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而古老的杏花,有著多少與傳統文化有關的故事。

初春二月,「綠柳才黃半未勻」,古人筆下的「詩家清景」裏[1],杏花燦然盛開。

據說公元前數百年的古籍《管子》中已有杏花的記載。中國傳統文化中,杏花是十二花神之二月花。二月的別稱,第一個就是杏月。驚蟄後三候花信,二候就是杏花。杏花開放時節,雨為杏花雨,天是杏花天,詞譜中還專門有「杏花天」詞牌。

「裁剪冰綃,輕疊數重,淡著胭脂勻注。」

看到杏花,就會想起這闋宋詞《燕山亭.北行見杏花》中的首句,以為頗得杏花風致。

而這清淨絕塵的文字,卻是出自紅塵中九五之尊的皇帝,北宋徽宗趙佶。但寫這闋詞時,他已在靖康之變中不幸覆國被俘,正在被金兵押解驅趕著與一眾人等向北遠行。縱使如此屈辱艱辛的行程中,依然有明麗的杏花,並來到這首充滿憂思與哀傷的詞中,成為唯一的亮色,這被王國維稱為略似「以血書者」的詞作,又使杏花多了一份別樣的淒美。

詩人以「一枝紅杏出牆頭」杏花怒放的美景,讚美帝鄉及對帝鄉無限的思念之情(Pixabay)
詩人以「一枝紅杏出牆頭」杏花怒放的美景,讚美帝鄉及對帝鄉無限的思念之情(Pixabay)

很多吟詠杏花的古詩詞名句流傳千年至今,仍為我們熟知,可謂深入人心。如:唐人杜牧《清明》:「借問酒家何處有,牧童遙指杏花村。」宋人志南《古木陰中繫短篷》:「沾衣欲濕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葉紹翁《遊園不值》:「春色滿園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陸游《臨安春雨初霽》:「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陳與義《臨江仙.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長溝流月去無聲,杏花疏影裏,吹笛到天明。」……尤其時任工部尚書的宋祁,以《玉樓春.春景》「綠楊煙外曉寒輕,紅杏枝頭春意鬧」,被世稱「紅杏尚書」。王國維:「著一『鬧』字,而境界全出」,更是極高品評。因其《人間詞話》的「境界說」,在中國美學史有重要地位。

杏花繁密飽滿,常成簇開放。含苞時紅如胭脂,漸漸盛開時,顏色由濃變淡成白色。但還是常被以紅杏相稱,不知是不是因其花萼始終鮮紅或深紅,枝條也是深紅褐色的緣故。楊萬里《詠杏》五絕:「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溫庭筠《杏花》:「紅花初綻雪花繁,重疊高低滿小園。」杏花獨特的顏色之美,最是在這粉紅淡白相間之時。

總難忘曾在古長城看到的漫山野杏花,更神往新疆天山雪峰西部伊犁那中世紀遺留下來最大的原始野杏林。千萬株隨意生長的野杏花,開放在綠色的河畔山野間,錯落有致,深淺不一,成團成簇,如雲如霞如海。

杏梅,杏或山杏與梅的「天作之合」,好像知者不多,其實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被古人發現。宋代范成大《梅譜》:「杏梅,花比紅梅色微淡,結實甚扁,有斕斑色,全似杏味。」成書於康熙二十七年的中國較早的園藝學專著,陳淏子《花鏡》:「杏梅,花色淡紅,實扁而斑,其味如杏。」

杏與梅是薔薇科的不同樹種,杏梅融合了二者各自的優勢與美。比梅花抗寒力更強;比杏花花期長,花大亮麗。杏花單瓣,盛開時白色,杏梅花既有單瓣也有複瓣的,粉紅、水紅、玫瑰紅。有的花美果豐,有的以觀花為主少量結果。

杏諧音幸,有幸運、幸福的美好寓意。梅則與媒諧音,「因荷而得藕」對以「有杏不需梅」,諧音即「因何而得偶」「有幸不需媒」,這個巧妙的諧音對子被稱為絕對。其應聲而對下聯的是明代以神童被推薦入京的少年(據說當時十歲),出上聯的是想招他為婿的宰相,少年後來官至禮部右侍郎。典出清代褚人獲《堅瓠集》康熙間刻本。

與科舉文化有關的「杏園」,唐代新科進士賜宴之地,故址在西安大雁塔一帶。與儒家文化有關的「杏壇」,宋代由孔子後人根據傳說「除地為壇,環植以杏」,為紀念孔子講學而建,在曲阜孔廟大成殿前。正如後來一首詩所寫:「魯城遺跡已成空,點瑟回琴想像中。獨有杏壇春意早,年年花發舊時紅。」[2]

(Pixabay)
(Pixabay)

與中醫文化有關的「杏林」,源自三國時有神醫之稱的董奉。他醫術精妙神奇,卻「為人治病不取錢」,只讓重病癒者栽杏五株,輕病癒者栽一株。幾年後,長成十萬多株的杏樹之林。他每年以杏林之杏所換穀物兩萬多斛,賑救窮乏。他行醫濟世的至高醫德得到普遍敬仰和後世醫家推崇。在中國,「杏林」早已是醫界代稱,並形成了以醫道醫德為魂的杏林文化。

董奉曾僅以三枚丸藥將中毒死去三日的人救活。更神奇的是,據被救活者交州刺史杜燮回憶,他死時是被「十數烏衣人」收到車上,「以付獄中」,關進「才容一人」的獄室,並「以土從外封塞之,不復見外光。」他的死而復生,是由於有人宣告:「太乙真人派使者來召杜燮。」

在當地忽然大旱時,董奉應地方官之請,召來大雨。在有人被「精邪所魅」致病,一般醫療方法無效時,他清除「精邪」,使其病即癒。在世三百餘年,「顏狀如三十時人」。離開人間時,是 「竦身入雲中去」。他是一位被寫入《神仙傳》的仙人,當時有太多的人見證了他的種種神蹟,他的杏林被稱為「董仙杏林」。杏林文化實在就是一種神傳文化。

[1]唐‧楊巨源《城東早春》

[2]孔子後裔六十代衍聖公《題杏壇》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