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風險資產市場的行情受到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主導。在經過之前一輪股市下跌後,上周抄底資金入場,全球股市情緒高漲,美股再創新高,港股和A股亦出現低位反彈,市場氣氛改善。及至星期五,兩家中國的能源公司以不可控因素為由,要求取消液化氣進口訂單,市場驚覺疫情可能帶來產業鏈的連鎖反應,全球股市回調。

不過前4個交易日的進賬,足以讓S&P500取得去年六月以來的最大單一星期升幅,其他各國股市表現也不錯。資金繼續流往美元區,美元匯率走出一年半來最好的單周升值。美元資產受惠於中國人民銀行注入流動性和中國政府下調美國進口品關稅所帶來的憧憬,石油、大宗商品及新興市場資產則遭遇逆流,中國不少公司繼續延長假期、基礎設施復工無期,令市場擔心來自中國的訂單大幅下滑,商品價格遭受沽壓,新興貨幣匯率下挫。

疫情嚴重,避險情緒下金價升至每安士1,570美元。債券市場先跌後升,大致與股市走向相反,美國十年期國債利率收1.58%。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參議院輕鬆擺脫彈劾案,並在國情咨文大會上與民主黨籍眾議院議長佩洛斯互掐,但是這些幾乎沒有引起任何金融資產價格的波動。

中國兩大石油公司,以不可控因素提出取消液化天然氣的交收,觸發該市場的巨大反響,歐美石油巨頭中已經有公司拒絕其撤單。中國是全球第二大液化氣進口國,這個撤單舉動或意味著最多七成的中國二月份海上進口均可能被取消,起碼50艘飄在海洋中的液化氣巨輪有可能無法在中國港口卸貨。

新冠疫情導致員工出勤大幅下降,港口卸貨和運輸受到巨大衝擊,何況市民出行驟降,對能源需求下降。目前中外雙方的爭拗在於是否屬於「不可控因素」,但是可以肯定地說,新冠疫情所帶來的對經濟衝擊已經從消費蔓延到生產,從中國市場蔓延到全球市場。中國是世界的加工廠,工人無法上班對產業鏈所帶來的衝擊可能是巨大的。

南韓已經有汽車生產線停產,因為中國的零件供應出現問題。美國的iPhone網上訂購等待日期正在拉長,因為在中國的生產線面臨工人不足。如果中國的工人二月底仍無法全面復工,筆者認為疫情可能觸發一場全球性的增長下滑,甚至衰退。目前看來,市場對此的心理準備似乎不足,對事態的判斷多仍侷限在疫情傳播或消費下降的層面上。

美國非農就業人數在一月份增加了225K,遠好過市場預期的165K和上期的145K。私人部門的就業人數也好過預期。平均時薪增加0.2%(環比),與市場預期持平,好過上期的0.1%。製造業就業人數有所回暖,不過波音消減人手影響了交通部門的狀況。

服務業的數字比較複雜,教育和醫療部門的增長掩蓋了其他部門的不足。失業率的回升不是甚麼問題,更多體現勞動參與人口的增加。這組數字是良好的,反映美國經濟在周期尾部仍能保持良好的勞工市場和消費動力。

但是此資料未能體現新冠疫情所帶來的新變數,聯儲決策者已經提到要高度關注疫情的「蔓延效應」。筆者相信美國貨幣政策暫時不會有動作,不過如果全球產業鏈受到疫情的直接衝擊,聯儲起碼會進行口頭干預,也不排除其他措施,一切仍待觀察。

本周關注焦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發展以及其對需求或產業鏈的衝擊。美國民主黨在新罕布徹州進行初選。資料方面,預計美國一月核心CPI增加21點,不過同比降到2.2%,CPI本身為2.5%。中國應該宣佈信貸和通脹資料,但是有可能因為疫情而延期。德國第四季度GDP修正,預計均為環比0.1%。

本欄所闡述的是作者對經濟、政策與市場的理解、認識,為個人觀點,並非投資建議或勸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