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擴展迅速,目前染病民眾即使確診,絕大多數仍住不上醫院。但中共官方2月10日聲稱,武漢全市1,499名確診重症患者已全部入院,引起中外媒體質疑和網民一片罵聲。

《大紀元》記者11日實際採訪多位病人及家屬,受訪者幾乎全都直接否認官方說詞:「沒有,還在等床位。」「政治上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自己現在還沒有住進去。」「都是欺下瞞上,沒有做到位。」

中共媒體還報道,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10日在湖北省武漢肺炎防控例行記者會上說,武漢市展開了全民健康普查,截至9日共清查了3,371個社區及村,共計421萬戶、1,059萬人,接受清查的人口比重達99%。

對此,武漢病人楊女士的兒子告訴記者,「調研到甚麼?一千多萬人普查,根本就沒有。」他一再強調,「沒有,肯定是沒有,你隨便問問幾個武漢市民,應該大部份都沒有,可能都是社區,沒有做到挨家挨戶和每個人,完全沒有做到位。」

患者羅先生也親口告訴記者,「沒人上我家,沒人來,我沒看到過。」「他們來查沒查我不知道,沒上我家來。」

兒子幫母親找床位 熱線電話數小時打不通

對於官方說重症患者全部入院,楊女士兒子表示,「這個(普查)不說,收治的話就更不會了,目前為止,起碼我母親,從前天檢測昨天下午確診,到現在也沒有收治,也沒有給結果,去社區已經去了幾次了,還是要等通知。」

父母親都感染,做兒子的十分焦慮,「父親目前還好,但是他還沒有做檢測,當務之急可能是我母親,因為她已經發高燒好幾天了,不怎麼進食。而且分析顯示,雙肺已經多塊,毛玻璃狀感染了,可是目前還是沒有收治。」

他表示母親確診後,醫生並沒有說要收治,「現在就在家裏等著,醫院開了相關的藥,但是只夠兩天的,今天吃完估計明天就沒有吃的了,但是現在還是在等床位。」

為了幫母親找床位,他到處打電話,不想放棄任何一個可能的機會,「現在我們還在等。現在市長熱線打不進去,已經打了快2個小時了,因為可能打的人比較多吧。區長熱線、市長熱線都在打。」「我覺得等的時間太長了,所以我就想多渠道發聲來獲得援助。」

他著急地說,「我現在要繼續打電話了,我不要浪費時間,我現在要先打聯繫電話了,我要開始找床位,找我的朋友渠道等等。」

夫妻確診都等不到床位 「武漢現在大家都惶恐」

武漢黃女士夫妻都感染了,11日她邊咳嗽邊告訴記者,「我們都確診為新型病毒肺炎,我老公比較嚴重,他的血糖很高,醫生說如果血糖高的話,會加深病情,要求我們住院治療。但是現在武漢市全部都由街道來安排這件事情,一直等不到床位,我們很著急,現在還沒有安排。」

對於新聞報道市委書記說確診的重症病人都已經安排住院,黃女士說,「沒有,還在等床位。」「政治上我不懂,我只知道我自己現在還沒有住進去。」

「沒有人通知我去哪個醫院治療,我只是在我們這裏的定點醫院治療,醫生建議我們住院,我就到處尋求幫助,希望能儘快住院。」但身為一個老百姓,她表示一籌莫展,「我安排不了,我只能求助於我們社區街道,由他們來安排,其它都是政治行為,我們個人不行的。」

她無力地說,也不知道怎麼染上的,「武漢現在大家都惶恐,沒有精力關注其它的。」「我沒有手續能夠住院,所以我現在到處在打電話。」她問記者,「你能幫我解決床位的問題嗎?」

父昏迷兒子確診 無床位只能在家隔離

另一位羅姓父子都感染了,羅先生說父親在醫院就昏迷了,到現在還沒醒。他自己「現在也頭昏,發燒38.7℃,四肢無力,挺吃不消的、挺累的。」他表示自己是2月9號確診的。

「我是在照顧我父親的時候被感染的。」因此羅先生也非常害怕會傳染給家裏的孩子,「我現在在家裏隔離,因為有兩個孩子,我一個人在房間裏。在沒有藥物的情況下,現在病情也有點嚴重,想得到及時的治療。」

雖然想趕快住院,但羅先生無奈地說,「我前天就跟社區呈報了,到現在還沒得到救治,還沒有床位。」

對於是否有人來普查或關心,「沒人上我家,沒人來,我沒看到過。」他虛弱地說,「我現在沒得到治療,我在家裏還在自行隔離,就這麼個情況,他們來查沒查我不知道,沒上我家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