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當局安排輕度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患者的方艙醫院,正在上演一齣齣怪誕劇,從日前的病人跳廣場舞之後,據報一些方艙醫院緊急為病人成立了黨支部,一些病人宣誓入黨,對著病床唱紅歌。有評論認為,CCP黔驢技窮了,做不出治療的藥物要靠唱黨歌來打雞血了,然而可悲的是,有的病人即使進墳墓也要跟黨走。

11日,中共官網人民網湖北頻道播放一段影片,顯示10日下午,在位於武漢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裏,眾多病人在一名醫護帶領下,戴著口罩向著中共血旗宣誓入黨,承諾「保守黨的秘密、對黨忠誠,永不叛黨」。

武昌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內,眾多病人宣誓入黨。(影片截圖)
武昌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內,眾多病人宣誓入黨。(影片截圖)

據報,這是該醫院病友臨時黨總支成立後的第一次黨員大會。據悉,武漢已經有多個方艙醫院,成立了臨時黨支部。

11日的畫面又顯示,這些新入黨的病友在方艙醫院內帶頭,數十人唱起了紅歌,就在旁邊的病床上,仍然躺著多名病人。

武昌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內,醫患對著病床唱紅歌。(影片截圖)
武昌洪山體育館方艙醫院內,醫患對著病床唱紅歌。(影片截圖)

另一段影片顯示,在武昌方艙醫院,十來名醫患圍著多名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患者唱起了紅歌,場面諷刺。

早期報道顯示,位於洪山體育館的武昌方艙醫院內,設置了800個床位。但參與宣誓和唱紅歌的人數仍是少數。

但相關影片在微博等社交媒體上引發爭議,不少網友譏諷:「神經病啊!」「雞皮疙瘩起來了!」「瞎折騰!甚麼時候了都,還洗腦!」「追魂彌撒!」「活人都給唱死了……滅中國不用病毒,共黨宣傳部全辦了!」

也有網友諷刺:「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就是肉體治癒了,精神上的疾病無可救藥!」

在推特上也有網友表示:「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冠肺炎(中共肺炎)!」「CCP黔驢技窮了,做不出治療的藥物要靠唱黨歌來打雞血了。」

不少大陸網友指官方作秀,「這個時候還作秀,真是無語[允悲]」,「整天整這些沒用的東西。人民需要真相,需要生活。」「天天作秀!武漢特色!」「不踏踏實實做事,搞這些假大空有甚麼意義嗎?」

就在日前,還傳出武漢國際會展中心等方艙醫院內跳廣場舞的影片。

有網友提醒:「你看到的,是給你看的,你看不到的是不給你看的!」

前後對比大 傳方艙醫院信號被屏蔽

然而就在官方發佈這些大有官宣色彩的錄影之前,網上曾傳出影片,顯示方艙醫院內打人,一片混亂。

武漢一名張先生2月7日接受希望之聲電台記者採訪時表示,當天武漢把方艙醫院的信號給屏蔽了,完全沒有方艙醫院內部的信號出來。而2月6日,他還收到信息,方艙醫院裏面沒有藥吃、沒有針打!幾百人共用一個衛生間、沒有開水喝!早餐是到了10點鐘才一個人發幾塊餅乾!他感覺就是一個集中營。

早前網上曾傳出影片顯示,一位武漢當地的負責人親口說:方艙醫院根本不是醫院,裏面沒有醫療設施,不收重症和行動不便的人,而且進去就不能出來。

分析:中共擔心鬧事

對於武漢方艙醫院一連串的騷操作,中國問題學者薛馳對《大紀元》表示:武漢方艙醫院是個大型隔離集中營,不是原來意義上的醫院,基本沒有治療。早前有病人入住方艙醫院後,因為條件惡劣也沒有治療,早就群情激憤。中共為甚麼現在搞這些,就是怕鬧事。

「大家知道,中共在中央層面成立了個領導小組,李克強當組長,王滬寧當副組長,公安部長、宣傳部長都進去了,但就是沒有一個防疫專家,非常荒唐。外界把這個小組稱為『防民變小組』。從武漢方艙醫院亂象來看,就一清二楚了。用疫情的危險來扼住民眾的咽喉,不斷低頭,唱黨的頌歌,有些人哪怕是進墳墓都要跟黨走。當年汶川地震時,不是有馬屁文人稱『縱做鬼,也幸福』嗎?現在中共做這個事情的規模、手段,比汶川地震時要強大許多倍。中共的邪教本質在此暴露得一覽無餘。」

對於中共把方艙醫院的信號屏蔽的消息,薛馳表示,這是一個危險的事情,因為方艙醫院真實的信息流不出來,中共控制了一切。而這是武漢目前最容易出事的地方,所以也是中共最嚴密控制的地方。現在中共放出跳廣場舞、入黨等等這些信息來,反面說明,方艙醫院裏面的情況非常嚴峻。方艙醫院病人的親戚朋友應該多打電話,保持信息聯繫,利用輿論的壓力,為病人爭取一些希望。

鬧劇背後的一個悲劇

與這些方艙醫院鬧劇相對應的則是一個遭隔離女孩的悲劇。

早前在網上發出呼籲的23歲武漢女大學生伯曼兒2月2日後音信全無,傳已於當晚去世。早前她在微博講述自己感染中共肺炎後主動隔離,沒想到進了人間煉獄。

她指自己在醫院被自生自滅,醫院不給藥、不輸液!因為說了實話,被警察上門恐嚇家人,病情惡化求救一周沒人理,撐不住了,遺書已經寫好。

「伯曼兒」的帖文引發數萬名網友關注,但2月2日她在微博上發佈自己的道歉後,再沒有任何消息,有一名網友「伯曼兒1362」2月11日發帖稱,伯曼兒已經於2月2日晚8點27分去世,死後被立刻火化。

網傳她已經去世。(截圖)
網傳她已經去世。(截圖)

同時傳出一份她死前的被迫道歉影片,被迫說出「愛黨愛國、相信政府」的言論,期間有時看似是在讀稿子,說「先相信政府」時一度閉上眼睛,表情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