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疫情影響全世界,中共不但不反思還隱瞞和低報確診數字,日前美國計劃派專家前往中國災區。律師、法學博士及時事評論員桑普近日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中共有五宗罪,包括軍隊參與利用生物實驗室大搞生化武器、偷工減料或致病毒大洩漏等,其邪惡暴力欺詐本質醜陋至極,全世界都將對其進行圍剿,相信善惡到頭終有報。

中共隱瞞和低報數字 美派專家調查源頭

梁珍:美國白宮就要求科學家去調查武漢肺炎病毒的來源,怎麼看待這件事情?

桑普:其實這已經醞釀很久一段時間了。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很多專家在幾個禮拜之前一起討論,派遣一些醫療專家去中國看看有關人士,希望治療他們的疾病,當時被中共所拒絕。三個禮拜之後,它(中共)開始說可能可以,但問題是,到今天為止,沒有一個美國專家落地去中國。現在美國專家計劃和世界衛生組織(WHO)一起去中國,一起去看疫症,但問題是,還未成行。

那麼問題是在哪裏呢?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White House's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簡稱OSTP)主任凱爾文·德羅格邁爾(Kelvin Droegemeier)基本上已經發了一封信給美國的一些智囊、一些專家、一個國家的研究院,這些專家就是科學家,有流行病專家,內科的各項科目的都有,要求他們儘快調查武漢肺炎的病毒起源,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因為第一,醫學期刊《刺血針》(The Lancet,又譯《柳葉刀》),它就指出武漢肺炎病毒本身的起源不是來自一個單一的來源,可能是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以外的來源。第二,有印度新德里大學和理工大學的學者曾經發表一篇文章,一個初稿,但之後,不知為何被撤銷回來了。這個初稿已經公開了,也都寫得很清楚,就是懷疑武漢肺炎病毒是不自然的,有一些類似HIV(艾滋)這樣的病毒,有四個這種胺基酸的殘基人工合成基因編輯成的,這種可能性要進一步調查。這一點正是開啟了為甚麼,OSTP主任凱爾文要調查的原因,某程度上因為這樣的原因,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部長亞歷克斯·阿扎(Alex Azar)就在上禮拜四(2月6日)和特朗普見面,就說:「我要稟告你這個情況。」現在特朗普每天接受關於武漢肺炎的報告。那麼這件事情是很重要的。

前白宮首席策士班農(Steve Bannon)2月3日也都說出了中共的幾個問題,第一隱瞞,第二不只隱瞞,完全低報了應該要報的數字。另外最重要的一件事,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問題,如果成為事實的話,第一會激起美國的反對,第二激起全世界的反對,第三激起中國人民的反對,這一點他講得很清楚。就是說,中國人民會反對,全世界會圍剿中共,擺脫掉現在聯合國和世界衛生組織的迂腐、從屬於中共的這種狀況,我想可以改善的了。

生化室被解放軍控制 偷工減料或致病毒大洩漏

桑普:病毒是不是人工合成,到這一刻為止我們要調查,我們要真相,很肯定的就是,已經有很多蛛絲馬跡證明這一點。

最近,2月8日《熊報》有一篇文章,指中共有五宗罪。五宗罪包括甚麼呢?當法國援助中國興建武漢病毒實驗室——P4最高等級實驗室的時候,同意是由法國興建的,但最後實際興建則是交給另外一個研究院去負責,這是第一宗罪。第二宗罪是甚麼呢?就是法國要求中共不可以建多過一間,但是中共用綜合的概念,複製了很多間出來。第三宗罪就是,要求不可以給軍方來做,但最新法廣RFI的新聞報道說,一個叫陳薇的人,接管了這個P4實驗室,而陳薇是中共解放軍的重要人物,女少將,而且她是中共解放軍生化武器的防禦專家。先不要說防禦,簡單講一個生化武器專家,竟然去接管一個P4實驗室,還有軍方背景,為甚麼會這樣?這嚴重違反了當時中法兩國的協議。第4樣罪,更加重要的就是,有沒有生化武器的製造問題,因為生化武器專家來到實驗室,是不是這個實驗室一直在做生化武器?第5樣罪,最重要的就是,P4實驗室能夠證實甚麼,它完全破壞了這個黑洞系統,原來綜合的設計,就是將氣流匯聚在中央一點,就是在那裏研究病毒,目的是甚麼呢?使那些病毒不會向外擴,聚焦中間聚焦一點,所以發生事故時,都是在中間一點,而不會擴散出去。最後發現它在興建綜合實驗室的時候,他自己抄法國的圖紙,去建綜合P4實驗室的時候,它自己偷工減料,而且很多事情根本都做不到這種黑洞設計,黑洞就是匯聚下去一個氣漩渦,它做不到這個設計,結果,是不是導致這次病毒大洩漏?這是一個大問題。就是中共在P4實驗室人工合成病毒,而P4洩漏在後,這種假設,得到越來越多人的猜測。而這值得美國專家、歐洲專家好好調查這件事情。

它是悔約、違約,法國有責任去處理,美國為了他自己國民的健康,也都有責任去處理,希望這件事能夠真是查個水落石出。

中共不可能不知病毒源頭 其邪惡暴力欺詐 醜陋至極

梁珍:中共在武漢肺炎開始爆發時宣稱,病毒源頭來自華南海鮮市場,他們故意這樣做?他們知不知道病毒的源頭在哪裏?

桑普:當然我不是中共,回答不了這個問題。但我從客觀的、剛剛講過的事實告訴大家,它怎麼可能不知道?很簡單一件事就是,如果認為華南海鮮市場真有問題的話,10月已經知道,封了這個市場就搞定。那麼為甚麼10月一直拖到12月,開始有病症爆發,剛剛去世的醫生李文亮,他在微信的朋友圈群組傳遞這個信息,他都知道這件事,跟著被封群,就是被截了圖,被抓去問話、去訓誡,再加上有八個爆料的人都如此。為甚麼當時都不報,為甚麼隱瞞到那一刻它都不報出來,它肯定知道真正的原因,然後它不想這麼多人知道這件事情,粉飾太平之後,不想說,不知道原來這件事達到這麼嚴重,所以它不得不報。

不得不報道的時候,就將全世界目光聚焦到蝙蝠、華南海鮮市場、野味上,讓大家討論了這麼久,但問題是野味是否是其中的一個源頭,是!但蝙蝠是從哪來的?是否在實驗室裏有個產業鏈,有些工人為了賺外快或研究室的工作人員使用這個地方去找一些秘密收入,將這些蝙蝠運出去,在市場上賣,叫做一蝙蝠二吃,做完實驗就給人吃,這個問題就很嚴重了。中共會發生這樣光怪陸離的事,很多外國人覺得不會的,人怎麼會這樣做呢?那是因為他們不知道中共的邪惡、暴力、欺詐,可以醜陋到甚麼地步,我很希望大家能正視這個問題。

死亡數目巨大不斷隱瞞 對講真話者打壓嚴重

梁珍:病毒是中共人工製成的,這個可能性有多大?

桑普:可能性多大現在很難評估出來,但一半的可能性應該是有的。我剛才講製造這個病毒,反售蝙蝠的問題,甚至在黑洞系統沒辦法奏效的問題,這些情況都是有可能的。大家如果對中共這個系統不了解的話,你就要看看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對它來說,死多少人都無所謂。武漢到今天為止火化了多少屍體,多少人死亡、確診,到今天,已經900多人了,相信當大家看到這個採訪報道的時已有一千多人了,在這個情況下,是否這麼少的人死呢?

有一個叫Windy(風速)的天文網站,去調查武漢SO2(二氧化硫)的濃度,化驗顯示這是焚燒1萬4000個屍體導致的污染,先不說這個數字真與假,焚燒的屍體是否都是肺炎病案,我就打一個折扣,但這個星期來說,(武漢肺炎去世的)有5000個屍體,都遠遠超過全中國(武漢肺炎)死去的900多屍體的數字,所以900的數字肯定是捏造,後面肯定要加一個零,甚至說不定可能還要加幾千個上去,所以數字過萬是有可能的。而且最嚴重的是,它不只是隱瞞死亡數字,中共在幹甚麼呢?中共趁這個期間派軍機繞台灣飛行兩次,耀武揚威,加上它自身不斷打壓一些講真話、言論自由的人,封群、封組不讓發聲,它的打壓很嚴重。

「多快好省」趕口罩 港人拒戴中國製

桑普:封城是另一個事,現在封城封到甚麼程度,北上廣深全部都封城了,這個封城是軟封城,不是說兩天才給一個人出來,可以隨時出來,但要登記、探熱,而且叫外賣也不能有親密的接觸,這些都是很可怕的。還可以看到,不只是共產黨邪惡,很多奴才、奴民,他們基本上對共產黨那種恩羨是沒有止境。大家可以看到,港澳辦說要給香港1700萬個口罩,這事在微信群組傳播之後,微信群組說港澳辦是跪舔,當然,大家清楚港澳辦是邪惡的。大家看到,共產黨已經夠邪惡的,還有一幫奴才、拉拉隊比共產黨還厲害,甚至說港澳辦不夠厲害,是跪舔,說中國人已經不夠口罩了,為甚麼還給這些白眼狼,說香港人都是廢青,他們拿口罩之後會去暴動、罷工,口罩應該印上「我是中國人」就對了,全是講這些話,這讓香港人很憤怒。

最近胡錫進在微信發了一個消息,說這幫人講得對,罵得對,不用幫他們香港人,他們是感化不了的,但國家對香港有政治責任與義務,他說惡毒攻擊中國的人,他期待這些人能拒絕戴中國口罩。第一個問題,胡先生,你對我們有期待,我們不知道你的心理狀態是甚麼?第二,我們從來沒有戴中國口罩,我們戴的是從日本製造的口罩,在外國製造的口罩。而中國製造的口罩有很大的問題,而且還在趕工生產,那個化學物質如果落在一個地方,若沒等到7到14天釋放出來,戴上它很容易有呼吸道疾病,甚至會導致癌症。但問題是中共一直是「多快好省」這樣做事,導致中國現在有很多劣質產品,不要說還有很多人在回收垃圾筒裏的口罩。有一個片子,裏面全是山寨廠在製造口罩,炒高價格來賣,這種情況在中國會發生,所以香港人不需要你胡先生擔心,我們是不會戴中國製造的口罩。

香港不缺口罩供應 政府無管制商家任抬價

梁珍:1700萬口罩來到香港,香港人如何去辨別中國製造?會不會出現搶購潮?

桑普:這個是弔詭的問題,我希望所有人知道,口罩是充足的,當然它會製造一個搶購潮,因為有很多藍絲去排隊搶購,有理性的人知道,真正的問題不是沒有口罩,真正的問題是囤積居奇。去銅鑼灣、駱克道任何一間藥房看看,全部有口罩賣,只是一個要100元,也就是說有很多貨囤積起來。香港政府多無能,台灣政府是限價,如果發現有高價出售可以舉報,而且確保有充足的口罩供應,政府主動聯繫商家,確保定量生產,量和價格方面有保障。而香港面對這個嚴峻時刻,不限價,不管這個市場,量也沒有一定的保障,價格也沒有限制,口罩供需自然會進入瘋狂狀態,就像貨物短缺一樣。事實上不是沒有口罩,只是囤積起來不出售,一點一點像擠牙膏一樣,貴再賣出來,所以這是很嚴峻的問題。胡錫進先生所說惡毒攻擊中國的人,是不會搶購中國口罩的。

梁珍:之前蔣麗芸派湖北口罩,引起很多網民的批評,如果對大陸疫情不清楚,戴湖北口罩更加增加風險。

桑普:是的,戴口罩要三思,特別是中國製造的口罩,是否是劣質品,本身是參差不齊的,這是很大的問題,大家看到,就算台灣也面對這個問題,因為有很多口罩來源於中國,正因為這個原因,蔡英文政府堅持台灣自己找廠家去做。在香港我們也看到,有一些有良心的商人,他們希望能夠在香港自己製造口罩,王維基也好,鍾國斌也好,他們鼓勵廠家生產口罩,甚至考慮物質可以循環使用的口罩,這些思考就是一個正常、有良心的生意人要做的事。我希望香港有多些這樣的生意人,多些明白大局的人,不要恐慌,不要驚惶失措,因為一旦恐慌就會輸給共產黨。我們一定要鎮定、冷靜、理性去面對這次疫情。

善惡到頭終有報 遭惡疾始出有因

梁珍:香港第一個死亡個案是一名撐警人士,大陸第一個死亡的高官是宗教事務局局長,相信他曾參與鎮壓宗教,包括法輪功。很多死亡人士是屬於當權者,包括李文亮先生,他死前也發表了不少支持港共政權的話,你覺得這會帶來甚麼省思?

桑普:其實很簡單,所有的東西,每做一件事都有一個「果」產生,做邪惡的事,到最後報應,遲早會到來。我有基督宗教信仰,我知道那些人會下地獄的,我最希望他們能懺悔,他們死前有沒有去懺悔這很關鍵,有一個基本的原則,比如李文亮先生,我說了很多次他本身不是吹哨者,吹哨者是2003年沙士時的蔣彥永,他真是吹哨者。李文亮只是在自己的微信朋友群組裏講,他還寫明了一句,叫大家不要傳出去,所以大家要搞清楚一件事情,他不是吹哨者,而且他基本上很討厭香港的抗爭運動,他忠黨愛國是沒有懸念的,他是這樣一個人。在這個情況下,你要知道為甚麼那麼多人會逐一死去。現在網上有傳過,台灣《自由時報》也報道過,有一些解放軍、武警容易染病,是因為善惡到頭終有報,很多時候並不是說只是無辜的人會受損、死亡,很多人是有原因的,是有罪的。

我希望不只是中國,大家要正視中國共產黨的邪惡與欺詐,更加要正視在中國很多奴民跟著共產黨走的人,本身他們愚昧、懦弱,我們要搞清楚這個事情,如果真的想有一個好的環境和生活的話,一定要釜底抽薪,不是解決共產黨的問題那麼簡單,而是解決那麼多億人相信邪惡政權或他願意跟黨走,不質疑、沉默、平庸之惡,這個是我們必須要正視的。

炮製「美國製造生化毒殺中國人」是賊喊抓賊

梁珍:很多網民說是美國製造病毒投放在中國,想殺死我們中國人。

桑普:我可以這麼講,炮製出說美國製造生化武器毒殺中國人,是賊喊抓賊,這個可能性極高,有過半機會是這樣。為甚麼這麼說呢?它(中共)知道已經紙包不住火,如果真是華南海鮮市場自然原因形成蝙蝠和蛇導致的話,它為甚麼要製造出這些流言出來呢,流言蜚語必有原因,是因為既然這樣,不如說這個人工合成的東西是外面製造的,這個生化武器是外面製造的,指向其它地方,簡直是不知所謂。他們說到生化武器就激起我這些感慨,最重要的是,這個病毒本身是否可以醫治,現在已經在實驗很多方法,上次說到美國的藥(瑞德西偉)在醫治病人,武漢病毒研究所搶先註冊在中國有使用專利,簡直是令人匪夷所思,人家(瑞德西偉)的所長、員工都算了,要救急扶危,人家是出於一種對人真與善的態度去做事,但中共是狼心狗肺,好心遭雷劈,還要倒打一耙,這樣的做法令人憤恨。所以大家要正視,這一次可能是中共利用這個能強化它魔爪的機會,大家不要那麼樂觀說中國共產黨經歷這個衝擊後會崩毀,因為很多事情的天理循環不是人能預測出來在甚麼時候會出現的。但中國共產黨以腐爛的方式在惡化著,而中國人民覺醒的那刻就是它崩的一刻,崩潰崩潰,潰而沒崩,崩的一刻在甚麼時候呢?就是中國人民覺醒的那一刻,我希望透過這個節目有更多的中國公民能夠了解到。

現在不是寫一些人,寫一些文字去說2月6日是言論自由日的時候,不是去懇求、督促一個魔鬼,一個納粹的中國去從良的時候,是用行動去做事的時候,上海一個女孩舉著一個牌子,「言論自由free speech」,這是香港人八個月以來要做的事,二百萬人做的事,是用行動站在街頭。我希望中國每個城市,每個省有一天也會出現這一幕,這一幕就是我期待的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