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宋史》及《續資治通鑒》記載:南宋抗金名將劉錡,儒雅倜儻,善於詩文。他為了鼓勵部屬作戰,把皇家的賞賜和自己的家產大多散去了。由於秦檜、張俊等的排斥,劉錡於順昌、柘皋之捷後,竟以「作戰不力」的罪名,罷官閒居於荊南府。當時,劉錡嗜飲,身無多文,常常在小酒店中就著一碟梅豆,喝廉價的「茅柴酒」。

劉錡如此寒酸,一些不認識他的人常常嘲弄奚落他。劉錡難忍,便在酒店的牆上,題寫了一首闋〈鷓鴣天〉。詞云:

竹引牽牛花滿街,

疏籬茅舍月光篩。

琉璃盞內茅柴酒,

白玉盤中簇豆梅。

休懊惱,且開懷,

平生贏得笑顏開;

三千里地無知己,

十萬軍中掛印來。

(我曾經在十萬軍中掛過帥印啊!)

表示自己曾經擔任過千軍萬馬的統帥,平生有許多足以自豪之處,不必因市儈的嘲諷而懊惱。

名將韓世忠聞之,嗟嘆不已,立即派人送錢去接濟他。岳飛亦上書高宗,認為國家多事之秋,不宜讓這樣的名將閒居一隅。

後來,明代馮夢龍編《警世通言》,在《崔待詔生死冤家》一篇中,插入了這則古人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