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命的新型冠狀病毒迅速在中國傳播,中國問題專家表示,中共政權的失能,對中國經濟構成巨大影響,並且威脅全球經濟。截至目前,幾個經濟數據透露新冠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程度。

德克薩斯大學聖安東尼奧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San Antonio)政治學教授布拉德利‧泰耶(Bradley A. Thayer)及中國公民力量倡議(Citizen Power Initiatives for China)副主席韓連潮(Lianchao Han,音譯)在《國會山報》(The Hill)上發表專文說,兩個月前在武漢爆發的新冠肺炎,迄今中國境內的確診及死亡人數可能遠大於中共官方公佈的數據,因為很多死者被立即火化。

中國(中共)政權在武漢傳出疫情之始,不僅沒有立即公佈信息,反而打壓在社交媒體上發佈信息的「吹哨人」,操控輿論及對外撒謊。過了幾個星期,才開始採取封鎖措施,企圖遏止疫情的蔓延。國際專家指出,中共已失去調查及控制疫情的黃金時機。

截至2月10日,中共已封鎖了三個省(湖北、遼寧、江西),四個中央直轄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以及其它80多個主要城市。嚴重破壞了幾億人的日常生活和經濟生產。

儘管缺乏數據而難以量化經濟影響,但是從新冠肺炎在中國境內大流行的範圍和程度,以及向海外蔓延,分析人員可以合理地推論,這場疫情將導致全球災難,並對經濟構成嚴重影響。

被封鎖的省份至少擁有1.4億人口,國內生產總值(GDP)超過人民幣10.6萬億元(1.5萬億美元)。這四個中央直轄市擁有將近1億人口,GDP超過人民幣12萬億元(合1.7萬億美元)。

此外,中國經濟表現最好的前10名城市,已有9個被封鎖,加上其它被封鎖的城市,這場大流行病已經衝擊對中國GDP至少貢獻50%的地區。

這個大規模的封鎖舉措,使許多企業陷入極大的困境,特別是依賴現金流量的中小型企業。在這個中國新年期間,隔離措施重創旅遊、電影院和酒店,這些企業收入損失至少人民幣1萬億元(1,430億美元)。

2019年的中國新年,中國電影院的票房收入為人民幣15億元(約2.15億美元),但今年僅人民幣180萬元(約25.8萬美元)。去年同期,中國旅遊收入為人民幣5,139億元(約737億美元),但今年幾乎所有觀光景點都關門。

中國農業也是損失慘重,由於主要的運輸路線都被封鎖,農民無法將易腐爛的農產品運往市場,導致被封鎖的城市的蔬菜和水果價格暴漲。此外,據報道中國農民也被禁止工作,導致農業巨額損失。值得關注的是,春季耕作和播種被推遲了,將導致中國嚴重的糧食短缺。

中國進出口貿易此前已受到中美貿易戰衝擊,現在這場疫情更是在傷口上撒鹽。上海、深圳、北京和廣州等出口重鎮幾成為鬼城,進一步的推遲營運將增加成本。自1月20日以來,中國主要港口每周處理的進出口業務已減少至少20%。

2月3日,財新報道,中國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跌至51.1,為五個月來最低。由於疫病大流行,大多數工廠和企業無法按計劃於2月10日恢復工作,有些再推遲一個星期,甚至延到3月。許多公司可能別無選擇,只能宣佈破產或解僱工人。

雖然中國(中共)當局注入了人民幣1.7萬億元(約2,430億美元)以刺激中國經濟,但是它仍然螺旋式地下降,中小型企業都難逃疫情帶來的嚴重打擊。清華大學恆大研究所(Evergrande Research Institute)最近對995家公司的一項調查發現,許多公司無法恢復正常生產,大約85%的公司只能生存三個月。

果真如此,這將引發中國境內的大規模裁員,失業人口可能達到數千萬人。2003年SARS造成的經濟損失為400億美元,武漢疫情的經濟影響可能更大,並將引發政治、經濟、外交和社會反應。

中共政治局的七名成員最近罕見地在10天之內舉行了兩次會議,討論如何在對抗疫病大流行的同時恢復生產的戰略。不過,最終似乎沒有拿出更有效的方案。對中共而言,這場疫病大流行之戰是一場政治大戰,能否取勝攸關政權穩定。

泰耶教授及中國專家韓連潮在文章最後寫道:「我們充份相信中國(中共)會要求推遲執行與美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特朗普總統不應該對中國(中共)鬆手。」

「中國(中共)開放市場將有助於中、美私營企業,並減少(中共對)國有企業的壟斷。中共的統治不當使其經濟變得更加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