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已經簽署了《生物武器公約》 (Biological Weapons Convention),但他們對這一點並不是很在意。中共政權正在研發生物(細菌)武器,來自中國的致命病毒或許就可以證明這一點。

關於這一點,斯蒂芬‧莫捨(Stephen Mosher)在英文《大紀元時報》發表的一篇專欄文章中寫道:

「中共軍事醫學科學院(China's 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 Sciences)副院長賀福初就曾在2015年公開表示,生物材料是新的戰爭的『戰略制高點』。」

「中共解放軍的將軍、前國防大學校長張仕波上將在他2017年的著作《戰爭新高地》(War's New High Land)一書中則更進一步聲稱:「現代生物技術的發展正逐漸顯示出其擁有強大的進攻能力的特徵」,包括潛在的「針對特定民族的基因的攻擊」。

「非常清楚的是,張將軍所說的就是能殺死其它種族的人的生物(細菌)武器,同時使自己種族的人能夠對之有天生的或者後天獲得的免疫力。」

中共聲稱對所有祖上與中國大陸有關係的人擁有領導權。同時,在近年來,這個共產黨政權還越來越多地僱傭了與中國大陸並沒有任何民族、血緣關係的人士。美國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查理斯‧利伯(Charles Lieber)教授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利伯被形容為「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傑出的科學家之一」。但根據執法部門針對他的起訴書中的內容,在同意於2012年至2017年間在武漢工程大學(Wuha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擔任「戰略科學家」之後,他收到了中共支付的7位數的未公開的報酬。

對利伯爾的起訴是與針對另一名中國學者鄭早松(Zaosong Zheng,音譯)的起訴同時宣佈的。鄭早松於2018年獲准在位於美國波士頓的貝斯以色列醫學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進行癌症研究。第二年,他因試圖將研究樣品走私出境而在美國被捕。

此外,還有一起向中共走私美國的半導體晶片的陰謀被破獲。這個竊取計劃是由美國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California)洛杉磯分校(UCLA)工程學系兼任教授石怡馳(Yi-Chi Shih,音譯)策劃的。他很清楚地知道,這種晶片在軍事領域的導彈和戰鬥機方面的用途巨大。在2019年的一份聯邦起訴書中,石怡馳被判犯有所有18項罪行,並面臨法定最高刑期219年的監禁。

為了竊取美國的研究和技術,中共策劃了眾多的陰謀,而且仍有眾多的中共特工在為此繼續行動中。為了維持我們殘存的大學體系的曾經的輝煌形象,我們的大學高級管理人員在對外誇耀著,他們是如何對敵人的滲透保持著開放。

這些大學校長們喜歡吹噓整個教育科研系統的開放性,並以懷疑的眼光看待任何想要限制對秘密研究領域的接觸的人士。

加州理工學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院長托馬斯‧羅森鮑姆(Thomas Rosenbaum)在接受NBC新聞頻道採訪時聲稱:「我們最大的優勢就是我們的開放性,」而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中國問題研究所(Kissinger Institute on China)負責人羅伯特‧戴利(Robert Daly)則將對中共的間諜活動的警惕和懷疑比作是麥卡錫主義。

此外,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校長李‧博林傑(Lee Bollinger)還撰寫了一篇專欄文章,認為儘管美國維持對網絡安全和生物恐怖主義等領域研究的控制是重要和正確的,但「學術研究的目的就是共享。」因此,美國追捕留學生間諜就是錯誤的,中共可以去利用偷來的美國學術研究成果,但美國大學把這些成果留給美國自己就是不對的。

儘管也有關於俄羅斯、古巴、伊朗和北韓在我們的由政府資助的研究設施中尋找目標的類似的間諜故事,但中共是一個最引人注目的例子,美國大學只是其實施無數間諜活動的目標之一。

中共的間諜行動是最重要的,因為他們完全掌控了自己的體制,並且他們手段超群。與此相比,伊朗人甚至都無法將火箭送入軌道,他們剛剛完成了連續三次的火箭發射,而且連續三次失敗。

另一方面,儘管我們曾花了近80年的時間來同克格勃和格魯烏進行對抗,但現在,我們好像已經不會開展反間諜工作了。這是怎麼回事? 我們最好把這個工作重新做好。否則,我們將不得不去面對中國的共產主義政權所爆出的生物武器。而且我們的大學科研體系還正在為他們服務著。

學術研究成果並不是一定要分享給所有人,起碼不是全部都要進行分享。

作者簡介:

本文作者邁克爾‧萊丁(Michael Ledeen)是「保衛民主基金會」(Foundation for Defense of Democracies)的自由學者。他曾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務院和國防部的顧問,以及美國國務卿的特別顧問。他是35本書的作者,最近還與退休中將邁克爾‧弗林(Michael T. Flynn)合著了《戰場:如何贏得對抗激進伊斯蘭及其盟友的戰爭》(Field of Fight:How To Win the War Against Radical Islam and Its Allies)一書。

原文Sharing Academic Research Could Be Deadly, as China Develops Bioweapons 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