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漢口監獄雖是一個新監獄,但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二十多年中,一直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酷刑迫害致死多人,至今仍然非法關押學員,並阻止家人和律師與被關押的學員會面,以掩蓋其迫害的罪惡。

湖北省漢口監獄位於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經濟開發區江達路28號,是近年由湖北省監獄管理局以前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郊外的漢西大隊監區為基礎,將前湖北省武漢女子監獄男監區搬遷至漢西大隊監區,組建而成的一個新監獄。

明慧網報道,中共在組建新監獄時,將裏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提拔陞官、加薪重用,致使裏面的警察更加肆無忌憚地替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

以下是湖北省漢口監獄組建前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

漢口監獄組建前的部份迫害案例

崔海曾在漢西大隊監區遭非人酷刑折磨 出獄19天含冤離世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只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則做好人,屢遭綁架、非法關押,兩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3年,第二次5年),被非法開除工職、剝奪了一切工資福利待遇,還經常遭到騷擾。

崔海在武漢女子監獄遭5年折磨,出獄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回家僅19天,於2018年1月1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崔海(明慧網)
崔海(明慧網)

2000年5月13日,崔海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判刑3年;2001年5月份,被送到武漢女子監獄郊外的漢西大隊(即現在湖北省漢口監獄)迫害。

當時,獄警隊長陳英體罰崔海,經常讓她罰站,一站就是兩天兩夜。有人看到,陳英讓崔海白天在烈日下罰站暴曬,晚上還故意捲起她的褲腿,讓蚊蟲叮咬她。

武漢夏天很熱,大熱天獄警陳英不讓崔海洗澡、睡覺,看崔海站了兩天兩夜後不妥協,就把攻擊謾罵法輪功師父和誣衊法輪功的標語貼在牆上,讓崔海站在中間。崔海不站,陳英就把她吊銬在鐵窗上,下銬後,仍不讓她休息。

就這樣,連續八天八夜不讓睡覺,崔海雙腿從膝關節以下腫得很厲害,雙腳腫得穿不進鞋,上樓、上廁所都非常艱難,連服刑人員也看不下去了。有個服刑人員偷偷給崔海一雙40多碼的鞋,她才勉強穿上。

之後,獄警強迫崔海下地幹繁重的農活,從早晨6點開始幹,中午也不讓休息,到中午11、12點時,整個田間就她一個人在40℃的高溫下幹活。獄警還特意找了一些心思歹毒的犯人在樹蔭下監控崔海幹活。那些犯人在樹蔭下還喊熱得受不了,在那裏罵罵咧咧,下午又接著強制她幹活。

不論中午、晚上、半夜,別人休息的時候,獄警就強迫犯人放誣衊法輪功的洗腦節目。那時,只要央視「焦點謊談」插放攻擊、誣陷法輪功的內容,就強迫崔海看,並組織七八個犯人對她進行圍攻,然後一遍又一遍地逼她寫所謂「認識」,每天直到深夜2、3點才讓她休息。

第二天早上5點多鐘,她起床後又繼續遭受相同的迫害,持續了整整一個夏天,長達四個多月。崔海被折磨得只剩下一層皮。有人說,她被曬得黑成只看得見眼白了。

漢西中隊一個姓張的指導員對崔海說:「你不轉化是出不了監獄大門的,現在是四個犯人包夾(監管)你;不行,加到六個、八個,日夜輪流整你。我們這裏有的就是犯人,我就不相信你是鐵打的。」

許光臨遭武漢女子監獄男監區酷刑折磨致死

 許光臨(明慧網)
許光臨(明慧網)

許光臨,男,33歲,湖北省武漢市蔡甸區侏儒鎮侏儒醫院職工。1995年,在湖北中醫學院上大學時,他開始修煉法輪功。

1999年「7.20」法輪功遭受迫害之後,他兩次去北京上訪。2000年3月,他在法輪功學員家交流時被非法抓捕。他絕食抗議迫害,遭看守所強行灌食,鼻孔、食道、胃部均受到嚴重的損傷;同年9月,被非法判刑3年,關押在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男監區(即現在湖北省漢口監獄男監區)。

在警察的指揮下,犯人對許光臨採取暴打、日夜不讓他睡覺、罰站、吊銬等手段折磨他;最殘忍的是,將他的上身和腿捆綁在一起,放在床下,然後幾個犯人在床上踩壓他,幾乎使他窒息。

許光臨飽受了種種非人折磨,他曾絕食90天抗議迫害,身體極度虛弱,導致身患多種疾病;2002年底,從監獄出來後一直沒有恢復,於2005年5月1日早晨去世。

王漢生被非法判刑6年 遭武漢女子監獄男監區迫害

2000年1月6日,武漢市中級法院非法開庭,非法判徐祥蘭8年徒刑,非法判她丈夫王漢生6年,並非法沒收了王漢生的私有企業——武漢市深深集團有限公司的所有財產。

王漢生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寶豐路女子監獄男監區,遭受迫害6年。

漢口監獄組建後的部份迫害案例

新組建的湖北省漢口監獄,大致分為男監區和女監區。獄警基本上是由前武漢女子監獄的漢西大隊監區、男監區的獄警組成,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得到了提拔重用、陞官加薪。原來的監區長、教導員有的提升為監獄長、副監獄長、政委副政委;一些中隊長、指導員也官升一級,成為監區長、教導員;而一些獄警提升為中隊長、指導員,有的進了科室當了幹部。

這些長期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警得到了中共的重用提拔,如同打了雞血一般,更加瘋狂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不但維持原來的殘酷迫害手段:指使犯人對法輪功學員採取暴打、日夜不讓睡覺、罰站、吊銬、強制洗腦「轉化(放棄信仰)」、 強迫高強度勞役;為達到其強制洗腦「轉化」的目的 ,知法犯法,不准假、不讓家人接見,更阻擋委託律師的依法會見。

康佑元遭湖北省漢口監獄迫害 含冤離世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康佑元多次遭綁架迫害,其中兩次被關洗腦班、兩次被非法勞教,被非法判刑3年,並遭酷刑折磨,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於2019年1月22日含冤離世。

康佑元,1949年10月出生,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胃癌等多種疾病,動過三次手術,醫院醫生說無藥可治。1997年5月2日,康佑元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一段時間後,胃癌等各種病症消失了,成為一個健康的人。

康佑元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告訴民眾自己切身修煉心得和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曾經六次遭武漢市「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和國保警察綁架迫害。

武漢市東西湖區法院於2014年8月5日開庭審理,法院只允許他的一名親屬旁聽。法庭上,康佑元及律師做了無罪辯護。然而法院還是於8月15日對康佑元非法判刑3年,於2014年10月28日將他劫往洪山監獄,後他被非法關押到湖北省漢口監獄,遭到非人迫害。

在3年的冤獄中,康佑元的身體受到極大的摧殘;出獄後,其身體很久沒能恢復,於2019年1月22日含冤離世。

武漢吳碧林堅持信仰 漢口監獄阻止她與家人相見

2019年4月底,吳碧林因信仰法輪功被冤判5年,上訴到武漢市中級法院後,中院維持非法原判。現吳碧林被非法關在漢口監獄,獄方一直以吳碧林堅持信仰為由,阻止其家人見她。

漢口監獄人員不透露吳碧林被非法關押的具體消息,只是告訴她的家人:吳碧林是「重點」(迫害對像),她自己不「轉化」,被關到監獄之後,那些已「轉化」了的人受她的影響,又反過來了,繼續修煉法輪功了。

吳碧林已是年逾70的老人,2015年,她的大腿部被公共汽車撞骨折。她當時沒有為難汽車司機,讓司機走了。她的兒子送她去醫院做手術,術後,她走路有些蹣跚。

在吳碧林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第一看守所(東西湖二支溝)期間,醫生經常給她量血壓,血壓時常高達190、200多。吳碧林的家人非常擔心她的身體狀況。

女青年蔣立宇被關在漢口監獄 家人、律師仍無法會見

 蔣立宇(左)和她的姐姐蔣煉嬌。明慧網)
蔣立宇(左)和她的姐姐蔣煉嬌。明慧網)

湖北十堰市鄖縣27歲的法輪功學員蔣立宇於2018年7月12日在北京被非法判刑4年;約在2019年3月,從北京轉押入湖北省漢口監獄。監獄一直阻止其家屬見她,拒絕告知她被關押的分監區。家人無法得知蔣立宇是否收到匯款及其近況。監獄唯一想做的就是迫使她「轉化」。

2018年9月,蔣立宇遭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二審秘密判刑4年、罰款5,000。

2019年12月19日,蔣立宇的代理律師再次到漢口監獄,帶著新的委託書,要求會見蔣立宇,但是漢口監獄仍然不讓會見,刁難律師,還要求律師得到司法廳或者監獄教育科批准才能會見。

大約在7月份,蔣立宇的二審律師到監獄,要求見她,但漢口監獄藉口讓律師提供二審委託書。律師拿出委託書後,監獄說要律師給二審後的委託書。律師和監獄交涉,又向駐檢檢察官、監獄管理局投訴,一直未獲解決。

監獄阻止家屬會見,並要求家人寫讓蔣立宇「轉化」的書信,被家人拒絕。

侯艾拉、饒曉萍被非法關押在漢口監獄

2019年9月中旬,武漢市法輪功學員侯艾拉、饒曉萍被秘密非法判刑。侯艾拉被非法判刑8年,罰款4萬元;饒曉萍被非法判刑7年,罰款3萬元。

她們上訴到武漢市中級法院, 該法院非法維持原判。現侯艾拉、饒曉萍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漢口監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