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武漢肺炎疫情蔓延,湖北地方當局罕見將隱瞞疫情的責任「甩鍋」給中共當局。隨後,湖北省的防疫工作出現中央與地方政府兩套人馬,地方政府的權力被架空。日前,湖北省委、武漢市委書記雙雙被撤換。

中共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換人

2月13日,中共官方突然宣佈:上海市長應勇接替蔣超良,出任湖北省委書記;濟南市委書記王忠林接替馬國強,出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

自武漢肺炎爆發以來,湖北省委書記、武漢市委書記同時被免職,湖北省高層首次被中共當局問責。

2月10日,湖北省衛健委黨組書記張晉、省衛健委主任劉英姿雙雙被免職,其職位被2月8日調任湖北省常委的王賀勝兼任。

武漢肺炎自去年12月初爆發後,中共從地方到中央一直隱瞞疫情,直到1月20日中共當局才開始透露部份疫情,1月26日才成立中共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但當時疫情已失控、迅速全國蔓延,引發極大民怨。

民間一大呼籲是問責湖北地方當局,質問「F4甚麼時候都下台?」同時,民間呼籲終結中共暴政的呼聲越來越高,譴責中共政權隱瞞疫情、草菅人命,致使疫情迅速蔓延。

「F4」是指: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武漢市長周先旺。

2月8日,北京大學教授張千帆、清華大學教授許章潤、獨立學者笑蜀、郭飛雄、人大部份校友魯難等簽署公開信,要求立即落實國人的言論自由、結社和通信自由等權利。

2月7日,「清華大學部份校友」發出「告全國同胞書」,批中共扼殺真相,就是殺人;要求確保國人的言論自由;堅決反對倒退,堅持廢除領導幹部終身制,「重啟政治體制改革」等。

習架空湖北高層 雙方內鬥激烈

外界認為,湖北省、武漢市最高層突然被撤換,這是中共慣用的拋出幾個「替罪羊」的手法。

疫情失控後,武漢市當局在接受中共央視採訪時,曾多次將隱瞞疫情的責任推給中共高層。隨後,習近平派親信到武漢,指揮防疫工作。

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月31日對央視說,12月30日至31日,武漢還有其它醫院也發現病人,所以上報了中共國家衛健委。

武漢市長周先旺1月27日對央視說,武漢披露疫情不及時,是因為它是傳染病,「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這個信息以後,授權以後,我才能披露,所以這一點在當時很多人不理解」。

就在周先旺「甩鍋」高層的第二天,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時承認,「對於這一次的疫情防控工作,我一直是在親自指揮、親自部署」。

《華爾街日報》報道說,周先旺試圖將疫情的責任歸咎北京方面後,習近平決定派一名值得信賴的政治老手前往武漢,幫助領導疫情防控工作。

2月8日,習近平的浙江舊部、中共中央政法委秘書長陳一新,兼任中共中央指導組副組長。據報,當天,陳一新已到武漢。

2月12日上午,陳一新出席武漢疫情防控指揮部會議並發表講話。

陳一新承認,現在湖北和武漢疫情形勢仍然十分嚴峻。武漢感染者底數還沒有完全摸清,蔓延擴散的規模也沒有較為精準的估計預測。據有關方面推算,武漢潛在被感染的基數可能還比較大。

中共中央指導組組長是副總理孫春蘭,她1月27日曾陪同李克強到武漢考察疫情後,第二天聽取湖北省的防疫工作匯報。隨後中央指導組成員名單曝光,包括剛剛履新湖北省委常委的王賀勝、國務院副秘書長丁向陽、工信部副部長王江平、中共衛健委副主任於學軍、疾控局局長常繼樂等人。

除中央指導組外,湖北省也有一套防疫人馬,包括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省長王曉東指揮的湖北疫情防控指揮部。

2月7日,王曉東指揮調度咸寧市、黃石市防疫工作時稱,要按照「中央指導組和省防控指揮部工作要求」,全面進入「戰時狀態」;防止疫情「內部擴散」。他還承認疫情呈現城市「向農村蔓延」等新態勢。

港媒說,上述這兩套防疫人馬,蔣超良、王曉東等人顯然已失去北京的信任。中央指導組雖不可能完全接管他們的工作,但王賀勝的履新意味著湖北省高層人事調整已經開始而非結束。

王賀勝履新4天後,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武漢市委書記王曉東雙雙被撤換。

湖北高層人事變動有預兆 分析:仍重在維穩

其實湖北省高層人事變動,前一天已有蛛絲馬跡。

2月13日馬國強可能出問題的先兆出現。

武漢市黨報《長江日報》的微信公號2月13日早上的稿件表明:2月12日,中央指導組副組長陳一新在武漢市督導疫情防控工作並召開碰頭會,文後稱「馬國強、周先旺、胡曙光、胡立山參加上述會議」,但沒介紹職務。

而《長江日報》當天的報紙,卻沒有報道武漢市委書記、市長同時出席重要防疫會議的活動。按照慣例,這種會議都應該是頭條。

應勇、王忠林被調離也有前兆。

2月11日,作為上海市長的應勇還在市疾病預防控制中心主持召開專題會,但他並沒有出席12日的上海市武漢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會議。

2月11日,王忠林還在濟南佈置疫情防控工作,但次日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在濟南調研指導疫情防控時,王忠林並未出現在陪同調研的名單中。

應勇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曾任政法系高官,包括浙江省公安廳副廳長、浙江省高級法院院長、上海市高級法院院等職務。

王忠林也出身於政法系統,曾任山東省棗莊市公安局山亭區分局局長、棗莊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支隊長、政委、棗莊市委常委,聊城市長,濟南市長、市委書記等。

時政評論員李林一表示,從應勇、王忠林都有政法系統履歷看,中共當局調任他們到湖北,是重在維穩;這與中共中央應對疫情領導小組沒有一個專家、卻有公安部部長、多名文宣官員是一個道理,重在維穩,而不是防疫。中共在瘟疫面前最擔心的不是民眾的健康,而是自己的政權是否會垮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