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文亮離世激起公憤,言論自由呼聲高漲。

李文亮給我們留下了一句至理名言:「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的大規模擴散絕不僅僅是天災,它也是人禍。對言論自由的壓制則是元兇。李文亮的遭遇,引發千千萬萬人的共鳴。千千萬萬的網民發出「我們要言論自由」的強大呼聲。這場災難告訴我們,言論自由絕不僅僅是少數知識份子的偏好,而是關係到每一個人的命運。

法學家張千帆倡議,設立2月6日為中國言論自由日。張千帆說:「此次災難向我們每個人顯示,壓制言論就是國家犯罪——這一點應該成為每個合格公民都明白的憲法常識。」

爭取言論自由是推動自由化、民主化的突破口。我在〈論言論自由〉一文裏寫到:「我們應該,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是必須,為相當一部份正直、善良、具有常識,但不一定思想深刻,懷有正義感卻未必甘願為一種信念獻身的人們,提供一個原則立場,使他們能夠成為維護民主的長城,而不是成為專制的幫兇,也不僅僅滿足於做台下的看客。如果找不到這麼一種原則,少數優秀人物的孤軍奮戰不過是一曲曲壯烈的悲劇,民主的實現只能靠偶然的契機,而且勢必經受不起真正的風浪。」

「如果說專制在於利用人們的弱點,那麼民主就必須發揚人們的優點。關鍵在於要為具有一般智力與勇氣的常人提供一個他們既容易領悟,又不害怕公開堅持的原則,一個最基本的原則,這個原則能夠維護人們的基本權利,又能夠為民主的發展開闢廣闊的前景;它應該是整個民主的基礎,並永遠不會崩塌。依我們看,這個原則就是言論自由。」

為甚麼言論自由是突破口?因為:

1.關於言論自由的原則是簡單的,稍有常識者即可正確理會。

2.它的含義是明晰確定的,不容易混充。就像這次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事件,當局臉皮再厚,面對著千千萬萬國人「我們要言論自由」的呼聲,它也不好意思在這個時候大言不慚地公開宣稱中國人享有真正的言論自由。

3.它對於共產專制是一種致命的攻擊。希臘神話中的英雄阿基利斯由於浸過神水而全身上下刀槍不入,唯有其腳後跟由於不曾浸泡過而承受不住攻擊。共產專制的致命處就在言論自由這個問題上。一方面它藉助於全面地控制思想言論而變得無比強大,另一方面,它又由於不能和不敢公開否認言論自由原則而暴露出自己極為虛弱的一面。一旦失去了對人們思想言論的嚴密控制,共產專制就喪失了自己的全部力量。

4.即使是那班處心積慮的獨裁者也無法公開拒絕言論自由的原則。這就使得他們在關於言論自由的問題上不得不處於劣勢、處於守勢,而且必然會節節敗退。

5.言論自由原則對最大多數人具有最大的說服力。它不像其它一些往往是更激烈的主張,很容易引起一些人不無道理的疑慮,特別是關於必要的社會安定的擔憂。沒有人相信有了言論自由就會天下大亂的無稽之談。

6.明確地、公開地堅持言論自由原則。這並不是要每個人都直接發表尖銳的反對意見(能做到這一點的人畢竟不多),而是要大家都堅持「我不贊成或未必贊成你的觀點,但我堅決維護你說這話的權利」的立場,反對國家壓制言論,這並沒有多大的風險,並不需要過人的勇氣,這就能讓更多的人,包括那些素來謹慎小心的人們也參與到抵制強權的正義鬥爭中,從而形成一種強大的而又溫和的壓力,有力地推動我們的社會向著真正的自由邁進。

中共病毒的大規模擴散,李文亮醫生的不幸離世,激發起國人三十年來最具規模、最有聲勢的一場爭取言論自由的偉大抗爭。令人鼓舞,令人振奮。我們清楚地知道,我們的抗爭不會一帆風順,一蹴而就。我們務必要堅持下去。我們堅信我們的抗爭是正義的。我們並不孤單,我們有千千萬萬。我們必勝。#

(轉自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