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在接受國際衛生專家、外交官的實地援助上一直步履蹣跚,而世界衛生組織(WHO)先遣專家組從2月10日開始抵達北京已四天,尚未對外公佈此行的完整任務部署和時間安排。

2月10日抵達北京的先遣專家組有3名專家,分別由加拿大WHO的官方和公共衛生突發事件專家布魯斯·艾爾沃德(Bruce Aylward)帶領,還有WHO的瑪麗亞·科霍夫博士(Maria van Kerkhove)。

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2日晚上在日內瓦告訴媒體:「我們在中國的先遣團隊在確定團隊組成和工作範圍方面取得了良好進展。我們希望有更多消息能很快宣佈。」

譚德塞兩周前訪華時,獲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一項承諾,同意WHO的國際小組幫助當局調查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起源和傳播。

他在12日表示,WHO的整個任務組將包括10至15名專家,但他沒有透露會有哪些專家以及專家會何時前往中國。

一位駐日內瓦的西方高級外交官告訴路透社:「如果(專家)小組未被拖延就及時到達(中國),顯然會比現在好得多。」

他說:「這非常令人擔憂和麻煩,我們現在還沒有看到我們期望的(扮演)一個實質性和獨立性的角色。」

當然,他也補充說,專家組仍可以抵達中國後、跟中方同事進行有效合作。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12日表示,CDC仍未獲得中方邀請、派遣專家到中國協助世衛組織調查。

喬治敦法學院全球衛生法教授、WHO顧問勞倫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告訴路透社:「中方不僅在邀請國際合作夥伴幫助、作出回應的時機很晚,而且我們在北京也應有一支骨幹的先進團隊」,但顯然中方同樣沒有對後者做出邀請。

戈斯汀質疑中共當局是否會擱置「政治和貿易分歧」,轉向接受美國CDC有經驗的醫學專家。

「看來中方沒有接受美國本土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專家的幫助,這是不幸的。CDC是經驗最豐富的急救人員之一。」他說。

同時,戈斯汀也懷疑,中共當局是否將允許世衛組織專家對中共病毒軌跡進行關鍵信息的獨立核實行動。

「他們是否可以獲得全面的流行病學、病毒學實時數據准入?他們是否能自由進入房屋和社區..……或者他們將成為監測和公共衛生應對方面的全面合作夥伴?」他質疑說。

戈斯廷稍早接收《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表示,譚德塞和WHO陷入了一個非常困難的境地——「既要尊重科學的指導,又要面對一個非常、非常彪悍的國家(政府)。」

他認為,譚德塞之前的疫情處理方式——一方面呼籲其它國家不要切斷與中國的旅行和貿易聯繫,而另一方面卻屈從於中共政府,並讚揚中國採取的疫情防控措施——不符合WHO的指導方針。

中共病毒已經給這個聯合國機構帶來了一個難題,並威脅WHO領導全球應對此類危機的能力質疑。

華日報道說,在防範一場全面疫情的過程中,WHO需要北京方面的合作,而且這可能不是最後一次。中國是許多新病原體的源頭,在中國擁擠的活體動物市場中,這些病原體從動物傳染給人,並可能造成致命的流行病。

很多現在或曾經在WHO工作過以及研究其運作的人士表示,世衛沒有更早宣佈進入全球衛生緊急狀態,是因為太過看重中國的關切,他們擔心這樣做會有損中國經濟和中共領導層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