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惡化,包括美國在內的多個國家的研究人員,正在抓緊研製防疫疫苗和藥物。據《長江日報》消息,2月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李蘭娟團隊,在武漢公佈治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

李蘭娟院士說,根據初步測試,在體外細胞實驗中顯示:(1)阿比朵爾在10~30微摩爾濃度下,與藥物未處理的對照組比較,能有效抑制冠狀病毒達到60倍,並且顯著抑制病毒對細胞的病變效應。(2)達蘆那韋在300微摩爾濃度下,能顯著抑制病毒複製,與未用藥物處理組比較,抑制效率達280倍。

李蘭娟院士說,抗愛滋病藥物克力芝對治療中共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議將以上兩種藥物列入國家衛健委《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六版)》。

這個消息發出後,《科創板日報》2月5日報道,有自媒體以「李蘭娟院士重磅推薦新藥為其兒子名下公司出品,只經過體外細胞初步測試」為題,對李蘭娟及其於2月4日晚發佈的科研進展進行了質疑,這自然就指向李蘭娟院士團隊推出新藥是為自己家族牟利。

爆料的自媒體認為:「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這兩個藥物,是杭州華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機構的研究成果。而該公司董事長鄭傑是李蘭娟的兒子,李蘭娟還是該公司董事。

隨後,有另一個自媒體通過調查給出結論為李蘭娟澄清,「阿比朵爾」和「達蘆那韋」這兩個藥物並非杭州華卓科技有限公司製造。

但是,通過這件事情,卻牽出了李蘭娟家族所擁有的95家公司的事情。為甚麼稱其為「家族」?因為,李蘭娟院士及其兒子和丈夫一家三口人,作為董事長、股東的公司達到95家之多。

其中最重要的一家不是杭州華卓科技有限公司,而是樹蘭醫療管理集團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為鄭傑。鄭傑是李蘭娟院士的和鄭樹森院士的兒子。

先來看看李蘭娟家族的成員。

李蘭娟院士

據維基百科資料,李蘭娟(1947年9月13日-),女,浙江紹興人,中國傳染病學專家,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成員,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教授、主任醫師、博士生導師。現任傳染病診治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國家傳染病學重點學科、211建設學科學術帶頭人、浙江省傳染病重點實驗室主任。其丈夫為另一位中國工程院院士鄭樹森。

李蘭娟於2001年和2003年兩次申報評選中國工程院院士未果,終於在2005年獲評中國工程院院士。曾有浙江省衛生界人士對其評選院士期間的學術成果、經費來源表示質疑,並懷疑其是否利用省衛生廳廳長的職權攫取資源為學術研究提供方便,及在擔任省衛生廳廳長的同時是否有精力從事科研活動。

值得注意和補充的是,1998年3月—2008年3月,李蘭娟擔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黨組書記。中共正廳級官員。

李蘭娟的丈夫鄭樹森留在最後去說,先看其子鄭傑。

李蘭娟之子鄭傑

與貴為院士的父母網上信息十分豐富不同,鄭傑在網上的信息十分稀少而零碎。

百度鄭傑的時候,顯示的結果是這樣的:

連出生日期,畢業學校甚至任職經歷都沒有。唯一可查到的是,鄭傑是清華經管EMBA08-C班校友:

有如下光鮮的簡歷。

翻譯了《未來醫療》:

 

豆瓣讀書及京東商城都顯示,這本由美國作家所寫的書確實是由鄭傑翻譯,而在一此採訪中,鄭傑本人也證實了這一點:

除此之外,網上的一些信息多位鄭傑出席某些會議,論壇,接受採訪等:

其中一段採訪中說,2000年開始做互聯網創業,但並沒有交代具體信息,2007年開始做數字醫療。1998—2008年,李蘭娟院士擔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而鄭傑初期所創立的公司似乎都在杭州。

鄭傑直接持有的公司達到78所,大多數是以樹蘭命名,樹是其父鄭樹森的樹,蘭是其母李蘭娟的蘭。

鄭傑的父親鄭樹森,名氣要比李蘭娟大得多。

「殺人醫生」鄭樹森

鄭樹森,1950年1月出生於浙江省衢州市龍游縣,肝膽外科、肝移植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法國國家醫學科學院外籍院士,浙江大學外科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肝膽胰外科主任、主任醫師,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主任:

鄭樹森被稱作是大陸器官移植以及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領頭人,先後兩次擔任中國器官移植領域「973計劃」的首席科學家,領導中國肝膽胰外科中心。該中心手術量位居全國前列,每年進行腹腔鏡肝臟切除術100至150例,約佔肝切除手術的四分之一。

鄭樹森最早是在香港學習肝移植技術。1990至1992年期間,鄭作為博士後研究員和高級訪問學者赴作為港大醫學院教學醫院的瑪麗醫院,並於1991年10月以「第一助手」的身份參加香港首例人體原位肝臟移植。

1992年他從香港返回大陸後,次年即開展中國第一宗肝臟移植。今年3月鄭樹森接受「中共機關報」《光明日報》旗下媒體光明網訪問時親口承認,僅他一人,至今已操刀1,850餘例肝臟移植。

1997年至2015年,鄭樹森擔任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任期長達18年,橫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19年中的16年。

鄭樹森同時是該院的主要肝臟移植醫生。2005年1月28日,鄭樹森同日連續完成5例肝移植手術,一周鄭樹森施行肝移植11例。如以一周11例肝移植推算,一年可達572例肝移植。

不過,鄭樹森一直對外迴避器官來源問題,只是將器官移植的飛速發展,歸於中國器官捐獻制度的建立。2012年3月13日,大陸媒體「搜狐健康」就中國器官移植狀況採訪鄭樹森,鄭樹森稱:「我們國家的器官捐獻工作一直比較落後,從2010年開始衛生部跟紅會,推進心臟死亡器官捐獻工作以來,差不多有兩百例的捐獻。」

2006年鄭樹森接受媒體採訪時稱,1992至1998年7年間,全國肝移植案例只有78例。他又說:「1999年以來,各地肝移植病例數猛增,1999年當年就實施115例。」

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在國際上曝光,由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資深國會議員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和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組成的獨立調查團發表的報告,將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行為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他們發表的報告顯示,「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等良心犯器官數量驚人。」而鄭樹森接受媒體採訪時提及1999年以後肝移植數量劇增的時間段,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的時間段吻合。

鄭樹森擁有多個不同身份和頭銜,他同時擔任中國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學外科學教授、博士生導師,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衛生部多器官聯合移植研究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醫師協會副會長等多個職務。

除此之外,2007年起鄭樹森還主導迫害法輪功的研討會,是浙江省「反X教協會」的理事長,參加各種該組織的會議。鄭在反法輪功理論研究方面十分活躍,2009年以編委會主任身份負責編寫書籍,在輿論方面詆毀法輪功。

全中國的「反X教協會」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擔任協助角色。根據資料,鄭2010年10月份曾主持浙江大學「反X教協會」的幹部培訓計劃。他當時曾作開場發言,並且他的座位在浙江省「610辦公室」主任的旁邊。

總部設在美國的國際人權機構「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簡稱追查國際),曾多次對鄭樹森發出追查通告。追查通告指:「鑒於鄭樹森從事大批器官移植手術的時間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間吻合,鑒於鄭樹森以『反X教』協會名義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轉化迫害,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犯罪,追查國際特此通告,對鄭樹森立案追查。」

2017年2月6日,國際著名《科學》雜誌報道,國際權威學術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國際肝移植》)於早前的1月30日發表聲明,由於作者鄭樹森等人無法提供論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臟移植的器官來源符合道德倫理證明,該雜誌決定撤回鄭樹森等於2016年10月在網上發表的論文,並將「永遠不會」在該雜誌上發表他們的研究成果。

鄭樹森家族的95家公司和樹蘭醫院

根據資料查詢鄭樹森、李蘭娟、鄭傑一家三口共持有95家公司,其中,鄭傑78家,李蘭娟12家,鄭樹森5家。

同時,鄭樹森也是樹蘭醫療的創始人&董事&總院長:

鄭樹森和李蘭娟、鄭傑一家三口所擁有的95家公司。

樹蘭醫療這個名字,應該就是鄭樹森和李蘭娟兩位院士各取自己名字中間一個字合成,然後讓兒子擔任法人的公司。通過查詢,鄭傑擔任法人的公司基本都以樹蘭命名

李蘭娟是2005年當選為院士,2008年3月卸任浙江省衛生廳廳長,黨組書記。但是在2008年1月18日,有一家由李蘭娟院士擔任董事、其子鄭傑擔任董事長的杭州華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實繳資本5000萬。

2015年12月6日,樹蘭醫院在杭州正式開業。中共院士、原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第一醫院院長鄭樹森,是樹蘭醫療的發起人、總院長。樹蘭醫院是樹蘭醫療的分支機構。

樹蘭醫院地處杭州市黃金路段下城區東新路,建築面積約63,000平方米。樹蘭醫院擁有肝腎器官移植資質,同時也提供其它醫療服務。

陸媒報道,建立之初,該醫院提供床位512張;一年半後,新增床位1000張。

除了增加床位,這家醫院還新成立了專門的器官移植中心。2017年4月25日,樹蘭醫院旗下的樹蘭國際器官移植中心宣佈成立,對外揭牌。鄭樹森任該中心的主任。與該中心一同成立的,還有一個「器官移植學術委員會」。

樹蘭醫院,掛靠浙江大學,又名「浙江大學國際醫院」;旗下的器官移植中心,亦同樣以「國際」冠名。

鄭樹森的兒子鄭傑,是樹蘭醫療的總裁,他說:「由於中國相對較低的醫療費用以及外科醫生頂尖的技術,現在國際上很多患者會選擇到中國就診,這也是我們今後的努力方向。」

鄭傑的說法,和中共器官移植「大使」、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的公開承諾矛盾。黃潔夫對媒體表示,2016年以來,中國沒有向任何外國病人提供移植手術。

這家醫院同時引發其它疑問。

陸媒報道,2017年5月11日下午至5月12日中午,樹蘭醫院的8間手術室燈火通明,20個小時內完成8台大器官移植手術。其中一位吳姓病人,僅等待了兩天,獲得「捐獻」肝臟進行手術。

和發達的北美國家做一下比較。美國擁有龐大的器官捐獻系統,有九百多萬自願捐獻的人群、有發達的全國捐獻網絡。根據美國衛生部報告,美國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時間:肝移植2年,腎移植3年。

一天之內,同時進行8台大器官移植手術,器官何來?短短一年半時間,樹蘭醫院如何能做到新增床位1000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