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車錦霞,於2019年7月25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分局長青派出所辦案區後,遭毒打、掐摳乳房、倒立劈腿、拽頭髮等酷刑迫害。她丈夫向相關部門舉報參與迫害的警察後,遭到非法傳喚、綁架、恐嚇,其保留的證據被搶走。

黑龍江佳木斯市法輪功學員車錦霞,於2019年7月25日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分局長青派出所辦案區後,遭毒打、掐摳乳房、倒立劈腿、拽頭髮等酷刑迫害。她丈夫向相關部門舉報參與迫害的警察後,遭到非法傳喚、綁架、恐嚇,其保留的證據被搶走。

明慧網報道,在郊區公安分局副局長李愛國的督導下,吳彬、李強、吳闖等9個警察酷刑折磨車錦霞一天和半宿,給她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壓力和身體損傷。

車錦霞目前被非法關押迫害已半年有餘,頭上、太陽穴的大包仍未消去,整天腦袋昏沉迷糊,左手小指已殘疾,舌頭下有疙瘩,不能獨自穿衣服、脫衣服,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到醫院診療,遭到看守所拒絕。看守所說,得辦案單位同意才行。

迫害證物被搶走

當車錦霞不修煉的丈夫知道了車錦霞被酷刑迫害的細節後,憤怒至極,於2020年1月中旬將對車錦霞實施酷刑迫害的打手吳彬等9個警察控告到多個相關執法部門,並在網上對他們進行了公開舉報。

參與迫害車錦霞的主要打手、郊區國保警察吳彬得知車錦霞的家屬控告了他後,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大耍流氓掩蓋罪行,搶走證據,對家屬進行威脅、恐嚇。

2020年1月17日下午2時左右,吳彬帶4個警察通過車錦霞丈夫的工作單位、佳木斯大學保衛處找到他,到了他的辦公室後,不容分說地開始蒐查,把整個辦公室都蒐了一遍,抄走辦公用的電腦、多份控告警察酷刑迫害車錦霞的法律文書、郵寄控告的單號存根,還把車錦霞費盡周折從看守所傳出來她被警察拽掉的頭髮也搶走了。

車錦霞的丈夫發現後,找他們要頭髮,他們不承認拿了頭髮。隨後,警察還強行把他綁架到郊區公安分局。

車錦霞的丈夫拒絕配合,說:「我沒犯法,為啥抓我?!」警察說要求他協助辦案。兩個警察硬把他拽上車,拉到長青派出所,就是對車錦霞實施酷刑的地方,給他做所謂的筆錄。

警察問他都給誰郵寄了控告材料,在哪寄的,郵多少份等。他告訴警察,給市紀檢委、檢察院、公安局、信訪辦等10個單位郵寄了控告信。他們還問幾個單位給他回覆了,他怎麼請的律師,花了多少錢,現金還是轉賬,律師是誰等。

最後吳彬恐嚇車錦霞的丈夫說:「沒有證據證明我們打人,你就是誣告,要追究你法律責任的。」車錦霞的丈夫問吳彬:「你敢不敢跟我、車錦霞咱們三個人當面對質?」吳彬馬上就轉移話題,說:「車錦霞在看守所裏,對不了質。」

車錦霞的丈夫曾兩次打投訴電話12389,第一次接電話的對方明確告訴他說警察不能打人;2月6日,他再次給12389打電話時,對方否認刑訊逼供,還威脅說:「你再上訪,就到法院起訴你」。

老父親去省城上訪

車錦霞87歲的老父親因女兒被綁架一事,多次步行去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分局找李愛國局長要人,還滿懷希望地給李局長寫了一封勸善信。老人的兩個兒子都在外地工作,唯獨女兒在他身邊。特別是老伴去世後,衣食住行都被女兒安排得井井有條,親朋好友都非常羨慕,說他有這樣一個孝順的女兒,是修來的福份。

女兒的突然遭綁架,給年邁的父親帶來了諸多生活不便和心理上的巨大壓力。特別是聽說女兒遭酷刑折磨後,他更是寢食難安。當他得知女婿因控告警察違法犯罪的行為被非法傳喚、辦公室被抄、罪證被警察搶走時,心急如焚,便決定去省城控告佳木斯郊區的警察。

2020年1月19日,老人冒著嚴寒登上了去往省城哈爾濱市的列車。在省城兩天,老人走訪了6個相關執法部門,只有黑龍江省公安廳受理並接收了他的控告材料。

車錦霞原本有個幸福的3口之家,他們和老人一起生活,享受著天倫之樂。車錦霞聰明漂亮,丈夫在高等學府任教,是教授級別,兒子正在讀研究生。這一家人令很多親朋鄰里羨慕。

如今,只因車錦霞修煉法輪功,要求自己做好人就慘遭酷刑,不但給她身心造成了巨大的傷害,也給這個幸福的家庭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影。

毫無人性的酷刑、羞辱

2019年7月25日,車錦霞去佳木斯郊區長安社區居住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家,走到單元樓梯口時,被在那兒蹲坑的便衣劫持。

隨後,車錦霞被劫持到佳木斯市郊區公安分局長青派出所(郊區公安分局的所謂辦案區)。警察將她拖到沒有監控的地方,拽住她的頭髮往牆上猛撞,還用腳踩住她的臉。

辦案人吳彬數次從車錦霞的身後伸進手使勁掐摳她的兩個乳房,還把她兩邊的頭髮拽下來兩大撮,碾壓其左手小指,致使其小指殘疾,不能伸直。

警察在對車錦霞所謂的審訊時,強迫她坐到鐵椅子上。有個警察多次反覆用書和手掌猛戳她的大椎部位,當時痛得她立刻不能動了,導致其脖子僵硬,不能轉動。

吳彬還拽起她的頭髮把她拎起來往地上摔,頭髮被拽掉許多;又把她倒過來大劈胯,即把她的腿向上,頭向下倒過來,強行把兩腿一字分開。兩個人把她的腳往外拽、往外抻,然後再往下壓,疼得她幾乎昏死過去。

有四、五個警察再抻她的兩個胳膊、兩條大腿,然後拽住她的四肢,把她拎起來,舉到一人多高時,再往地上摔,反覆摔。

這其間,吳彬又一次掐她的乳房,還用力掐她的大腿根、陰道兩側、上臂內側等,使她疼痛難忍,受到極大羞辱。

警察吳闖還把法輪功師父的照片撕碎,等車錦霞被打得痛苦慘叫時,他就把照片塞進她的嘴裏,並大喊:「她咬她師父啦!」然後又把照片放在她的腳下,說:「看!她踩她師父啦!」接著又在照片上亂畫。

打手們打累了歇著時,就給車錦霞戴上手銬,把她的鞋帶子解開,一端繫到她的脖子上,另一端繫到鐵椅子上,聲稱「頭懸樑,錐刺骨」。她的手被手銬銬得很緊,疼痛不已。警察還用「蘇秦背劍」的酷刑折磨她,造成她的雙手雙臂腫脹,長時間不能自理。

中共酷刑演示圖:蘇秦背劍。(明慧網)
中共酷刑演示圖:蘇秦背劍。(明慧網)

從2019年7月25日下午到26日凌晨,車錦霞被迫害得頭上和太陽穴上出現大包,腮幫子腫得張不開嘴,乳房、內臟、肋骨、兩肩、大腿兩側火燒火燎,疼痛難忍,像著了火一樣痛苦不堪。

一次,車錦霞等到一個機會,避開警察的視線,將警察拽掉散落在地上的頭髮收起一部份保留下來,並費盡周折把頭髮從看守所傳給她丈夫。然而警察卻搶走了頭髮,以此銷毀證據掩蓋罪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