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從2019年12月初爆發後,中共一直隱瞞真相,直到1月20日習近平就疫情作出指示,外界才知道疫情已經席捲中國大陸。當時,法國電視台France24駐上海記者Antoine Vedeilhe和他的兩名同事從上海出發,抵達與湖北相鄰的河南省商城縣了解疫情,遭到當地國保人員的恐嚇「要麼立刻離開,要麼捉去隔離」。

《蘋果日報》報道,Antoine已在中國大陸做記者4年。

1月23日武漢官方宣佈封城。得到消息後,1月26日,Antoine一行從上海出發,坐火車輾轉前往河南省商城縣。該縣是河南省最偏遠的縣,但它到武漢的直線距離僅百來公里。因為地理位置上的接近,商城縣成了河南省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前線和重災區。而去河南商城縣也是Antoine團隊在武漢封城、湖北省際間交通切斷而無法進入的情況下做出的選擇。他說,「法國電視二台的一個記者團隊在武漢。」

到達商城縣的時候已經是晚上。次日,在拍攝的過程中,5名當地工作人員接到訊息,趕到現場後讓記者團隊離開商城縣。

Antoine團隊的下一站是信陽。這座挨著湖北的縣城,是河南的「南大門」,距離武漢很近,被視為疫情的前線。截至2月1日,從湖北返回信陽的人數為86,421人,其中71,663人來自武漢。信陽也是大陸在湖北之外感染比例最高的地區之一。

到達信陽之後,法國記者團隊租了當地一部小車,但地方政府很快介入,「司機不敢為我們開車了。」Antoine說:「接著我們被驅離。第二天到鄭州,我們連車都不用租了,他們直接在酒店等我們。」

在鄭州的這天早上,Antoine三人團隊離開客房準備開始工作,十多名中共「執法人員」已在大堂等候。Antoine說,這些人包括警察、外辦人員、衛生健康部門負責人,「因為都戴著口罩,看不清具體樣貌」,但其中一名30來歲的男子給他留下深刻印象。Antoine推測他是國保人員,「他跟其他人很不同,不太說話,就是一直在邊上看著。」而且這個人「說話的時候最狠」。

Antoine和他的同事決定繼續工作。走出酒店,在寥寥無人的街頭拍了幾個空鏡頭後,行動引起了上述國保男子的不滿,此男子威脅他們:「你們要麼立刻回上海,要麼送你們在鄭州隔離。」

這名國保男子對法國記者幾天來在河南的行蹤瞭如指掌,「他說我們從上海出發後他們就知道了。知道我們去過信陽」,Antoine接著說,該男子威脅他們,如果播放了他的照片,就會指控他們,並揚言「你們在中國會有問題」。

Antoine說:「我們幾乎無法拍攝。我們走到哪兒,都受到地方政府的干涉。」

而除了地方政府的追蹤、干涉之外,最大的問題來自民眾對病毒的恐懼。「當我們做一些敏感性話題的時候,總是有一部份願意說的,因為他們希望講述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遭受的事。但這次,人們甚至不願意和我們說話。不是因為我們是外國記者的身份,而是因為我們不是他們村子的人,我們可能就是潛在的病毒傳播者。」

Antoine認為,當地中共肺炎疫情情況比官方公佈的嚴重。除了對中共官方的透明度沒有信心之外,他認為中共要控制所有的東西,並且對外展示是它在控制,中共要顯示它在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