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總統大選,共和黨候選人毫無懸念由特朗普勝出,而民主黨雖然在歷經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初選後競爭者縮減到8人,但選情依然非常不明朗,目前民主黨必須要做出選擇:是由黨內具草根支持的左派候選人勝出,還是由更能吸引中間選民的中間派候選人,來與特朗普總統一決高下。

上周二(2月4日)和本周二,民主黨在愛荷華州和新罕布什爾州進行了初選,這兩個州分別由現年38歲的印第安納州南本德市(South Bend, Indiana)前市長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和現年78歲的佛蒙特州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勝出。

桑德斯或成左派「共主」

經過這兩次初選,外界認為桑德斯很可能將奠定民主黨內的左派(自稱「進步派」)共主的地位,一度在左派陣營中對其構成主要威脅的70歲麻薩諸塞州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近期有一蹶不振的跡象。其他兩名被認為左派的候選人,億萬富翁斯泰爾(Tom Steyer)和夏威夷女國會議員加巴德(Tulsi Gabbard)在各項民調中均處於微不足道的位置。

桑德斯今年已經是第二次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他被視為民主黨內的左派,自稱「社會主義者」,在民主黨內、特別是年輕選民中極具草根支持的他2016年奮戰到最後敗給希拉莉,但也種下了民主黨內分裂的種子。2020年大選桑德斯捲土重來,原本預計很難複製其2016年的「成功」,但幾經波折,還是成為了左派最突出的候選人。

不過目前就說沃倫參議員已經出局,可能還為時過早,她去年一段時間一度在民意測驗中一路飆升,但近期和桑德斯互相攻擊過程中開始下滑。沃倫在愛荷華州排名第三,在新罕布什爾州排名第四。

中間派呈現「四方爭霸」

贏得愛荷華州初選的布蒂吉格是民主黨內「中間派」人物中的後起之秀。他雖然在初選兩州取得了較好的成績,而且目前以22張黨代表票的成績在所有民主黨候選人中排在第一,但《華爾街日報》分析認為他前路艱難。

報道說,布蒂吉格在非白人的選民中支持度不足。最開始的初選兩州都是以白人為主(超過90%)的州,而隨著初選轉向內華達和南卡等族裔更加多元化的州時,他可能會落後於其他候選人。而這正是包括一度被視為民主黨候選人中當然的「領頭羊」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寄望「翻盤」的地方。

拜登是民主黨中間派候選人中最具知名度的候選人,他兒子也是近期特朗普彈劾案的關鍵人物。但名聲也成為一把雙刃劍,他兒子的醜聞讓他成為共和黨主要攻擊的靶子。

除了拜登,現年77歲的媒體大亨及前紐約市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被視為民主黨「中間跑道」最有力的競爭者。他一直被認為有志於競選美國總統,最終於去年11月宣佈角逐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彭博非同尋常地越過了早期的投票州,而是集中於3月3日(超級周二)及以後開始投票的較大州,例如加州、佛州和德州。

彭博在民主黨內算「局外人」,他將自己定位為最有可能擊敗特朗普的人,作為美國第八大富豪,534億美元的身家讓他可以不用為籌款而發愁。同時,和其他民主黨候選人不同,他沒有將火力對準其他民主黨對手,而是火力全開的針對特朗普總統。

多數情況下也被視為中間派的明尼蘇達州參議員克洛布查(Amy Klobuchar),儘管在愛荷華和新罕布什爾州未有突出表現,但標榜為「務實派」的她絕對不可小覷。一些評論認為,如果拜登「崩盤」,克洛布查是民主黨中間派的最佳選擇。而民主黨從黨內高層而言希望中間派出線,他們擔心左派勝出情況下,特朗普會因為美國中間選民的反社會主義情緒而輕鬆取得第二個任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