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是神的造化」,「展現正義最終戰勝邪惡」,「演員身手矯健、體能超凡」,2月14日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伊利諾伊州羅斯蒙特劇院(Rosemont Theatre)的第二場演出再次爆滿,各界精英紛紛慕名前往觀賞,並發出如是讚歎。

心理醫生:神韻是「神之造化」

擁有自己診所的心理醫師Todd Lendvay盛讚神韻是「神的造化」,「舞蹈非常純淨,演員非常快樂。這正是神所希望的展現。」

他表示,「整台晚會中,陰和陽的能量貫穿其中,不同的服裝、多樣風格的舞蹈以及變化的編排,皆展示了對神的崇敬,其內在有一種安排。」他認為「這應該就是天堂的樣子」。

Lendvay說,神韻展現的古老傳統文化中的智慧正是當今社會所缺失的,「我們需要她(神韻),這是我們所缺乏的,給當今的社會問題提供了答案:去古老的智慧中尋找。」

神韻給人希望 傑出律師看到對神的正信

2020年2月14日晚,律師Sean O』Bryon和Natalia Poniatowska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於羅斯蒙特劇院的第二場演出。(萬樂蕊/大紀元)
2020年2月14日晚,律師Sean O』Bryon和Natalia Poniatowska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於羅斯蒙特劇院的第二場演出。(萬樂蕊/大紀元)

律師Sean O’Bryon為神韻演出所震撼,「無論你是信奉天主教、猶太教還是其它的信仰,你都能在神韻演出中找到與自己的聯繫。因為所有信仰的共同價值就是對神的正信,對自由的追求,和對未來的希望。這些價值,我在神韻的演出中都看到了,太好了。」

O’Bryon在伊利諾伊州和密歇根州都獲得所在專業的「40位最佳年輕律師」(40 under 40 Top Lawyers)稱號。他表示,神韻演出帶給人希望,「在演出中,人們的信仰遭受迫害,但是最終的結果是,一切都歸於和平,正義最終戰勝了邪惡。」

鋼琴家:修煉讓神韻藝術家與眾不同

2020年2月14日,獲獎鋼琴演奏家Monika Miodragovic在羅斯蒙特劇院觀看神韻演出。(萬樂蕊/大紀元)
2020年2月14日,獲獎鋼琴演奏家Monika Miodragovic在羅斯蒙特劇院觀看神韻演出。(萬樂蕊/大紀元)

鋼琴演奏家Monika Miodragovic尤其讚歎神韻樂團的音樂組合,「我立刻就注意到神韻的音樂,我很驚訝他們能把東西方不同的音樂組合得那麼好!」她表示,她喜愛神韻能使東西方音樂體現出各自的特色而又能相互補充的特點。

Monika Miodragovic是芝加哥哥倫比亞學院音樂系的客座教授,也是一位獲得諸多榮譽的鋼琴演奏家,曾多次在卡內基音樂廳舉辦音樂會。

了解到神韻藝術家都有他們的精神追求,Miodragovic說,她從演員身上看到這一特質,「神韻演員能不停地提升自己的道德,這使他們在很多方面與眾不同。我認為,是他們的修煉使他們能以最專注最純淨的方式把他們的藝術表現給觀眾。」

前NFL球員折服於神韻演員精湛舞技

2020年2月14日情人節當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羅斯蒙特劇院上演在當地的第二場演出。前NFL球員Tim Tyrell帶著女友Daiva Mazuolyt和她10歲的女兒一同前來觀賞。(溫文清/大紀元)
2020年2月14日情人節當晚,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羅斯蒙特劇院上演在當地的第二場演出。前NFL球員Tim Tyrell帶著女友Daiva Mazuolyt和她10歲的女兒一同前來觀賞。(溫文清/大紀元)

「演員真是身手矯健,那些高難度動作我可絕對做不來,真是令人驚歎!」前NFL球員Tim Tyrell折服於舞蹈演員的精湛技巧。

他似乎還在回憶演出中精彩的片段,「難以想像,他們怎麼可以站得筆直,連續跳起來四次,然後還能把腳抬起來碰到手,這真是令人不可思議!」

Tyrell表示,神韻演員身手敏捷,「看到他們做的某些動作,我當時就在想,『哇,他們應該可以成為很棒的外接員!』」據維基百科介紹,外接員通常是橄欖球比賽中最快速和最靈活的選手。

建築師歎服 讚水袖舞真如水般流暢

2020年2月14日,建築設計所合夥人兼財務總監(CFO)Eric Sickbert和女兒Abby Sickbert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羅斯蒙特劇院的演出。(新唐人電視台)
2020年2月14日,建築設計所合夥人兼財務總監(CFO)Eric Sickbert和女兒Abby Sickbert觀看了神韻世界藝術團在美國伊利諾伊州羅斯蒙特劇院的演出。(新唐人電視台)

芝加哥當地的建築設計所DLA Architects的合夥人兼公司財務總監(CFO)Eric Sickbert稱讚神韻演出超凡美妙,「我很喜歡神韻舞蹈演員身上散發的藝術氣息和他們的舞蹈風格。演出非常美麗,色彩絢麗,藝術家的體能和天賦都非常卓越。」

他還如數家珍地回憶那些剛剛看完的節目,「我非常喜歡水袖舞,真的感覺是像水一樣地流淌和優雅。還有那個蒙古小夥騎馬的舞蹈,他們的動作活靈活現,讓我感覺我也和他們在一起騎馬馳騁,這種體驗真是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