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站在最熟悉的《玄秘塔碑》前,仔細觀摩碑文,伸出手指,順著碑文勾勒筆畫,就在我手指觸碰到石碑的那一霎那,眼前的石碑忽然消失不見,我看到一個少年坐於亭中,手中攥著飽蘸墨汁的毛筆,出神地望著天空。

他面前的一沓毛邊紙上寫滿了「永」字,幾張散落在地上,看來他正在練習永字八法,鞏固書法中的基本功筆劃。

一位中年男子從亭前經過,翻閱那沓紙張,少年忙起身行禮,口中道:

「父親。」

只見少年的父親滿意地點點頭道:

「公權,你的字又進益了,筆劃較之前更加飽滿大氣。」

少年柳公權卻搖搖頭說道:

「還差得遠呢!我得更下苦工才是。」

「哦?何出此言,你前幾天還甚為驕傲地說,先生誇你的字在同學中無人可出其右。」

柳公權的父親撫著鬍鬚,心中對孩子的轉變表示十分好奇,他知道柳公權一向都對自己的書法成就十分驕傲,如今卻變得如此謙虛。

柳公權走入書房,拿出一卷細心裝裱的書法,展開給父親看,只見其上寫著四句詩:

「寫盡八缸水,墨染澇池黑,博取眾家長,始得龍鳳飛。」

這字寫得龍飛鳳舞,力透紙背,氣勢若蛟龍入海,又若萬馬奔騰,柳公權的父親情不自禁地感歎道:

「好字啊!好字!」

「這字是一位老先生用腳寫出來的。」

柳公權如此說道。

柳公權的父親顯然吃了一驚,眼神中充滿了震驚與不可置信,連連問道:

「這字你是從何處得來的?」

柳公權緩緩道來:

「幾日前我與同伴們在村旁那顆最大的老桑樹下練字,一位賣豆腐的老伯正好路過,看到我寫的字,說我寫的字像他賣的豆腐一般軟塌塌的,都不如別人用腳寫出來的,我心中十分不服氣。他說那位用腳寫字的老先生在縣城中擺了一個名為『字畫湯』的攤位,若我不信可前去觀摩。我便去縣城中找到了那攤位,只見那位老先生沒有雙臂,用腳趾夾著毛筆寫字,寫出的字翩若驚鴻,矯若遊龍。我心中十分驚歎,當下就求他告訴我練字的秘訣,他大筆一揮,給我寫了這四句話。相比於那位老先生所下的苦功,我真是自愧不如啊!」

柳公權的父親讚歎道:

「沒想到,世上竟還有這等的奇人異士。練好字的確是需要下大苦功的。」

「我雙手健全,將來寫出來的字一定不能比那老先生差。」

柳公權語氣很是堅定。

「你為甚麼要練書法?」

只聽柳公權的父親問他。

柳公權沉思了很久這才說到:

「上古聖人倉頡觀世間萬物而造字,每個字都有其筋骨、肉、形、神,也蘊藏著無盡的智慧。要想寫好字,苦練筆畫結構等基本功是必須要做到的,但更要仰觀自然、俯察萬物,今日我就在觀察樹枝上鳥兒們的形態,領悟牠們動作與形態之中的美,如此便領悟了如何在寫字時注入如飛鳥般的飄逸。將天地之美溶於書法當中,通過提高書法的造詣領悟字中所蘊含的道理,修身養性,這便是我的目的。」

我聽到這一番說法,心中震動,待再看時,眼前已無柳公權的身影,只有觸感冰涼的石碑。

練習書法,不下苦功,不忍受枯燥乏味,如何能練出成就。

在一遍遍的書法練習中,支持信念的並不是虛浮在外表的美,而是探究其內涵的求知之心。

不僅僅是書法,中華傳統文化流傳幾千年,靠的並不是其外在的表象——眼睛能看到的這層美,而是其神韻與內涵。可惜這些道理我明白得太晚了。

後記:

「昔我往矣,楊柳依依。」

我離開故鄉時,城牆邊的柳樹正繁茂。身在異國他鄉,故鄉每每入夢,醒來後,淚水已經沾濕了枕巾。

我起身走到窗前,北望故鄉,可只能望見一彎殘月與漫天星斗。

但我的心已經飛越重洋,看到那,滔滔黃河水,巍巍終南山;樓觀台李耳講道傳真言,青龍寺空海習經弘佛法;華清貴妃出浴,寒窯寶釧望夫;香積寺王維安禪製毒龍,大明宮賈至染翰侍君王;法門寺地宮藏舍利,兵馬俑古墓蘊玄機;城牆邊折柳送故人,小雁塔鳴鐘慰遠客。

「長相思,在長安……天長地遠魂飛若,夢魂不到關山難,長相思,摧心肝。」

如今紅龍肆虐中華神州,三秦大地也蒙上陰霾,但這片土地上的歷史與文化已經深深烙印於人們的內心深處,等待著復甦的一天。終有一日,傳統文化會「從新」在這片大地上綻放光輝。◇

(大紀元「弘揚傳統文化」徵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