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是改變她人生命運的一年。那年,她28歲,清麗脫俗,是那種讓人過目不忘的美女。

他,英俊帥氣,臉龐就像韓流電視劇明星一般俊朗。他同時是韓國一家醫療器械服務公司的財務主管,身為老闆的副手,工作中被人前簇後擁,很是風光。因為業務,他時常要到中國出差。他那時心裏有一個計畫,要很快找一個中國女孩結婚。

經人介紹,這個韓國帥哥和中國女孩在長春的勝利公園見面了。那天,一身白色連衣裙的她,一下子抓住了他的心。他回憶說,她的樣子就像他韓國的一個大學同學……

中間為本文主人翁聶蘭。(本人提供)
中間為本文主人翁聶蘭。(本人提供)

兩人之後的交往主要靠發電子郵件、打國際長途電話,通過英文、中文,有時也夾雜著一點韓文進行交流。

2009年年末,兩人閃婚,結婚證等一切手續辦妥。聶蘭就只等著去韓國做闊太太了。

從天堂掉入地獄

2010年1月1日,這對新婚夫妻抵達韓國。

這時,丈夫告訴她,他有個姨母在美國,很有錢,擁有多家連鎖店。但是,姨母沒有孩子,身體不好,坐在輪椅上,希望收他為養子,可以給她養老送終。丈夫和她結婚是想得到姨母的遺產,為姨母找一位保母。對此,聶蘭深感不安,直覺告訴她,丈夫一旦繼承遺產,離婚的心都有。於是聶蘭不同意繼承這筆遺產。

最後,丈夫直接攤牌了:如果你不同意,就離婚。丈夫玩世不恭的態度,讓聶蘭後悔不已。丈夫和婆婆甚至開價20萬離婚, 她哭得不行,寧死也不離婚。她的態度,讓丈夫也沒辦法;婆婆對她滿懷怨氣。預定的婚禮取消了。一家三人的關係,就這麼煎熬著。然而此時,聶蘭卻發現自己懷孕了。

拖住婚姻的小寶寶

聶蘭想:「我們沒有感情,就步入了婚姻。」懷孕期間,聶蘭每天坐在床頭哭,眼睛都哭腫了,丈夫對她卻不理不睬。因為婚姻不穩,她想過不要這個孩子。丈夫告訴她:如果不要孩子,婚姻也不能留了。

為了安胎,兩人商量回中國。丈夫剛好那時有機會在大連東北財經大學讀書。於是,2011 年 1 月 5 日,兩人到了大連。但是,不到一個月,丈夫就回到韓國,跟他媽過年去了。

2011 年 3 月 25 日,聶蘭進了大連婦產醫院,丈夫也回來了。

進產房之前,做了全面的B超檢查。醫生對她說,「你這孩子心臟有問題。」醫生寫了個協議,說孩子如果生出來是死胎,他們不管。

聶蘭決定讓丈夫進產房,「讓他看到我生孩子的過程。如果生出來真是死胎或者怎麼樣,他也不能完全怨我。」

「生孩子,我熬了十幾個小時。當時生孩子那種痛苦,加上心裏這種痛苦,人幾乎要崩潰了。」

「當時,我就覺得人生無常啊,很多心也放淡了。」她說。

孩子還是順利出生了,眼睛是睜著的,又黑又瘦。

生下孩子,夫妻二人的關係好像有了一些緩解。婆婆也過來了。

2012年,聶蘭的丈夫帶著婆婆回到韓國。她一人在大連帶孩子。家裏安裝了韓星五號衛星電視,因為丈夫就看這個。

一扇門向她打開了

通過韓星五號,聶蘭看到了新唐人電視,看了半年多,《九評共產黨》紀錄片反覆播放,還有韓流電視劇和其它節目。「我看新唐人電視台,這些主持人氣質真是不一般啊。」

後來,她看了章天亮講歷史的節目《笑談風雲》,還有《石濤評述》。章天亮講的是歷史。他講到百里奚,百里奚後來成為宰相。他出門遊歷前,家裏沒有柴火,妻子當時砍了門當柴火,為丈夫做飯踐行。後來妻子給人浣洗衣服。她去找百里奚,百里奚在眾人面前,認了這個穿得破破爛爛的妻子。「我一聽,感慨古人哪真是很善良,現在的婚姻哪有這樣的。」

節目的最後,章天亮在總結的時候說:「我的師父告訴我:有人說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說你壞,你不一定真壞。」「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引自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著作《轉法輪》)

「我一聽,眼淚就流下來了。這句話一下子打到我的腦子裏了。」聶蘭說,「這個人這麼有才華,他還有師父呢。這個師父得多高啊。並且,石濤說他也有師父。我當時就又流淚又感慨。」

「聽到《轉法輪》這三個字,我就想,我要看看這本書,看看這到底是一本甚麼書。」不久,聶蘭從一名法輪功學員那兒得到一本《轉法輪》。

「看哪,看哪,看到半夜一點多。」她說,「看到『三花聚頂』 ,我覺得,這太美妙了,怎麼這麼美好啊。」

「我問自己:自己到底能不能修煉?」

「當時有一念,我不要這個名、利、情仇。」合上書,她感覺自己神奇地聽到另外空間的聲音,「非常美妙。又好聽,又有節奏。 我就在那聽啊……」

「看書那7天,我就做不同的夢。 夢到仙人從一幅畫上下來了,也夢到穿著藍色、黃色不同顏色衣服的仙人,十幾個人在海上走。」

「看書,看到師父的照片,感覺師父的眼睛在動,有時候在笑。」

看完《轉法輪》,聶蘭覺得自己的天空一下子豁然開朗,「從灰色變成藍色的了。」「走到陽台上一看,感覺:哇,原來地球這麼小啊。」那些壓在她心底和丈夫之間的愛恨、和婆婆之間的怨恨,似乎離她遠去。

韓國打工

當孩子一歲半左右時,聶蘭回到了韓國。但讓她萬萬沒想到的是:先生的工作沒了。聶蘭的先生原來做的是高薪工作,生活很優越,現在一下失去一份好的工作,心理落差很大。先生非常消極,就在家玩遊戲,也不出去找工作。

沒辦法,聶蘭只好自己出去打工。「甚麼活都幹過:掃飯店、掃院子、掃廁所……」這些工作大都是聶蘭的先生幫她找的,因為先生不放心她做好的工作,怕她跑掉。

在以前,這可是不可想像的事情。結婚前,聶蘭是家中的幼女,被父母呵護長大。不過,聶蘭現在修煉法輪功了,她覺得,碰到的事情都要按「真、善、忍」標準來衡量。她就順其自然去幹這些辛苦活兒。

聶蘭的先生,心理落差一直很大,後來就決定搬到泉州的妹妹那裏。聶蘭覺得這種寄人籬下的生活總不是個辦法,她決定,留在這邊繼續打工,同時一人帶著孩子生活。「先生來過兩次,看到我一直一個人帶著孩子,知道我沒有變心。」聶蘭說。

與丈夫團聚

聶蘭覺得孩子越來越大,應該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庭。2016年,聶蘭來到韓國泉州的小姑子家,和暫居在這裏的丈夫團聚。

「不管先生再怎麼對我,我都不能離開這個家了。」她暗暗打定了主意。但家庭的摩擦接踵而至。有時候,丈夫像瘋了一樣,劈頭蓋臉地打在她的臉上、頭上。聶蘭帶著傷默默地上樓,三天不跟丈夫說話。「當時的境界就那樣,有怨恨、爭鬥心。」

法輪功讓她改變看問題的角度,她體悟到,怎樣面對這些矛盾,就看自己的境界了。

「後來他打我,我就覺得他很可憐,善心出來了。考慮他這麼多年也吃了不少苦。」聶蘭說。聶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言行證實法輪大法的美好。閒暇的時候,聶蘭就給小姑子收拾樓道。樓道很大,她一層一層地打掃、拖地。

聶蘭搬回來住之後,婆婆還是給兒子做飯,不讓聶蘭插手;聶蘭和孩子單獨做飯,碰上做好吃的,聶蘭就讓孩子給他們送過去。慢慢地,丈夫開始轉變了。

一次,聶蘭給婆婆過生日。她特意買了一些好吃的,買了蝦,做好了菜,先生也把小姑子一起叫過來。小姑子當時都沒想起來是她媽媽的生日。在飯桌上,聶蘭先生很感動,給聶蘭說了一番心裏話:這幾年,媽媽這個樣子,是因為她有

病(老年痴呆)。希望你能包容她。

親人的轉變

2017 年 4 月,聶蘭的先生找到了好的工作,全家搬離泉州。搬家後,聶蘭大展身手,每天換著花樣做飯。先生說好吃,但婆婆不吃、嘔氣、不買帳。

聶蘭就對婆婆好言相勸:先生現在工作壓力很大,咱倆要是不好好相處,他沒了工作了,咱們就又回到以前的生活了。你想那樣嗎?

她給婆婆做婆婆愛吃的,特別是先生加班不回來,就更給她做好吃的。丈夫一看,對妻子更加信任了。以前,聶蘭的先生回到家,婆婆會告狀。後來,她就不說不好的話了。一次,婆婆意外中暑,聶蘭及時發現,細心照顧婆婆並給她喝了涼爽的果汁, 中暑很快緩解。聶蘭先生感動地說:「媽,你也跟聶蘭去學法輪功吧。這法輪功真是讓人做好人。」

小姑子結婚那天,聶蘭全家都去了。有人過來問婆婆:「你怎麼這麼精神啊?」婆婆說:「我兒媳婦對我很好。」

感恩師父

聶蘭感恩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大師傳授「真、善、忍」法理,讓她度過婚姻和生活上的難關,「在修煉法輪大法這幾年中,師父把我變成一個為家人著想,甚至為眾生著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