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武漢肺炎來勢洶湧,香港中小企業如何面對武漢肺炎的衝擊?尤其是在大陸的港資企業,面對停工和封城,前景如何?香港中小企業聯合會永遠榮譽主席、在東莞設廠四十多年的商界領袖劉達邦最近接受本報《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就中小企業和香港經濟前景進行分析。他預計,武漢肺炎對中小企業的打擊甚於當年沙士(SARS),尤其是在大陸投資的港資企業,面臨疫情、封城、物資短缺、人員短缺等困境,更是雪上加霜。他預計餐飲業未來將有兩、三千家食肆倒閉。

以下是專訪全文:

延遲開工的損失無法估計

梁珍:新年之後武漢肺炎就開始在香港社區爆發,對於本地中小企有甚麼影響?

劉達邦:影響肯定是很大的。在大陸的那些廠又不能開工,影響是非常之嚴重。在香港來說,除了超市的那些生意會好些之外,其它餐飲、零售(就比較差)……旅遊都可能影響不太大,因為很多人買機票出阜,學生不用上學,有些上班族可以在家上班,一些人趁著這個機會出去旅遊一下。但是餐飲是很受影響了,零售更嚴重了,對比起社會運動來說更加嚴重,因為現在看不到它(疫情)甚麼時候結束。工廠那方面呢,原本我們是計劃年初十,就是星期一(2月3日)開工,但上月底接到商務局、村委、還有外經辦打電話來說,不可以開工,到2月10日應該可以開工了,但這兩天會不會又有變化呢?就很難說了。

梁珍:對你們造成的經濟損失大概是多少呢?

劉達邦:經濟損失,就以我們廠來說,那個成本大概是一周40萬(港幣,下同)。如果遲一周開工我們就損失約40萬,遲兩周就80萬,這是直接經濟損失!我們原來計劃2月這三個星期趕4月貨櫃去美國的,如果它10日允許我們開工的話,我們還可以壓縮一下,其它的訂單暫時不做,就集中做美國單,還可以趕得上,最怕的是它10日都不給開工的話,或者員工趕不及回來,我們基本上無法全速生產,會錯過美國那些貨期,這個損失目前無法計算。所以希望2月10日可以上班吧!

大陸疫區員工返港情況未明

梁珍:那你們有沒有聘用武漢或者疫區的員工?

劉達邦:我們200個員工裏面有12個是武漢或湖北省的,其中一位回來了,他就自報,正在隔離之中。其餘11個(員工)因為交通問題,湖北省封省,他們不能回來;東莞目前隔離了,東莞員工可能還要多一周才能出來,假設他健康狀況是良好的話。

我們有兩手準備,看那11個工作崗位的重要程度如何,如果可以找一般員工去取代的話,就會聘用臨時工去頂替,如果是管理層,就要再安排一下了。

梁珍:但他們的身體狀況怎樣呢?

劉達邦:不是完全很清楚,他們有無被隔離,有無患病,因為有些都聯絡不到,但知道他們還在湖北,還不能出來,我們都盡我們的能力,去跟他們聯絡的。

梁珍:是的,因為他有些沒有症狀都可能帶菌的,即使20日回來,能不能即刻上班,都是一個問題。

劉達邦:是的,如果交通允許他回到東莞的話,都要先隔離14天,這不是我們公司要,他本身鎮政府、村委全部都要他這樣做的。據我了解,在東莞他們租了幾間酒店,有些是四星級的,作隔離用。不是那些環境設施差的隔離營。

武漢疫情打擊香港經濟,在大陸港資工廠無法開工,而本港食肆未來或會大量倒閉。圖為1月26日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武漢疫情打擊香港經濟,在大陸港資工廠無法開工,而本港食肆未來或會大量倒閉。圖為1月26日武漢街頭。(Getty Images)

遷廠擴張計劃因疫情而擱置

梁珍:貿易戰對你們有很大的影響,記得你當時都說想搬去其它國家,現在有沒有打算要搬,即現在加上武漢肺炎。

劉達邦:我們去年去過很多不同國家,我們目標是東南亞的國家,後來在四個月裏去了三次泰國,在成立新的生產線那裏,有了目標的廠房,設備供應商也都找齊了,材料怎樣運過去,全部準備就緒,就差在按鍵拍板,甚至銀行貸款都安排好。要再投資另外一條生產線過去,那個費用也相當昂貴,那個接單的狀況,各方面還在考慮。目前計劃就是開工之後,再重新考慮,包括2月底、3月初安排去一次美國,了解稅務和訂單情況。計劃原先是這樣,但現在這個疫情的影響,我們沒有辦法做到,去美國一些航班又停,我們去了又要隔離14天,根本無法控制時間,所以這個計劃也暫時擱置,直至等到疫情完了,我們可以開工了,再詳細考慮。

梁珍:每一次過年對於製造廠商都是相當關鍵的時候,因為接單都是這些時候的,有沒有評估這個接單的情況。

劉達邦:是的,肯定是差的了。因為往年來說就是,在1、2、3月就是做樣板,洽談未來那幾個月的訂單的狀況的,4、5、6月就是開始有局部生產了。但今年就應該會讓疫情打亂了,下單那裏,因為客戶可能無法過來看樣板,那就變了,他又會停一停,甚至他覺得你那裏不知道甚麼時候可以供貨,他又會找其它的東南亞供應商,這個影響就更加長久了。

預計未來二、三千家食肆倒閉

梁珍:那你預計中小企會不會有很多,因為這次的武漢疫情而倒閉或者破產。

劉達邦:我想就在香港本地,零售餐飲就一定是會有公司關門了,數量比預計會更多,我估計餐飲那裏都可能會有二、三千間,很肯定他們會不做的了。零售那些也都會,相繼都會有二、三千間會有問題出現,要視乎疫情的進展和拖的時間有多長,越長的話越多公司是受害,希望疫情早些結束。

梁珍:那在大陸的港資企業?

劉達邦:大陸港資企業受過往那兩年貿易戰衝擊,已經很多都是能走的就走,不能走的繼續做,不能做的就結業了,有很多的是在結業的過程當中,因為他結業都不是說一個星期就可以完成的,可能是起碼一、兩年,你才可以完全將那些商業登記取消,涉及很多部門,包括環保、海關、稅務等各方面,都要處理的。他們有些公司已經開始著手進行了。

梁珍問:那你自己怎麼打算?

劉達邦:都是見一步走一步,因為很多東西都不在我們控制範圍之內,比如說甚麼時候可以開工?我們控制不了,那些同事甚麼時候可以從外省回來?我們也控制不了。所以就盡力而為吧。

不期望大陸及香港政府提供防疫物資

梁珍:那你對政府的防疫措施怎麼看?

劉達邦:政府的防疫措施,變成每一天你公司都要講那個疫情的狀況,哪些員工從外省回來,他們是哪一個地區回來的?他們本身有沒有那些發熱症狀,那個每天那都要報上來;至於消毒的洗手液、口罩那些物資,政府是否可以支援到我們?我就不是這麼樂觀的。那個需求一定會很大。這個就要靠我們在香港,看看可不可以買得到,開工的時候帶上去用。

這個事情(疫情)的突發性來得非常緊急,每天確認感染的人數,那個數目是很大的,現在還沒有落實,死亡人數那個數字都是很嚇人的。

梁珍:到現在(採訪當日)香港都沒有全面的封關,市民怨氣大,這對你們有甚麼影響?

劉達邦:這些可能關乎性命的。如果封(關),那我們是無奈,如果政府不封關的話,那我們可能會方便一點點,但是這個未必一定是以我們少數人的方便,而導致造成全香港人都受感染,這件事,受感染的風險這樣的事情我們都不想的。

疫情對中小企影響甚於沙士

梁珍:從商都幾十年了,你覺得這一次對經濟的打擊,從你自己來說,目前經濟環境跟以前相比,怎麼樣做一個評價?

劉達邦:我從商四十幾年了,我記得沙士的時候,我們香港是很嚴重的,香港死了很多人。但是那時我們一天工都沒有停過,就照開工的。頂多我們就有一些洗手消毒的液體,有一些口罩給他們(工人),進廠工作的時候要量體溫,當時有做這些措施,但是沒有停工,就繼續生產。但今次國內(的工廠)要停工,對我們影響大一些。

政府補助雷聲大雨點小

梁珍:你現在面臨武漢的疫情,政府有沒有幫到你們中小企業?

劉達邦:政府似乎他現在解決口罩問題都還沒有解決到,他們都沒有機會可以幫到我們,而且過往針對中美貿易戰或者是社會運動,推出四輪的救治措施那些,我們所接收到的是很輕微的,就是說沒有甚麼特別的。

比如說緊急貸款那裏,根本始終他那個審批權都是在銀行那裏,初步的審批權,你過不了他的關,你根本就到不了政府那裏去批准。所以那個也是,無論你加大多少千億都是沒有意思的;另外不夠用,所以就變成雷聲大可能雨點很小,政府很高調地說要怎麼幫我們企業,但實際上我們接收到的,就很輕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