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2月13日,中共官方宣佈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武漢市委書記的同一天,一段微信聊天影片在網上流傳,其曝出的內容令人震驚。

該網友稱:「我的店被工商封了、關了。市場街道跟我講的,你聽好:疫情大爆發,上海三千多,但這個數字他們講不會公佈,因為市場街道是我朋友,啥時候可以開再等通知。」他還建議大家「能請假的請假,踏踏實實在家裏待著」。顯然,其所曝出的上海確診三千多,與官方13日發佈的確診313例差距甚大。除此之外,他還透露出的信息是上海官方不會公佈真實情況。

不過,該網友大概沒想到的是,其將上海官方的真實數據和想法告訴朋友後,卻為自己惹來了麻煩。當日,「高度重視」的警方很快就在第一時間找到了他,42歲的董某某,並在上海市公安局官方微博通告了此事,稱「董某某承認,因自己的寵物店被市場監督部門勸導暫緩營業,認為疫情可能嚴重,便虛構『最近上海疫情大爆發,12日有三千多例』的語音信息發至朋友微信群,後在網上造成惡劣影響。目前,警方對董某某虛構事實、擾亂公共秩序的違法行為作出行政拘留十日的處罰決定。」警方還提醒網友要「不造謠、不信謠、不傳謠」。

在中國大陸,「謠言」往往是領先的預言早已是不爭的事實,在人人自危的當下,董某某在朋友圈發佈「謠言」又是圖甚麼呢?警察為何不將市場管理員的證詞也公諸於眾呢?

而披露疫情被上海官方視為「謠言」並進行闢謠之舉,一下子讓人想到了不久前離世的武漢「吹哨人」李文亮醫生,他與其他8位醫生在12月底和1月初就披露了武漢嚴重的疫情並轉告親人朋友們多加注意後,被警方找去進行了訓誡,中共央視還公開「闢謠」。然而,事態發展證明,如果當局在李文亮等醫生發出警告後就進行防控,武漢的疫情不會發展到今天失控的地步:醫院爆滿,醫護人員、防護物資緊缺,殯儀館24小時運轉,死亡人數超過1萬……

2月7日染上病毒的李文亮醫生的逝去點燃了無數中國人的怒火,當晚,微博、微信都是國人悼念李醫生、抨擊當局的言辭。李醫生那句「健康的社會不應只有一個聲音」說出了中國人內心真正的需求。為了平息輿情,中共當局不得不放低姿態,裝模作樣的稱將派調查組調查整個事件,但與此同時,警方卻拒絕道歉,反稱自己所為合理,而網信辦也在大規模的刪除相關帖子。

毋庸置疑,李醫生之死根本就不會觸動中共,在中南海高層「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的指令下,各級官員有哪個會真正憂百姓之憂,解百姓之苦?就拿武漢疫情來說,中共再怎麼說的好聽「嚴懲瞞報」,但從中央到地方有多少還在繼續瞞報?因此上海警方步武漢警方後塵,「闢謠」並懲戒「造謠者」也就不奇怪了。

或許有的被中共洗腦的國人會反駁說:你怎麼就確定董某某不是「造謠者」?你怎麼就確定上海爆發了嚴重疫情?

筆者當然無法百分之百確定,筆者也誠摯的希望上海不要成為第二個武漢,但近日網絡上其他網友披露的消息大概可以佐證上海有多嚴重。一則是微信的截屏,上面寫道:「你們都注意一下,昨天疫情爆發上海4,000例,數字不對外公開,我疾控中心的朋友給我打電話,這幾天不要出門走動。」一則是上海同濟醫院護士長接受採訪的影片,稱來檢測的人有幾十萬。

同樣的提醒之語似曾相識,我們在武漢封城前,在很多地方封鎖前,很多人都聽到過這樣的傳聞。有的人相信了,提前做好了準備,有的人選擇相信了當局,讓自己和家人淪為犧牲品。而以上海作為大城市的體量和2,400萬的人口,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狡猾和潛伏期來推測,三千例或者四千例背後還會有多少人感染?一旦爆發,上海做好準備了嗎?上海會不會成為又一個武漢?

對此,筆者並不樂觀。要知道,被稱為「魔都」的上海是江澤民集團的老巢,正是江澤民在位期間掀起了迫害法輪功的狂濤,犯下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惡,過去十多年,江派就已經給上海帶來無數災禍。此外,上海雖然在綜合治理能力方面強於武漢,但在中共維穩高於一切的情況下,當局對疫情的隱瞞同樣會造成難以想像的嚴重後果。

最後,想問問上海人,你們是相信「造謠者」還是相信警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