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意大利留學的劉夢迪(Liu Mengdi,音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在武漢的親人遭受武漢肺炎(中共肺炎)的折磨。當她在網上求救時,卻被警告停止張貼求救信息,只能貼積極信息。

劉夢迪表示,這次疫情讓她原本深信中共宣傳的武漢家人改變了觀念。

劉夢迪從未想到,自己的家人會感染病毒,也從未想到會在極短時間內失去她最親愛的外祖父,更沒有想到的是,原本健健康康的父親目前病情危急。

從樂觀到失望 劉夢迪感到失落和氣憤

據英國《衛報》報道,25歲的劉夢迪過去幾周一直在寫日記,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正在肆虐她的家鄉武漢。

「今天是武漢封城的第六天,我原以為我的家人被禁止外出,至少會安全些,我從未想過他們將無法逃過此劫。」劉夢迪在1月29日的日記中寫道。她人在意大利就學,今年是大學的最後一年。

她54歲的父親劉道玉(Liu Daoyu,音譯)出現了喉嚨痛和咳嗽,已被確診感染中共病毒。她90歲的外祖父雷如廷(Lei Ruting,音譯)出現了更嚴重的症狀,發燒再加上呼吸困難。

「家庭中的每個人都極其擔心。」 劉夢迪寫道。

劉開始還比較樂觀,相信一切最終都會好起來的,她感謝那些在前線抗擊病毒的人,同時也感謝給她家提供幫助的人。

三天後,這種樂觀情緒消失了。「北京時間2020年2月2日下午3點08分,我的外祖父因患有『未知肺炎』去世。他上個月剛剛過了90歲生日。他一直都是很健康的。」劉夢迪悲傷地寫道。「遠不止悲傷,我感到失落和氣憤。」她說。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自從去年12月在武漢爆發以來,已經導致大量人感染和死亡。《衛報》稱,武漢大量家庭不僅僅失去了所愛的親人,還在苦苦掙扎著能讓病人得到治療。劉夢迪的家庭就是其中的一個。在外祖父去世前幾天,他整夜發燒,從床上摔下來。當親戚們呼叫救護車時,他們被告知送他去醫院沒有用。

「如果他確實感染這種病毒,那對他甚麼也做不了。送醫院,那裏沒有人照顧他,可能會更糟糕。」劉回顧她家人得到的建議說。

按照指示,她的家人聯繫了當地居民委員會。居委會是專門負責安排對病人進行檢查、隔離並送至醫院。但劉家沒有從居委會得到任何幫助。最後,劉夢迪把她家人的情況在微博上發佈出來,懇求幫助,還聯繫了當地媒體。

最終,醫護人員來到他們家中,從她的外祖父那裏採集了血樣,並建議他找個地方進行全面的診斷檢測,但用於病毒測試的檢測試劑盒整個城市急缺。

與此同時,劉家被當局要求停止在網上張貼有關求助的信息,只能張貼「積極」信息。

劉家的一名記者朋友最後幫忙找到了一家有檢測試劑盒的醫院,看到外祖父在醫院中的照片和影片,劉夢迪終於鬆了一口氣,因為知道外祖父找到了醫院。但沒想到第二天,外祖父在診斷結果出來之前就去世了。在一個短暫的儀式後,他的遺體就被立即送去火化。劉家不許隨行,也不許收回骨灰。

「外祖父真的是一個很堅強的人。我們知道他一定遭受了很多痛苦,但他仍然堅持著,並假裝自己很好。」劉夢迪說。「在他的檢測結果出來之前,他再也無法撐下去了,最後閉上了眼睛。」

父親從一個健康人變成病危之人

現在,劉夢迪的家人正在為挽救她的父親而戰。由於醫院超負荷,病人被趕走、並讓在家進行自我隔離的現象在武漢越來越普遍。在家隔離通常的結果就是使家中其他人感染。

劉夢迪的父親和外祖父到底是怎麼感染病毒的,他們還不知道。但在武漢封城之前,她的父親和外祖父拜訪了朋友和鄰居,這些人後來被發現感染了病毒。

劉夢迪的父親自1月29日起住在了醫院,他們設法通過家人的朋友找到了一張床位。為了得到診斷,他之前必須步行來往醫院,在發燒的情況下要行走大約18哩。

劉夢迪說,醫生說父親是病房裏最開朗的人。他告訴家人,最多三周就會好起來。父親是個非常活躍的人,不喝酒也不吸煙,每周要打3次羽毛球。每天總是步行10,000步。

「他今年54歲,但每個人都說他看起來像40多歲的人。」劉夢迪說。當他第一次入院時,劉夢迪還特意問醫院工作人員是否可以給父親兩個午餐盒,因為他平時的胃口很好。

但夢迪沒有想到的是,父親的身體狀況急遽惡化。在2月10日,他的生日那天,夢迪製作了一個影片,影片中有來自全球的朋友祝願父親早日康復。但那天,醫院讓夢迪的母親在一份證明病情危急的表格上簽字。

後來,夢迪的母親告訴她,父親的肺部已經停止了運作,現在在重症監護室。

劉家對當局的觀念在這次疫情中發生變化

就像許多武漢居民在親人病倒時只能眼睜睜無奈地看著,劉家的觀念在這次疫情中已經開始轉變。劉夢迪對於當局警告她不能在網上張貼信息特別感到生氣。

「我甚至都不能尋求幫助?」她在一篇日記中寫道。

本月初,她的微信帳戶已被封。她懷疑是因為她發佈了有關病毒的信息。她父親的手機似乎已被人拿走了。她無法再和他通話。

她說,這場病毒已經開始讓她家中的一些人懷疑當局所報道的信息。

「過去,我的家人總是100%的相信國內報道。甚至當我告訴他們有關海外的(不同)報道時,他們從來不信我。」劉夢迪說。她已經在意大利居住了六年。

「在疫情爆發後,他們表示,以後會相信我的。」

《衛報》稱,儘管在全國範圍內實施了嚴厲的檢疫措施,但疫情沒有減弱的跡象。這次疫情激發了一股對於執政的共產黨來說,已經到了危險程度的公眾憤怒。

報道說,民眾對地方政府對應疫情反應的遲鈍感到憤怒,讓病毒傳播數周後,才開始通知。像劉夢迪這樣的普通民眾對政府讓武漢民眾在疫情中掙扎而感到憤怒。

儘管中共領導人承諾要贏得對抗病毒的「人民戰爭」。但聖地牙哥加利福尼亞大學中國問題政治學專家Victor Shih說,「在他們(民眾)的心中,許多人已經失去了『只有黨才有能力治理中國』的信念。如果這是真的話,隨著下級官員和人民的被動抵制,政府法令的效力將隨著時間而下降。只有時間會給出答案。」

劉夢迪希望父親能夠早日康復,並希望她可以帶父親來歐洲放鬆一下。

劉夢迪的家人仍未從失去外祖父的悲傷中走出。她的母親經常流淚。劉自己很難將精力集中在意大利的學業上。她在那裏學習建築,同時也在實習。她想要回家看家人,但母親說,回家不安全。

劉家大約有20名成員,彼此關係非常密切。她與外祖父最後僅有的幾次交談中,他在電話中笑著,並告訴她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永遠不會忘記外祖父為甚麼會死。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微笑。我祝願親愛的外祖父一個安全的旅途。」她在外祖父去世那天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