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華南海鮮市場並不是瘟疫的源發地

國際醫學權威期刊《柳葉刀》1月24日曾發表有關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論文《新型冠狀病毒(中共肺炎)感染患者的臨床特點》,該論文披露了武漢最早收治的41名患者的情況,其中第一宗患者出現在12月1日,並無華南海鮮市場接觸史;而全部41個確診感染中共肺炎的病例中,共有14例與華南海鮮市場無接觸史。據此論文第一作者、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認為:「從現在整個發病情況來看,海鮮市場已經不是唯一的暴露源」。

然而除了武漢的少數醫生,或者可能還有少部份官員知情之外,疫情在發生之初的消息是根本被封鎖的,沒有政府通告,沒有媒體報道,直到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才突然對外通報武漢有27人感染「病毒性肺炎」,而這27人均與「華南海鮮市場」有密切接觸史。

現在看武漢衛健委的通報明顯在有意撒謊,因為作為當地主管衛生與健康事務的政府部門,不可能不知道金銀潭醫院最早收治的那些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的病例。那麼武漢衛健委為甚麼要撒謊呢?這個通報非常像有意要將人們的關注點引導到「野生動物是病毒唯一傳染源」這一有偏差的認識上來,這一做法非常像是在有意藏起那幾名早期與南華市場無關的感染者。

對於沒有華南海鮮市場暴露史的這些早期患者,特別是論文中提到的12月1日確認的第一位肺炎患者,他們在發病前都曾經有哪些行動軌跡,卻沒有任何信息披露,全世界的人都被蒙在鼓裏。《柳葉刀》那篇論文的作者們,以及金銀潭醫院的臨床醫生們,應該是很容易搞清楚這些病例的一些基本情況的,尤其是與被感染有關的信息,但為甚麼這些重要的信息卻完全封鎖起來了呢?最大的可能是——醫生與專家們知道,卻不能說,在中共控制的大環境下,中共不許說的,誰說了都會引來殺身之禍。

當然在謎底揭開之前,這一觀點只能叫做一種合理的推論,但是,圍繞「中共肺炎源頭」這一問題,蹊蹺的事情,或者說引起人們懷疑和猜測的事情還有很多。

二.疑點一:拒絕美國專家入境協助消滅疫情

從今年1月初開始,美國一直積極表示願意派CDC(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專家去中國幫助應對疫情,但一個多月過去了,這種積極的表達至今沒有得到中方的回應。美國的這批專家中有流行病學專家、病毒學專家、傳染病控制專家、隔離專家,他們都是各自領域的頂級科學家,他們的參與毋庸置疑會對對抗疫情有極大幫助。彙集各路精英早日結束疫情,這不僅關係到億萬中國人的性命,還關係到全人類的健康,中共對美國專家的拒絕顯得極不可思議。2月14日,白宮首席經濟顧問拉里·庫德洛表示對美國專家赴華計劃仍未獲中方批准感到「失望」。

面對中共這種匪夷所思的態度,只有一種解釋是合理的:那就是除了嚴峻的疫情以外,還有中共政權更看重的東西,而它卻又是不能示人的,中共要掩蓋它在此次瘟疫面前犯下的錯誤甚至罪行。

這錯誤或罪行只可能是兩個方面的:1.為避免全民恐慌和逃避追責,向中國民眾和全世界隱瞞疫情的嚴重性。這一事實隨著事態發展到無可收拾,已經成了紙裏包不住的火,漸漸的必然會被所有人識破。那第2個方面,就是這場大瘟疫的源頭,它並不是野生動物對人類的感染,而是由某種人為因素造成。一旦美國專家進入中國與中方機構合作研究病毒的時候,勢必會破解這一恐怖病毒的真正源頭,到那時,很可能中共的威信以至執政地位都受到嚴重的威脅,這才是它最最害怕的。

三.疑點二:拒絕管軼參與 證據不足依然認定華南海鮮市場為病毒源頭

同樣的理由,也可以解釋執教於香港大學的微生物專家、病毒研究領域的權威科學家管軼先生在大陸的種種遭遇。剛一聽說中共肺炎可以人傳人,1月21日,管軼即帶團隊去武漢希望參與到疫情的防控工作之中,但「因為種種原因,沒有甚麼進展,反而吃了不少閉門羹,願意合作的科研機構並不多」(《財新網》採訪),僅呆了一天,22日他就極失望的離開了武漢。《財新網》隨即採訪了管軼,管軼說出了很多他難以理解的問題,其中很主要的一點,就是「最可怕的是,病毒的源頭都已經被銷毀得乾乾淨淨!」。「當時華南海鮮市場封掉、洗地,『犯罪現場』都沒了,沒有證據不能破案。」「追溯動物源是個比較複雜的過程,我不可能隨便找到一個帶有病毒的動物就把它歸咎是元兇,需要規模和體系等科學分析。」

管軼明確表示他的兩個嚴重不解:「1. 當地人為何如此麻木?2. 有關部門為何急於抹去病毒發源地的證據,使得專家無法尋找樣本進行化驗研究,又怎麼能夠找到根源對症研發解藥呢!」(引自《鳳凰網》的採訪)

關於查找病毒的源頭,來自於中國大陸的官方信息有以下兩條:

2020年1月1日上午8時,中國疾控中心病毒所研究團隊赴華南海鮮城,針對病例相關商戶及相關街區集中採集環境樣本515份。同一天,華南海鮮市場貼出休市公告,隨後進行了徹底的環境衛生整治。1月12日,病毒病所專家再次到華南海鮮市場採集野生動物販賣商舖相關標本70份。1月26日,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病所宣稱,該所首次從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中共病毒核酸,並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這些陽性樣本分佈在市場上的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值得注意的是,此消息在中共喉舌新華網上的登載已被刪除。)

但是在1月20日,在針對「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又俗稱武漢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有關防控情況的記者會上,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卻說:「我們在野生動物銷售的環境裏檢測到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當然傳染源還不明確,找不到具體是哪個動物。新型冠狀病毒……過去我們知道……都是從某個哺乳動物、野生動物傳來的,中間有一個宿主,然後再感染人類。過去是這麼一個規律,……根據它的特點,根據它的相似性我們推測會有野生動物在裏面起了很關鍵的作用,所以我們做了溯源動物。」

這兩則消息結合起來,得出的結論是:中國疾控中心從華南海鮮市場提取出了中共病毒的樣本,但卻並不知道是哪種動物攜帶的病毒。他們只是根據以往的經驗,病毒會從動物傳染給人類,所以推測此次的病毒源頭也是某種野生動物。這樣的結論殊不合常理,提取樣本的主要目的不就是為了尋找病毒的動物宿主嗎?沒有找到宿主怎麼能允許封掉和徹底清洗海鮮市場?不知是何種動物是宿主的病毒樣本,難道僅僅是為了證實這個病毒確實是從華南海鮮市場流出來的嗎?這種證實對於防控疫情有甚麼實質的意義?

它的意義只有一個:那就是繼續掩蓋早期臨床病例中最早的患者與華南海鮮市場根本無關的事實,這是一個國家疾控中心不可能不知道的事實。但他們在有意的向公眾撒謊,誤導公眾,他們在繼續掩蓋疫情的真正源頭。

管軼來到武漢是1月21日,從他後來的採訪內容來看,他很可能對中國疾控中心去華南海鮮市場採集樣本一事毫不知情,或者即使知道此事,也完全沒有了解這兩次採集的具體情況和研究的結果。他說沒有甚麼機構願意與他合作,不知這些機構裏是否有就有中國疾控中心病毒研究所。疾控中心為甚麼要排拒一個非常權威的、經驗非常豐富的科學家的參與呢?這難免讓人生疑,畢竟在一個沒有外來人員加入的封閉環境下,漏洞、錯誤和謊言都可以自圓其說。

對於共產體制之外的人來說,共產國家的很多做法都是他們難以理解與想像的。在正常國家,科學研究不分國界,很多項目都是各國各機構的科研工作者共同去完成。即使有少數為了爭得研究的專利或成果冠名權而排斥外來專家的情況,但也斷不敢在科研上弄虛作假、糊弄敷衍,因為一旦發表的成果站不住腳,被人指出嚴重硬傷,或者是欺騙,那他的學術生涯必將遭受難以彌補的損失。但在共產國家則不同,共產國家是一個封閉的體系,在這個體系中,共產意識形態和政權獨裁統治的重要性遠遠超過科學研究的真實與嚴謹。只要對其意識形態和政權統治有利的,哪怕不學無術,哪怕撒謊成性,依然可以被捧成科學權威、學科專家。即使在國際上沒有學術地位,在共產系統內照樣可以身居高位。管軼身在香港,對中共來說就是其體制之外的人,有用時可以利用,當中共要撒謊時,這樣的科學家就得踢開。

四.疑點三:武漢病毒研究所的一個主要研究方向即為多種中共病毒

伴隨著疫情的逐漸顯露,坊間開始流傳病毒可能與「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的說法。當發表於《柳葉刀》的那篇中共病毒臨床研究的論文被披露出來之後,更是引來輿論的爆炸。人們在譴責中共相關機構隱瞞疫情導致擴散的同時,更加確定病毒源自於華南海鮮市場的說法站不住腳,於是更多關注的眼光投向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中科院位於武漢的病毒研究所是中國唯一一個擁有P4級別生物實驗室的機構,「P4」是生物安全實驗室的最高防護級別,專用於研究高度危險、至今無已知疫苗或治療方式的病原體。

中共病毒是不是從武漢病毒研究所洩露出來的呢?人們的懷疑有如下的證據支持:

1.武漢P4實驗室的建造可能沒有達到安全標準,並帶有軍方色彩。據法媒介紹,病毒研究所本是中法合作項目,原定由法國一家建築設計所負責建造,但最終中共官方卻讓中共軍方控制的一家公司施工。雖然法國提供的是一種層層負壓的安全設計,以防止微生物外洩,但因為是中方施工,很可能會秘密加上一些軍方需要的其它設計,再加上一個腐敗透了的體制根本難以保證施工過程中不偷工減料,這勢必會給實驗室日後的工作帶來嚴重的安全隱患。

2.實驗中發生事故造成研究人員感染或病毒洩露,對病毒研究者來說並不是一個概率極低的事件。比如據國際生命科學期刊《科學家》2004年報道,當年北京專門研究非典病毒的實驗室就造成了兩次病毒洩露並感染的事件。

3.中科院新發和烈性病原與生物安全重點實驗室主任、P4實驗室副主任石正麗及其團隊長期研究冠狀病毒,她的研究方向及研究成果令人不安。石正麗多年來一直致力於蝙蝠攜帶的冠狀病毒如何可能跨物種傳播的研究,這種研究體現在她近十年來發表的數篇論文中。近期被人們談論最多的,就是她在2015年11月發表於《自然醫學》雜誌上的論文,論文宣稱她的團隊成功製造出了一種嵌合病毒,亦即人工合成病毒。這個病毒骨架是SARS病毒,但其表面那個關鍵的S蛋白,被嫁接了一種在中國馬蹄蝠身上發現的冠狀病毒的S蛋白。這個雜交病毒立即表現出跨物種的強大傳染力。在實驗結果中,感染了這種「合成」病毒的小白鼠兩肺嚴重病變,無藥可治。(引述自「新唐人電視台」官網《唐靖遠快評——石正麗4篇論文隱藏甚麼重要信息?》http://cn.ntdtv.com/gb/2020/02/16/a102778433.html)

石正麗的這些成果引來很多同行的批評與警告,比如法國巴黎巴斯德研究所的病毒學家霍布森即質疑應否繼續相關的研究工作,因為這與其所負的社會風險比較,是否值得。「如果病毒逃脫了,沒有人能夠預測其發展軌跡。」2017年一篇發表於《自然》的文章警告說,武漢實驗室的科學家打算將病毒注入實驗室的動物,並警告這一做法的不可預測性(unpredictability)。類似SARS的病毒,可能會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實驗室中逃脫,該實驗室研究世界上一些最危險的病原體。(引述自「新唐人電視台」官網《病毒震央巧合?英媒關切武漢病毒實驗室與中方外洩紀錄》https://www.ntdtv.com/gb/2020/01/24/a102760400.html)然而石正麗的研究並沒有任何的停步。

今年1月23日,石正麗團隊發表論文闡述其研究成果,認為中共病毒的自然宿主很可能是雲南菊頭蝠,其研究表明中共病毒與2003年非典病毒(SARS-CoV)的基因序列一致性達79.5%,與雲南菊頭蝠(亦稱馬蹄蝠)中存在的RaTG13冠狀病毒一致性高達96%。

依據醫學常識,蝙蝠病毒必須經過更大的哺乳動物作中間宿主有一個基因變異的過程,才能感染人體,但這次疫情至今沒有找到從蝙蝠到人類的中間宿主。甚至很奇怪的,似乎也沒有人真正想去找這個中間宿主。就很難排除人們有一種大膽的猜測:莫非真的生產出了一種從蝙蝠直接感染給人的合成病毒,而這病毒又洩露了?至少,這種猜測是合乎邏輯的。

4.「零日感染者」黃燕玲。2月15日,網絡上忽然傳最早的一例中共病毒感染者系武漢病毒研究所女研究生,名叫黃燕玲,傳說她因為實驗時被洩漏的病毒感染死亡。這一說法隨即遭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否定,也有自稱是黃所在公司總監的人在網上「闢謠」,然後又有自稱為「黃燕玲本人」的人在微信與QQ群中以文字形式的「闢謠」。但網友們也在傳關於黃燕玲的個人信息,包括照片都已經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官網上刪除了,只留下三個字的名字。她的論文也都被刪掉了,而她同學的簡歷和論文卻都在。所以黃燕玲的事是不是真的空穴來風,還有待時間來證實。

五.疑點四:權威病毒學家突然離世,似有意阻斷對疫源的調查

鑒於中共病毒是否人工合成的問題多有爭議,白宮於2月初宣佈召集美國一些科學家對此問題做正式的科學研究。正值此時,冠狀病毒與愛滋病毒研究的權威、加拿大溫尼泊的國家微生物實驗室科學總監弗蘭克·普魯默(Frank Plummer)在非洲離奇死亡,死因不明。他所在的實驗室在2019年7月發生過邱香果偷取冠狀病毒的生物戰間諜案,他是調查此案的一個關鍵人物。他的去世在時間點上非常可疑,因為他的離世,上認的兩宗調查都缺少了一個重量級的人物,而這兩宗事件之間又很可能潛藏著某種聯繫。不能不讓人懷疑他的去世可能是謀殺。

前文中已經提到,武漢病毒研究所從建立那一天起就帶有軍方色彩,據英國《每日郵報》1月23日報道,《自然》雜誌在2017年2月就引述過某專家的質疑,中共當局除了建武漢病毒研究所之外,還計劃要建類似實驗室五到七所,這對於科研來說顯然已是一種過剩的配備,專家擔心這可能是用來開發生物武器。軍事上的瘋狂與非人道,是中共在軍事上體現出來的特點,人們必須清楚:中共做惡是沒有下線的。

綜上所述,我們可以發現,雖然要找到武漢瘟疫的源頭,就好像在偵破一個撲朔迷離的案件,但有一點基本是明確的,那就是真相一定是被隱瞞了,華南海鮮市場只是用來迷惑世人的一個幌子。但是越費心掩藏,越可見真相的性質一定很嚴重,牽涉的背景一定很深。我們幾乎可以確定,國家衛健委、武漢衛健委、國家疾控中心、武漢與湖北的一把手,甚至應該也包括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他們都在第一時間知道了事情的真實情況,但他們都選擇了向公眾隱瞞,向世界撒謊。至於他們把實情上報給了中共政權的哪一層、哪一個系統、哪一個部門,這個還不好下判斷,但無論是誰,無論他是有意還是被迫,如果他知道了實情卻沒能向公眾坦白,他都是在犯罪。因為正是要掩藏疫源的真相,才導致在疫情的早期封鎖消息,才不敢公開傳染的嚴重性,才不得不拒絕境外的科學家參與到疫情的防控工作中來。這樣做的代價就是病毒的肆虐、疫情的爆發,是無以計數的中國人與各國民眾的生命受到瘟疫的威脅,這不是犯罪嗎?!

正常人的觀念裏,人的生命是極其珍貴的,不可想像人為了權勢與地位,就可以無視千千萬萬個生命的毀滅,但是中共的黨徒們卻可以這麼做。今天的中國,中共惡靈依然囂張,它抓住人們心中的恐懼、貪慾、自私、冷血這些弱點,牢牢控制著這些人為其服務。在被中共控制的人的頭腦中,強權壓制公正,謊言替代真話,百姓如同奴隸,而政權的穩定壓倒一切,這樣反人類的觀念他們卻視為正常,其實他們已經自絕於人類了。這次的瘟疫大爆發,同時也成了中共政權積壓已久的矛盾與醜惡的集中的大暴露。這一過程中,在在都體現出中共政權的無能、無恥與邪惡,無時無處不上演著它的罪惡,而對於疫源的隱瞞,暫時還是這罪惡的冰山水下那部份中的一塊,相信很快,它的真相就會浮出水面,那一定會是一個令全世界震驚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