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爆發以來,武漢市有大量病人無法入院治療,家屬求助無門,同時醫生護士也爆集體感染。2月6日,武漢某醫院工作人員芹芹(化名)向本報吐露心聲,她感覺到壓力非常大,面對這場失控的疫情,她已經寫好了遺書,以備隨時可能發生的狀況。

芹芹說,他們醫院有上千名工作人員,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都倒下好幾批了」,「(受感染的)估計有60、70個人吧!」「昨天就有一位30多歲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啪一聲,當場就暈倒了,後來發現中標啦!」

她說,當時武漢封城,有些同事被隔絕在外地沒有回來,人員本來就不齊,再加上現在能上班的工作人員越來越少,無形當中,每個人的工作壓力就越來越大。「我從過年到現在,一天都沒有休息,幾乎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1、12點。」

「整個城市都封閉了,沒有車通行,就是『限行』,上班很困難。有車的醫護人員可通行,但是家裏沒車的,有的住在醫院裏,有的家裏有小孩,有的要回家餵奶,很困難。」

「之前還有愛心車可以搭,有好心人就開私家車來幫助接送一些同事。但現在搭愛心車的也被傳染了,所以政府部門也不讓坐了。所以,現在能上班的人數越來越少了,我們能上班的人就累死了。」

她說:「我們真的是可憐死了,醫生不夠,護士不夠,包括女生都要去扛物資,真的是累趴了、累垮了。」

再加上求診住院的病人不斷增加,「受感染的病人人數越來越多,病房就很緊張。醫院還騰出了幾百張病床。但新病床,沒有設備和物資,要到處籌物資,物流又很慢,貨物都沒有生產出來,真是讓人著急死了。」

說到物資急缺,絕對是醫護人員的巨大壓力。芹芹說,他們醫院前幾天才收到政府發放的N95口罩,不足人員需求的五分之一,防護服更是短少,光給一個科就不夠了。現在防護物資,只能根據醫院裏不同片區的危險程度來發放。

但是防護裝備短缺可能還不是最艱苦的,「我們有一段時間都斷糧了。因為各個炒菜、做飯的點,都關了,更不要說吃飯啦!我們現在吃的菜,都是靠捐贈的。」她感嘆:「這一段時間,所有的物資,如果沒有社會的捐贈,醫院早就給你over掉了,早就封掉啦!」

沒有特效藥 只能先寫好遺書

她說,現在受感染的醫護人員已經被隔離了,主要是吃藥、打針,但能不能治好就難說,「有能治好的人,但是並不確保,誰能說得清楚呢?」

「身體稍微好一點的人,可能就扛過去了,身體質素差一點,或是抵抗力差一點的,就走了,這完全看個人,完全沒有特效藥。」

她說,雖然知道醫護工作很重要,能夠救別人,但看到發熱求助的病人越來越多,醫院裏不論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或是內勤人員,大家內心都很煎熬,「每天生活在恐懼中,但是每天都要把事情做到位。」

芹芹嘆道:「工作壓力非常大,前幾天開完會,在回來的路上,都晚上11點鐘了,真的是,開著車坐在路邊哭,覺得有一種特別無奈的感覺。」

為了不讓家裏擔心,她已經先把後事安排好了。她說:「我跟我媽都說好,我要是over(去世)掉了,我跟律師已經把遺書都寫好了,孩子的撫養權等等其它一些問題,其實我每天都想這問題。」

「你問我害不害怕,我也不曉得,因為我不知道哪天就over掉了,因為這個事情(疫情),可能會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芹芹說。#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