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信攻下魏、趙、燕之後,進而攻打齊國,佔領整個長江以北,對項羽形成包圍態勢。
韓信攻下魏、趙、燕之後,進而攻打齊國,佔領整個長江以北,對項羽形成包圍態勢。

陳平向劉邦獻反間計,一個個翦除項羽手下那些有能力又忠心的人。他先在項羽的軍中散布謠言,離間項羽和大將鍾離昧的關係。但項羽手下還有一個重要人物,不除掉他,劉邦就無法取得勝利。這個人是誰呢?

范增,項羽首席謀臣幕僚。(公有領域)
范增,項羽首席謀臣幕僚。(公有領域)

項羽的手下只有一個謀臣,這個人就是范增。范增這個人很有主意。當年就是范增向項梁獻計,讓他立楚懷王。現在陳平主要要對付的人就是范增。 ◎陳平施離間計 項羽中招失范增

劉邦跟項羽在滎陽和成皋之間相峙期間,項羽有一次派了一個使臣來見劉邦。劉邦用太牢的標準籌備了一個隆重的宴會,備了很多好酒好菜,準備款待來使。太牢是當時天子和諸侯祭祀祖先、祭祀天地的時候用的標準,禮節非常隆重。

酒菜擺好之後,請使者入席。使者進來之後,劉邦突然間做出一副很吃驚的樣子說:「難道是項王的使臣嗎?我還以為是亞父范增派來的使臣,才準備得這麼豐盛,現在把酒席都給我撤下去。」下人們把所有的好酒好菜全部撤了下去,送上來一些很難吃的東西給那個使臣。使臣非常生氣。

使臣回去之後就把這番經歷跟項羽說了。項羽聽後就開始懷疑范增,看范增的眼神也不對了。當范增建議項羽急攻滎陽時,他發現項羽不聽他的話了。范增心想:「怎麼原來我給他出主意,他都聽,現在不聽了呢?」不久,范增打聽出原來是這麼一件事情。

范增出山的時候就已年過七十,經過了三年的反秦戰爭,楚漢戰爭現在也進行了差不多兩年的時間,范增已經七十五歲了。作為一個出生入死,殫精竭慮幫項羽去打天下的老臣,范增受到懷疑後,心中非常生氣,他對項羽說:「天下事大定矣。」就是天下大事基本上已經定了,項王只要照著現在的方向,接著往下做就行了,不需要我了,讓我回家養老去吧!

項羽竟然也不留他,所以范增非常生氣,氣哼哼地就離開了項羽,結果他背上長了一個毒瘡。離開項羽沒多久,范增背上的毒瘡發作,很快就死了。范增之死對項羽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損失。項羽失去了他唯一的一個謀臣。

劉邦戰敗的時候 ,是公元前205年的四月。現在在滎陽的地方,已經經過了一年的時間,到了公元前204年的五月,劉邦覺得滎陽實在是守不住了,就跟底下的人商量說:「咱們守不住的話怎麼辦?得逃跑啊!」

劉邦手下有一個忠心耿耿的將軍 ,叫紀信。紀信就跟劉邦說:「請大王允許我代替大王去投降。」因為劉邦等於是要打出一個旗號說漢王來投降,但是實際上劉邦是要跑的嘛!

紀信說:「請允許我冒充大王去投降。」這個時候陳平又出了一個奇計,他說我們現在派兩千婦女從東門出去,出去之後 ,讓紀信坐在車上,打出漢王的旗號,然後對外宣稱是漢王投降。然後我們從西門跑。

計畫實施的時候,楚兵一聽說漢王前來投降,高興得不得了,因為楚、漢兩軍已經在這個地方打了一年,大家都想回家休息一下。楚兵以為劉邦投降,戰爭結束了,所以大家都興奮地歡呼起來,等著劉邦投降。所有的士兵全部集中在東門,等著看劉邦帶來的兩千婦女。劉邦就趁這個機會從西門跑掉了。

紀信到了項羽大營中。項羽本來以為是劉邦,一看是紀信,就問紀信說:「漢王在哪裏?」紀信說:「漢王已經跑了。」項羽怒氣沖天,把紀信活活燒死。

劉邦跑了之後,滎陽就留給魏豹、周苛和樅公三人來守。 魏豹以前曾經背叛過劉邦,所以周苛和樅公一商量,就把魏豹殺了。殺了之後,滎陽也失守,周苛和樅公都被項羽抓住。周苛大罵項羽說:「你這個人不懂天時,漢王將來要得天下的,將來早晚有一天,你會被漢王抓住。」項羽大怒,把周苛用大鍋給煮了,然後樅公也死了。

公元前204年五月份,滎陽失守。劉邦一路後退,退到成皋。就在這個時候,項羽的背後卻發生了一件事情。有一個人總給項羽搗亂,這個人就是彭越。我們以前提到過彭越經常去騷擾項羽,因為項羽都城在彭城,就是現在江蘇徐州,楚、漢作戰的地方是河南滎陽。這中間的東西戰線很長。彭城與滎陽中間這個地方是過去戰國時期魏國的土地。彭越的軍隊就在這個地方,所以他經常在這裏去襲擊項羽的糧道。項羽當時糧道經常被彭越襲擊,所以項羽非常生氣,於是就返身去打彭越,從而使得滎陽的壓力減輕。

劉邦一路退回到關中之後,要修整一下,然後準備從關中再帶兵再去爭奪滎陽。這個時候有一個叫轅生的人給劉邦出了個主意。他說:「我給你提兩個建議:

第一是不要再從函谷關出兵,為甚麼呢?因為你在函谷關出兵的時候,一出兵又到滎陽,你在這個地方已經相持一年了,都沒佔到便宜,你再相持下去也不會有甚麼好結果。我建議你不要出函谷關,而是從南面出武關。項羽恨你,你只要在哪兒出現,項羽就一定會從哪兒往裏邊打。」轅生對劉邦說:「你一出武關之後,項羽會調動他的軍隊來到武關這兒來打你,這樣你就可以以逸待勞,就是我們走了很短的路走到這兒,而項羽必須要繞了很大的一個圈,才能過來打你。

我們在武關這個地方死死地守住,不要跟項羽打,拉長項羽的戰線,消耗他的糧草。」這個是轅生出的第一個主意。轅生還出了第二個主意,那就是派韓信去攻擊齊國。因為這個時候韓信已經攻下來魏、趙、燕三國, 就還剩齊國了。

韓信把齊國打下來之後,就整個佔領了長江以北,對項羽形成了一個包圍的態勢。到那個時候那也就是項羽的末日到了。劉邦覺得這個主意很好,就真的帶兵出了武關,到了宛這個地方。

項羽非常恨劉邦。劉邦在這兒布局,與此同時韓信從魏國開始,打趙國、打燕國、打齊國,這麼一路這麼打過去。這期間項羽甚麼都沒幹,集中全部的兵力跟劉邦在滎陽這邊死磕。現在一看劉邦不在滎陽了,項羽就帶著兵到宛那個地方和劉邦打。項羽是一個蠻力型的統帥,不用腦子,加上後面的糧道不斷被彭越襲擊,項羽非常生氣,就回去打彭越。

項羽一回去打彭越,彭越就跑,因為彭越根本打不過項羽,所以跑得特別遠、跑得特別快,弄得項羽打也打不著他。就在項羽把主力部隊調走,去追打彭越的時候,劉邦又回到滎陽,把剛剛被項羽佔據的滎陽和成皋給奪了回來。

公元前204年五月劉邦從滎陽敗退出去,六月份的時候,劉邦又奪回了滎陽和成皋。項羽打完彭越之後,又回兵攻打滎陽,劉邦還是擋不住,又把滎陽和成皋丟了。雙方的拉鋸戰十分緊張。◇(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