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失控,中共官員、軍警染病及死亡案例頻傳。最新消息顯示,又有近20名公安在疫情爆發期間突然死亡。同時網上還曝出福建泉州石獅警察開會時,一名警察前撲倒地的影片,引發輿論關注。

大陸警界自媒體「警界君」的最新文章稱,在整個抗擊疫情的行動中,目前已經有52名政府人員死亡,其中有17人是公安,包括輔警,佔比為32.7%,為所有職業的第一位。死亡的17名警察中,最小的年僅26歲。

以上死亡案例中,並未明確說明他們是否因為感染中共肺炎疫情死亡。據報有些人是因為腦溢血,心梗,交通事故死亡,也有一些是不明原因猝死。

在此之前,2月1日,中共警察網發佈微博稱,中共肺炎疫情發生後,在短短11天內,8名警察因感染瘟疫而死,並發佈了8張死者照片。

有網友評論說:他們替黨維穩!天怒人怨,不幫不救老百姓,估計還會有大量警察死亡的!

有評論人士質疑,警察的死亡會起到動搖中共鎮壓工具軍心的作用,中共為了「穩定」,只公佈死了一部份,實際感染中共肺炎及死亡的警察肯定不少。

一名警察突然前撲倒地

2月8日,大陸書畫藝術家李金山在推特發佈了一個福建泉州石獅警察開會時,一名警察突然前撲倒地的影片。

影片可見,數十個警察站兩排,其中一個警察突然沒有任何徵兆的前撲倒地。現場警察一片慌亂試圖扶起倒地警察。

上述畫面引發推友熱議。
「恐怖,手臂完全沒有保護動作,說明人已經失去意識了!片刻之前還是自主站立的,這次的病毒太智能,太詭譎,太凶險了!」
「現場得一鍋端了,全部隔離。」
「警察的大量感染開始發作了。」
「對不起,對共產黨的幫兇很難同情了,儘管也是受害者。」

中共警察大多血債纍纍

事實上,中共最新通報的近20名猝死的警察大多也血債纍纍。

例如,1月28日,河南汝州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程建陽對進出站人員進行登記和體溫監測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45歲。程生前因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曾進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追查國際」的追責名單。

再如,1月21日死亡的山東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警李弦,在加班進行網絡審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37歲。

陸媒稱,李弦倒在辦公桌旁,雙手仍在鍵盤上,而電腦屏幕上顯示著未完成的最後一份工作日誌——發現網上所謂疫情虛假信息11條,累計處理問題信息360條。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分析說,警察對於中共來說也是利用的工具。這次疫情禍害這麼大,最關鍵的是中共封鎖疫情。比如李文亮這樣的吹哨人都被警方處理,中共這個制度、政策完全是與人為敵的,這些警察也是這個政策制度的一個構成粒子。

薛馳表示,像網警李弦這樣在加班進行網絡審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死亡,那就更可悲了,這其實是在無知中「為虎作倀」。

而程建陽作為河南汝州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死了,更見得作為中共打手的可惡、可悲、可憐。

事實上,在沒有爆發武漢疫情之前,中共公安系統相關人員已經長期充當中共迫害民眾的急先鋒,也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而他們的落馬或死亡,均被民間認為遭到惡報。

明慧網2018年11月報道,根據網絡數據不完全統計,2017年在職的中共警察死亡361人,其中有40名是公安派出所所長、教導員,佔警察全年死亡人數的11%。

而這已經死亡的40名公安派出所所長、教導員都在當地積極迫害法輪功學員,是實施中共「敲門行動」的主要執行人,「敲門行動」導致數萬名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綁架,一千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至少4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