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失控,中共官員、軍人、武警感染疫情甚至死亡的例子頻傳。最近有消息指,近20名公安在武漢肺炎疫情期間突然死亡。

大陸警界自媒體「警界君」的文章稱,在整個抗擊疫情的戰役中,目前已經有52名政府人員死亡,其中有17人是公安,包括輔警,佔比為32.7%,為所有職業的第一位。死亡的17名警察中,最小的年僅26歲。

1. 河南汝州:1月28日,汝州公安局國保大隊長程建陽對進出站人員進行登記和體溫監測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45歲。

程建陽曾進入海外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追查國際」的追責名單,生前曾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據海外明慧網報道,法輪功學員多年給程建陽勸善,但他都聽不進去,不信惡有惡報。

2. 湖北宜昌:1月29日,長航宜昌公安分局治安支隊支隊長尹祖川在戰疫一線突發心肌梗塞,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47歲。

3. 吉林北站:1月28日凌晨,吉林鐵路公安處吉林北站公安派出所警察劉大慶在抗疫一線突發蛛網膜下腔出血,搶救無效去世,年僅58歲。

4. 廣東英德:1月26日,英德市橋頭派出所輔警曾文聰要到龍懷高速橋頭出口開展檢測過往車輛的工作,但遲遲未出現,後來同事在其宿舍找到了躺在地上的曾文聰。

5. 內蒙古育文:1月26日,育文派出所警察何建華在客運站執勤時突發腦出血醫治無效去世,年僅52歲。

6. 新疆烏恰縣:1月25日,烏恰縣公安局阿克檢查站副站長蘇萊曼·巴馬丁正準備換班去吃午飯時突發心肌梗塞,送往醫院後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37歲。

7. 山東菏澤:1月25日,菏澤市東明縣看守所所長張新忠在去縣局開戰疫會議的路上突發心臟病去世,終年56歲。

8. 山東泰安:1月21日中午,泰安市公安局泰山分局網警李弦,加班進行「有關違法案件」網絡審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死亡,年僅37歲。

據大陸媒體報道,李弦倒在辦公桌旁,雙手仍在鍵盤上,而電腦屏幕上顯示著未完成的最後一份工作日誌——發現網上疫情虛假信息11條,累計處理問題信息360條。

9. 安徽樅陽:1月26日下午,樅陽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輔警胡鋒在疫情防控點突遇交通事故,傷重醫治無效去世,年僅29歲。

10. 江蘇沛縣:2020年2月1日凌晨,沛縣公安局五段派出所輔警章良志從疫情防控卡口回到休息室後,身體突發異樣去世,年僅26歲。

11. 河南公安廳:1月29日,河南省公安廳輔警趙建忠,在運送防護物資時突發心梗,搶救無效死亡,年僅45歲。

12. 湖南邵東市:1月30日晚,邵東市公安局輔警王調兵在戰疫一線突發疾病搶救無效去世,年僅32歲。

13. 湖北襄陽:1月24日,除夕夜,襄陽市南漳縣公安局交警大隊三級警長鄭勇在疫情防控一線執勤時,突發急性肝衰竭,倒在執勤崗亭,13天後去世,年僅41歲。

14. 湖北潛江:2月6日,潛江市公安局女輔警王愛蘭在趕赴防疫卡口途中遭遇交通事故去世。

15. 山東臨沂:1月16日上午,臨沂市公安局治安支隊警察崔嵬,在抗疫一線連續工作過度疲勞,突發心肌梗塞去世,年僅49歲。

16. 山西大同:2月2日,大同市紅石□派出所教導員張志民,在防疫檢查站連續工作3日後,在回家途中墜入懸崖,2月6日,搜救隊才在山崖底部找到張志民屍體,年僅52歲。

17. 廣東汕頭:1月30日,廣東汕頭市公安局石砲台派出所輔警林木永,在汕頭市旅汽車客運中心卡口連續執勤11小時,測量過往司機體溫。下班回家後突然昏迷,於1月30日經搶救無效去世,年僅55歲。

在澎湃網的最新報道中,除了以上17名公安因疫情而死,另有3人也死在這期間,其中一人也是死在抗疫一線。

18. 山西沁水:2月4日8時15分許,沁水縣公安局龍港中心派出所輔警田計強,因突發腦溢血暈倒,6天後去世,年僅49歲。

19. 山東臨沂:2月7日,臨沂市公安局原經偵支隊副支隊長盧立新因病去世,年僅53歲。

20. 山東臨沂:1月31日,臨沂市公安局原網安支隊副主任科員劉夫傑因病去世,年僅50歲。

以上死亡案例中,有些據報是因為腦溢血,心梗,交通事故,還有一些是不明原因猝死,並未明確說明是否有人是因為感染新冠疫情死亡。

中國問題研究學者薛馳對此表示,警察對於中共來說也是利用的工具。這次疫情禍害這麼大,最關鍵的是中共封鎖疫情,比如李文亮這樣的吹哨人都被警方「依法處理」,中共這個制度、政策完全是與人為敵的,這些警察也是這個政策制度的一個構成粒子。

「像網警李弦這樣在加班進行網絡審查工作時突發腦溢血死亡,那就更可悲了,這其實是在無知中『為虎作倀』。而程建陽作為河南汝州公安局國保大隊長死了,更見得作為中共打手的可惡、可悲、可憐。」薛馳說。

最新有消息說,中共軍隊、武警中分別有數十名官兵及隨軍家屬確診染疫,超過2500名軍警被隔離。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2月10日報道,目前在湖北有10名中共軍人、15名武警已被確診感染新病毒肺炎,這些被確診的病例分別在孝感的「空降兵軍醫院」、武漢的「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及襄陽的解放軍991醫院住院。

襄陽991醫院的一名工作人員向該中心證實有確診的武警正在住院。其中有1500名中共軍人、1000名武警正被隔離。

此外,中共空降兵軍醫院、武漢中部戰區總醫院(漢口院)這兩家醫院也有共20名隨軍家屬確診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