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千方百計找人買了些免疫球蛋白,但是沒醫護專業知識,無法進行注射,患者現在非常虛弱,急需住院治療,打各種電話都無法解決問題。」武漢民間志願者車隊的一名羅姓志願者,父親因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感染住不上醫院,十分著急。

中共肺炎爆發後,許多醫護或病人交通受困,一群來自民間各行各業的志願者組成車隊,開車接送醫護人員,或協助困難居民代購物資。羅先生也曾多次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現在他自己的父親染病了,和大部份病人一樣,同樣面臨醫院不收、束手無策的困境。

記者8日聯繫上羅先生的父親,老先生說,「我現在在家裏,情況不好也不壞,死也死不了,活也活不了,就這樣,一直在家裏。」

住院需等區裏安排 火神山醫院也進不去

羅老先生表示,他各種檢查都做了,「片子也照了,核酸也做了。」檢查是陽性,可是跑遍多家醫院都不收,「我去過武漢人民醫院的東方醫院、中醫學院、672醫院、七醫院、人民醫院、湖北中醫學院」,「沒有床位,一句話打發你。」

「等待吧。只能等待,沒有辦法,就是闖到醫院裏去,醫院也不收啊。」老先生無奈地說,「這個不是醫院說了算的,現在都是社區的報上去,然後是區裏來安排。」

「跟社區申請差不多一個星期了,本來是要送我去醫院的,結果在前三天的時候通知我去不了,不知道甚麼原因。」老先生說,他早晨還跟社區的書記打了電話,「他說只有等待,等到醫院有人出院,然後我才能進去。」

他無奈地說,火神山醫院也進不去,「我是糖尿病人者,需要綜合治療,而火神山需要社區送去,不是自己能闖去的。」

至於怎麼感染的,老先生說,「這個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在元月17、8號吧,出去買菜。到了20幾號,我到醫院去開胰島素,因為我有糖尿病,然後就基本上沒有出門。情況就是這樣。」

父母被關隔離酒店 女兒著急呼救

武昌區的毛先生夫妻都感染了中共肺炎,毛先生發燒並呼吸困難,但至今還在等待核酸檢測結果,目前夫妻兩人都被帶去酒店隔離。毛先生女兒說奶奶已因拖延而過世,她擔憂父母親也會因拖延得不到救治。

毛先生的女兒9日告訴記者,父母親在醫院開了藥,「現在被社區街道帶到酒店隔離。酒店沒有醫護人員,啥都沒有。」「現在在酒店待著,轉醫院必須要有社區的單才能轉。但是社區說我爸爸只做一次(檢測),說要再做一次再看那個結果。」

毛先生女兒傷心地說,奶奶剛過世,緊接著父母就得了病,「我奶奶就是在家裏咳,那天中午突然起不來了,然後去醫院,說是中共肺炎,但是她核酸檢測沒做,排不上。」

奶奶直到過世 都沒有確診

「(奶奶)本來醫院都不讓進的,說是人滿了,不讓進,鬧了一下子才讓進,然後抽一下血做檢查,然後就是在搶救室吸著氧,其它甚麼都沒有,醫生說是高度疑似新冠肺炎(中共肺炎)。待了一天多,2月1日凌晨奶奶就走了。」「我估計拖得有點狠吧!」

她說,因為奶奶沒有確診,所以也沒算進中共肺炎死亡病例上報,「不是確診,你就是自費啊,要是確診了國家會給你免費治療。」

「我爸這幾天咳嗽咳得特別狠,我媽這幾天一直就是低燒。」她憂心地說,父母待在酒店沒有治療,「我們是希望能安排到醫院進行更好的治療,但是就不知道社區怎麼安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