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中共當局隱瞞疫情,令武漢肺炎肆虐中港乃至全球。廣州人大常委會甚至要徵用私有財產來抗疫,進一步加深民怨。《前哨》雜誌總編、資深中國問題專家劉達文最近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就病毒源頭、疫情爆發的真實原因、香港不封關、中共強搶民產等方面,進行深度剖析。

以下是專訪的內容:

中南海惹禍 種惡因得惡果

梁珍:武漢肺炎現在傳染了全世界,現在中南海對疫情是甚麼態度呢?

劉達文:中南海肯定是感覺飛來橫禍啦!但這個橫禍,實際上是他們自己惹出來的。人們說命運就是一種因果關係,種善因得善果;那它種惡因得惡果,就是這麼簡單。

為甚麼2003年沙士17年之後又來一次,中南海的反應比17年前更差?如果當時李文亮醫生提出警覺時,他們馬上重視,肯定就不會有2003年這麼悲慘,但他們的制度必然這樣。2016年的時候國家衛計委已經宣佈全國建一個預警系統,四個小時那個訊息就傳到國家指揮中心了。這次武漢和湖北省究竟有沒有四個小時之內將情況匯報到國家指揮中心呢?不知道。

可見2016年所謂建立了那個系統預警系統是失效的。如果說武漢已經將這個消息傳遞上去了,有甚麼理由十幾天都沒有反饋呢?中南海這個系統失靈,體制失效,就是這麼簡單!

梁珍:習近平早期傳神隱六天,他現在在北京坐鎮。怎樣看習近平現在都不去武漢?

劉達文:很明顯是怕。他在北京視察一個小區的防疫情況,是想建立自己的形象,但是這是不夠的。如果他真是想顯示自己大智大勇,他應該到湖北,到武漢去。在北京的小區就證明他不敢離開北京,他的形象是丟分數的。訪問緬甸回來就去了雲南,當時武漢已經很緊張了,如果他回來直接到武漢,他就會得分。所以,習近平這次在北京露面只是想澄清他還存在,因為外面太多謠言,傳中南海發生政變等,他只是想證明他還存在。

梁珍:以你所知,武漢肺炎的病毒有沒有攻入中南海呢?

劉達文:有沒有攻入中南海就不知道,這個訊息不透明。但是有一點是很肯定的,你說習近平神隱也好,又說有五常委多天沒露面也好,起碼證明中南海很緊張。是不是在神隱的這幾天他們自己在搞防疫,加強保護?網上有一種流傳的說法就是:李克強在武漢回到北京,大家(常委)都不敢與他一起同台開會,甚至後來政治局常委會開會沒有圖像。網上說,他們都是在開視像會議,不敢同台開會。中央核心開會沒有圖像只有文字,這是不合常理,是吧?

香港不封關是北京面子問題

梁珍:那你覺得是不是中南海有人染病要到其它國家避難呢?甚至有的說法是香港不封關就是要留一條後路給中共的權貴們隨時可以走。您怎麼看這種說法?

劉達文:第一,香港不封關我覺得是北京不讓封,北京不同意林鄭封關。是不是留條通道,我個人認為這個可能性不大,因為不在前線的那些領導或權貴,肯定早就離開大陸了。

第二,林鄭為甚麼不同意香港封關呢?民意洶湧,現在就選擇一個雙方都比較緩和的方法,就是加強檢疫,讓大陸人覺得煩而不過來。

第三,北京不同意香港封關,這是對外形象的問題。因為美國在禁止大陸人入境和拒發簽證後,外交部罵其不厚道,說美國反應過激。香港如果封關,那其它國家會說,香港也不給你入境,怎麼可以怪外國?我覺得他主要是面子問題。

香港不封關是不是留條通道給中共權貴呢?我覺得那種等級的權貴是不需要這條通道的,因為香港是中國的,這個香港的關開不開,一直是中共說了算,他們完全可以大條道理將那些權貴們集中在東莞,由解放軍駐港部隊後勤基地那邊坐軍車過來,那關是擋不住他們的,也用不著留甚麼後門。

梁珍:那以你所知,這次疫情有沒有哪些權貴馬上離開中國去保命?

劉達文:保命呢,可以看看武漢封城,預留了八、九個小時讓他們走的,是不是?實際上就是告訴他們,你們要走就走吧。所以那些權貴們應該一早就走了,到外國去可能受到外國掣肘,到香港來就沒事了,他們很多在香港有樓,沒樓可以住酒店,他們大把錢,這不存在問題。

美國調查病毒源頭的原因

梁珍:美國白宮開始調查這個病毒的源頭,中共一直都說這個病毒的源頭是來源於華南的海鮮市場。不過現在外界質疑這個病毒的源頭是來源於實驗室。包括特朗普一直都很關注這件事。

劉達文:美國為甚麼要調查?其實不能怪美國的,因為前一陣網上一直有流傳,那些毛左說是美國的生化武器嘛,美國當然不高興了!美國為甚麼沉默那麼長時間呢?因為特朗普要處理伊朗的問題,處理他的彈劾案問題。沒時間、精力去管這事。

事實上,中共官方一直想轉移國民的視線,有很多人懷疑是外國的生化武器,那段時間解放軍部也像2003年(沙士)時那樣,發表文章說未來的戰爭就是基因武器的戰爭,讓人聯想到生化武器,想一定是美國搞的,肯定不會是北韓或俄羅斯。所以,它使用輿論指導、引導毛左這樣想,毛左就發表文章說是美國搞的,甚至說武漢有一個感染發炎的人在病房說,他最擔心美國入侵,這些洗腦教育是很見效的,所以很多國民都曾經認同是美國的生化武器,他們不相信是自己本國的實驗室搞出來的。

現在特朗普在彈劾案結束後,有精力來處理這件事了,下令徹底調查病毒的來源,加上美國國內很多人懷疑病毒來源。因為印度有個科學家發現病毒裏有愛滋病毒,科學家認為,如果這種病毒按照其分子組成要自然演變的話,需要一到兩萬年才能演變出這種病毒,現在突然出來這樣的病毒,很大原因是人為的,就像賀建奎的超級基因嬰兒那樣,是人為製造出來的,如果這個推斷成立的話,那當然是中國實驗室搞出來的。

武漢的研究室是中國最先進、最重點的實驗室,被人肉搜索出那個所長王延軼與裏面有個專家叫石正麗。還有人找出石正麗早前的一篇學術論文,裏面提到她在沙士後的十幾年時間裏在雲南收集到蝙蝠樣本,讓人覺得她的嫌疑更加大。加上雙黃連事件,那個叫李蘭娟的院士,她和雙黃連、藿香正氣丸這種藥有利益關係,她的家族總共持有80多間公司,所以全部有利益勾結。加之王延軼在裏面的利益關係,所以大家推斷實驗室團隊和骨幹都不是好人。

武漢實驗室亂象叢生  江綿恆幕後插手不奇怪

梁珍:所以武漢病毒實驗室現在都換了人,通過中共官方的生化武器專家正式去接手。你覺得生化武器專家接手透露了一個甚麼信息?

劉達文:這個研究室是國家最重點的研究室、最先進的研究室,肯定與國家安全有關。這次為甚麼派軍隊少將的科學家進去接收,有幾個問題,第一就是因為之前網上輿情洶湧,懷疑這個實驗室有問題。第二就是有許多科學家都對這個實驗室女所長兩夫婦非常不滿,他們的道德非常差,有人說那個女的是丈夫的第四任妻子,又是他的學生,道德上很差的形象。加上他當年做了院士,被認為用不正當的手段取得的……所以這個研究所大家對它已經失望了,沒有公信力可言。

梁珍:聽說她丈夫舒紅兵是江綿恆的馬仔,與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的關係很密切。

劉達文:這個我沒有去考究,不清楚,即使有也不奇怪,因為江綿恆在幕後插手很多事情,比如韓正當上常委就是江家的佈局。因為韓正是上海市委書記時,江綿恆曾找韓正說,你如果能穩得住上海,我們就會推薦你十九大當常委。這個我們《前哨》已報道過,他們完全有這個能力的。十八大常委實際上是江澤民與胡錦濤安排的,胡錦濤沒有江家的勢力大,所以這個生化所當時成立,江綿恆本身有個頭銜是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有插手一點都不奇怪。

中共無人性 製生化武器是必然

梁珍:現在有很多輿論質疑,第一,到底病毒的源頭是否來自實驗室?第二,它是不小心洩漏出來還是在製造生化武器,以中共的本性來說,它是否真的會做這個事?

劉達文:絕對會,中共是沒人性的,有甚麼不可能的。但是如果說它有意洩漏的,這就要找原因,為甚麼要有意洩漏,目的何在,當局也不想搞亂全國。

我覺得有意洩露的可能性不大,如果是實驗室洩露出來的,我傾向是疏忽,即不是有意洩露。因為中國官場貪污腐敗,已經全面淪陷,所有都是利益關係,央視前名嘴崔永元最近在網上有一篇文章,講到這個病毒在實驗室洩露的問題。其中他就談了兩個個案,一個就是安徽省,一個女學生在大學畢業前到過實驗室實習,不小心就中招染了病,發病後去了醫院,後來死了,她媽媽都不知道她女兒究竟是甚麼病致死。另一個案是一個省的廳級貪官,涉案金額2千多萬,其中排查出就有八、九百萬是變賣實驗室那些設備得到的贓款。還有的將實驗室的動物賣到農貿市場的那些野味商舖。實驗室做實驗的動物,肯定很多是帶病毒的,應該人道毀滅的,賣給市場,不小心就可能有人中招。這個是官方查出的貪官做的事。武漢的研究室有沒有這些問題,我覺得有可能。

廣東假防疫之名強徵私有財產

梁珍:廣州開始動用私人財產去抵抗這個疫情,其實你覺得這一個會是甚麼信號?

劉達文:這個就是中共一種無恥的傳統。作為一個大國,作為一個廣東省,廣東省的經濟實力超過俄羅斯,為甚麼不用國家的錢,卻充公人民的私有財產來對抗肺炎?這個就是中共的傳統,不尊重私有財產,它就覺得所有東西都屬於黨的,這個就是中共最無恥、最無恥的罪狀之一,這個反映出,錢留給黨,充公人民的財產。對民企也一樣,不夠錢用了,就打民企的注意,所以有個民營企業家講出了真話,說共產黨對這私營企業的態度是:「消滅我們,是它的理想;重視我們,是它們的需要。」就是這樣,需要你的時候,說你好;不需要你的時候,就消滅你。共產黨對私人財產的態度就是這樣。

梁珍:會不會將這一套也搬來香港?

劉達文:香港,它就比較難的,群情洶湧和世界看著它,我估計習近平不夠膽做這件事,雖然他心裏這樣想。其實他對美國的態度和對民營企業一樣,需要的時候就重視中美關係,不需要的時候想美國死,就這麼簡單。

命喪疫症者多親共  因果報應合符邏輯

梁珍:現在中招或者死亡的個案陸續傳出來,見到很多都是一些高官,第一個死亡的就是武漢的宗教事務局局長,他打壓法輪功;香港第一個死亡的,是撐警人士。

劉達文:這個就牽涉因果報應,因果報應就合乎邏輯,即是人的心態怎樣,就決定他的情緒,情緒影響健康。就是做了虧心事的人,為甚麼容易得病,就是他心理不健康,心理不健康就影響他的免疫力、抵抗力,這個很明顯。

中國醫療開支極低  中共邪惡體制沒得救

劉達文:還有一點很重要的,武漢災疫的最終原因,就是中共體制的問題。因為中共的經濟實力已經是全世界第二,但是中共花費在醫療衛生的費用佔國民生產總值比例僅4.6%。

全世界醫療衛生的開支佔國民生產總值比例是分三個等級的:最高級是第三級,佔國民經濟總值10%以上的,北歐有些國家甚至佔到12%、13%都有;第二個級別是5%至10%,資本主義國家一般經濟體,這是最龐大的數量;第一最低等級是5%以下,中國在世界100多個國家之中排名在第145位,佔的比例是4.6%不夠5%,你說多醜陋呢?!這麼大的經濟體居然用這麼少的錢來關照國民的健康?這麼少的錢又給那些高幹特權醫院佔用了大部份,所以每個國民分攤很少。為甚麼這次武漢疫情搞到中國如此被動,全國醫療器械保障物資短缺,就是因為國家花在醫療衛生的費用太少,沒有儲備,一有風吹草動就暴露出來,好像游泳時潮水一退誰沒有穿褲子看得清清楚楚,這是中共體制問題。軍費開支這麼多,為甚麼不將兩艘航母開到武漢去呢?航母有甚麼用?花那麼多錢搞國防,搞維穩。

中國有新三座大山:醫療衛生、養老和教育,這是同世界文明接軌的,如果這三個領域的開支大,這個國家就強大。中國這三方面都非常薄弱,教育只佔個國民經濟總值4%左右;養老大部份是推給個人,國家就不想用錢。可以看出這個政權多邪惡,與文明作對,完全不顧人民死活。1月初的時候武漢疫情洶湧,國家撥了10億人民幣去資助武漢,武漢有網民計算了一下,算出來等於每個湖北人只有16元,還不夠買一斤菜。當時中共捐了30億美金去非洲,武漢才10億人民幣,可見這個政權多邪惡。所以有一套電影說,出來混,早晚都要還的。這個武漢肺炎,就是中共要還的,不過民間的代價非常慘重。所以這個政權它不滅亡也是沒法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