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武漢疫情襲港,港府一直「擠牙膏式封關」,最新措施是2月8日凌晨起大陸入境人士包括港人需強制隔離14天。作家兼資深時事評論員潘東凱最近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就港府抗疫應對措施、口罩荒以及今次病毒源頭等問題,進行分析和探討。他指,中國現在已經成為疫國,過年期間已經有30萬至50萬人從大陸來了香港,擔憂香港成為下一個武漢,港人需要自救,絕不能掉以輕心。香港目前唯一一個死亡的案例,是疫情爆發後才去武漢的,這可以說是一種報應,也在提醒港人不要輕信共產黨。談到香港前景,他仍保持樂觀,也希望港人保存實力,「中共現在處理這個疫症,這兩個月的表現,全世界已經有很好的評分,這個評分會加速它的滅亡,就是這麼簡單。」

以下是專訪的上半部份:

梁珍:星期六(2月8日)開始大陸人來香港要強制隔離14天的措施,很多人趁強制檢疫前夕從深圳灣湧入香港。梁振英早前說過,全面封關的話是要香港攬炒。你怎麼評價這種言論?

潘東凱:梁振英直接說就是妖言惑眾,因為他講的不是事實。全世界現在已經有六、七十個國家對中國入境的人員實施管制,即封關,但是沒有一個國家拒絕中國物品入口,只是針對曾經在中國境內逗留過的人,對他們實施管制;如果他是本國國民,以美國或者加拿大為例,如果其國民曾經進入中國境內,就要接受14天的隔離檢疫,但是如果是中國國民那就直接不讓你入境。這個就是我們所了解的封關。實際上現在還沒有一個國家是禁止中國貨品進口的。所以根本就不會造成物資短缺。梁振英不是無知,他是蓄意誤導,這個顯示他這個人的內心是邪惡,因為他這麼大把年紀了,讀了這麼多書,他沒有理由不懂的。是不是?

梁珍:現在香港政府說了要封關,但是又多加了兩天半的空窗期,它的目的是為了甚麼?

潘東凱:在這我要更正,其實香港政府並沒有封關,這就是我們香港人感到極其憤怒和擔憂的地方。從2月8日開始,所有包括香港市民,如果從大陸來香港,就要在14天裏面實施某一種的檢疫。但這個檢疫本身都是有問題的,執行力很低,因為你可以住在酒店,可能用電話來檢測你,至於你中間有沒有自由行動,跟誰有接觸,其實政府好像是無能為力的。所以這個就是奇怪的地方。為甚麼(香港政府)連澳門特首賀一誠的簡單做法都做不到呢?就是說曾經在大陸逗留過的人,如果不是香港市民,根本不讓他進來;但是如果是香港市民呢,就要隔離14天,是嚴格強制的執行。這才是真正的封關。

梁珍:你怎麼看林鄭不肯全面封關,致使醫務界罷工五天,她這樣做會在香港產生甚麼樣的後果?

潘東凱:是會為進一步傷害香港的各方各面。其實我們已經知道亡羊補牢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已經亡了一隻羊。這個疫情在武漢爆發之後,在武漢封城之前,已經有武漢的市民流竄中國大陸各地,現在整個中國裏邊都有確診,最初說西藏沒有,但事實是西藏很早都已經有。如果武漢是一個疫市,現在中國是一個疫國,就是說(武漢封城)其實已經很遲了。

那我們粗略計算、保守估計,就是在過年之前疫症爆發之後,到現在這一刻,有30萬到50萬的大陸人已經來到香港,他們去哪裏我們不知道,而且他們可能有很多仍然逗留在香港,所以這件事情已經是有很多不同的定時炸彈擺在周圍。那是不是甚麼事都不去做了,當然不是,如果當機立斷,即使現在這一刻封關,澳門都可以做的做法,起碼不會再有大陸人進來。但是現在問題是,在2月8日那個死線之前,已經有一批人湧進來了。那2月8日死線過了之後,仍然冒著接受14天檢疫的不便,要來香港的大陸人,會是甚麼人?我想大家應該心知肚明,就是那些懷疑自己已經得了病的人。我們知道現在大陸的情況,如果你懷疑自己病了,它是很難幫你測試,沒有那個條件,同時也得不到合理的治療。如果他感覺自己得病了,作為一個大陸的公民,最好就是衝來香港,因為我們的醫護就要照顧他,我們政府就會給他免費酒店住,如果沒有事,當然他就當做旅遊;如果有事,死得很體面,舒舒服服。這就是人求生或自私的本性,我不怪他們。如果你真的是為了香港本土利益,為港人去管治香港的話,這個特首就不會做出大家都不解的行為。很多人都問我,為甚麼?林鄭想幹甚麼?我不知道她想幹甚麼,我只是覺得她很像一個很蠢、很傲慢和很殘忍的一個人。

梁珍:你覺得政府會不會對醫護界人士秋後算帳?

潘東凱:它已經在算帳了。它們已經在打壓、在挑撥,但挑撥不會成功。因為大部份的香港人都同情、理解和支持我們醫護人員。我想我們如果那個罷工行動升級,我有一個想法,就是應該對於港府官員和大陸人,拒絕醫治。而我們港人手連手、心連心,自己救自己。同時我也可以說,反送中運動(的訴求)沒有解決,警暴也都沒有解決,香港警察那麼熱心去支持大陸,香港沒有口罩,他還要寄口罩回大陸,所以拒絕醫治的政府官員一定要包括警察。如果現在的醫護將他醫療的對象,放在香港本土市民身上,拒絕為那些大陸人治療,拒絕為政府官員治療,拒絕為警察治療,我覺得這樣會絕對得到香港人的人心,我們一定會支持他們。

香港醫護2月7日結束為期5日的罷工,抗議港府未能全面封關。(Getty Images)
香港醫護2月7日結束為期5日的罷工,抗議港府未能全面封關。(Getty Images)

冥冥中有主宰 港人不可掉以輕心

梁珍:你覺得事態會怎麼發展?

潘東凱:很難說,我覺得我們要做最壞的打算,就是說,這個疫情一點都不簡單。我在(疫情)爆發了之後做了很多的分析,很難讓我相信這個冠狀病毒是在自然界存在的,應該是在實驗室裏培養出來的。它的傳播能力和毒性,對人體的危害,有很多事情我們都不清楚,雖然可能還未達到武器的級別,但如果那個研究是向這方面進展的話,其實那個破壞力很強。

我們看到一個病例,香港唯一的已知的死亡個案,其實說的不好聽的話是遲來先上岸,他是(疫情)爆發了之後才去武漢的,他去了武漢之後回來,差不多是最晚的那一批確診的,確診之後很快就惡化去世了,他的家人也都感染了。所以我從這個例子覺得,這個病毒的危險性是非常的大,這是事實。至於那個人為甚麼要去武漢,大家都明白,這樣的事情,我覺得這個世界冥冥中都有主宰,有一種事叫報應。我覺得我們香港人是不可以掉以輕心的,很多人說現在你們是過度恐慌,但我覺得有適當的警惕是對的,因為這個危險是非常的大。如果它是在實驗室裏培養出來的病毒,根據現在的分析,我看到一些專家說,即使4月天氣回暖,可能未必降低威脅,可能會延長一段時間。所以這件事情,我們是要小心行事,不可以增加自己的風險。(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