飲酒時,慨嘆道:

「沒有甚麼比做國君更快樂的事了,沒有人敢違背我的話。」

陪坐的師曠聽到這話,拿起琴向國君撞過去,琴撞在牆上,壞了。

晉平公問他:「太師撞誰?」

師曠說:「剛才有小人在說話,所以要撞他。」

晉平公說:「那是我啊!」

師曠說:「哎!這不是為人君主應當說的話。」

師曠還曾論「五墨墨」,即可能導致社稷之危的五種昏暗:

其一是:君王不知臣子行賄博名,百姓受冤無處伸張。

其二是:君王識人不明,用人不當。

其三是:君王不辨賢愚,忠奸不分。

其四是:君主窮兵黷武,好大喜功而致百姓疲憊。

其五是:君王不知民計安生,法令不行,民心不安。

師曠剛直率真,他提醒高高在上的君王,切勿弄權欺民。

「天之愛民甚矣,豈其使一人肆於民上?」

師曠的深刻明見,在今日同樣深具啟示。

結語

中國古人敬天信神、重德向善,這體現在古代社會生活的宏微萬象中,涉及政治、農業、科技、建築、醫藥、樂舞、詩歌、書畫等各項活動。順天道、應天時,合乎禮、守仁義,方得國泰民安。在不同領域出現的「仙」、「聖」名流,其在當世展現的超凡技藝,都與自身的高德緊密相連,起到了教化人心的作用。他們的神蹟和神技,映襯中華五千年文明的輝煌,為神州增添異采。◇

——節錄自「弘揚傳統文化」徵文 / 大紀元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