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庫當然是應急儲備,戰時用於軍隊和百姓之需,平時用於災難救助,是明顯兩大用處。

中共國國庫每到關鍵時候都不酷。人為「大饑荒」年代餓死數千萬人不見國庫開倉放糧,當時卻見國庫援助非洲糧食;南方「大雪災」人們被困連空頭食品這樣基本救助也不見;一九九八年大洪水弄了個全國性捐款,從此中共把民間同情行為的自願捐助,變成了官方無恥習慣性號召或示意;汶川地震全國大肆鼓動民間捐贈;後來每出現大小災害,地方官宦就自動號召民眾捐助,許多地區作為「政治任務」規定捐款數額,所謂政治任務就是強迫性捐贈,很是無恥。

很多地方和很多單位規定既要捐款還要捐物,也不給捐贈人和捐贈單位任何憑證。是否有趁機發國難財的個人和單位呢?不然為甚麼大肆號召蔚然成風而不是自願呢?官方也公開報道過官員貪污救災款。改革開放所積累的龐大國庫、雄厚財力,為甚麼號召捐贈呢?而且社會主義有個很大優越性之一據說是「能夠隨時集中調動財力物力辦事,是萬惡資本主義社會無法比擬的」,那調動各方財力輕而易舉為甚麼非搞甚麼捐贈?

現在的武漢嚴重疫情同樣不見國庫發揮應有作用,「厲害國」可以對非洲一擲六百億,對武漢僅投了十個億。前方醫護防護服和口罩都奇缺,生活物質貧乏,武漢紅十字會竟然「明搶」中外的捐贈,讓人深度懷疑其目的。廣東省居然授權政府可以「徵用個人財產」抗疫。廣東省改革開放最早應該是最有錢的省份,庫存哪去了?財政哪去了?武漢直到封城多時也不見官方集中財力物力支援的社會主義優越,倒是民間先行積極支援,還必須經紅十字會盤剝後緩慢地才到醫院或不到醫院。

疫情尚未出現真正拐點,當局就要求陸續開工生產。一個號稱第二大經濟體的「厲害國」,怎麼不敢向國人宣佈「民眾可以安心在家躲避疫情,我國半年不生產照樣正常生活」。日常為佔領國際市場的常態化「出口補貼」,補貼國內人民就不行了。人民納稅補貼出口賺了美國和西方人的錢,難道都補貼非洲和給官員共產了嗎?

國庫無用只能說明:要麼被貪空,要麼「寧給外鬼不餵家奴」。尋常百姓每每遇到困境休想指望「共了人民產」的政府,如此對待百姓如果發生了戰爭,老百姓會再繼續甘當炮灰?百姓每每遇到困境中共維穩卻能迅速跟上;媒體作秀擺拍忽悠人民輿情能迅速跟上;百姓困難的解決卻不能迅速跟上。這就是中共的「為人民服務」和「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如果中共「解放」了台灣,台灣與大陸就是一個命運,其國庫也會照樣掏空或不餵家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