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據國際數據提供商「Windy」追蹤的數據,中國武漢市周圍的大氣中包含大量有毒物質二氧化硫(SO2),遙遙領先其它城市。該數據意味著武漢當局正焚燒大量「有機物」。

根據捷克公司「Windy」的全球交互式天氣數據顯示,武漢市充滿大量二氧化硫,全市每立方米的濃度均超過80微克,武漢各行政區都難以倖免,在2月8日晚間7點甚至出現每立方米1700微克的驚人濃度,甚至湖北省其它城市也飄散著此類有毒氣體。

「Windy」顯示的數據,與中國重慶、上海以及周圍城市相比,武漢市的二氧化硫排放量已經遙遙領先,高達1342.27μg/m3,遠高於屬於危險水平的80μg/m3。

在另一張圖中,武漢周圍的二氧化硫量升至1700μg/m3。同期重慶的排放量為800μg/m3。

圖中突出顏色的區域是湖北省武漢市,代表目前空氣污染相當嚴重,其中,二氧化硫濃度昨2月8日晚間7點一度出現每立方米1700微克的驚人濃度。(圖取自Windy)
圖中突出顏色的區域是湖北省武漢市,代表目前空氣污染相當嚴重,其中,二氧化硫濃度昨2月8日晚間7點一度出現每立方米1700微克的驚人濃度。(圖取自Windy)

二氧化硫(SO2)是最常見的硫氧化物,是石油、碳、天然氣與生物類有機物等的燃燒都會產生該化合物。二氧化硫為無色氣體,有強烈刺激性氣味,溶於雨水時,會形成酸雨。

海外一名推友「Interlwave」指出,如果這是一個燃燒煤炭石油的發電廠放出的二氧化硫,那麼在同樣人口聚集的上海與重慶,以及中國周邊的其它人口密集城市,並沒有出現像武漢市那樣多的二氧化硫。

這名推友認為,武漢市可能正在燃燒有機物城市垃圾,或者是動物屍體類的有機物,但是很難想像武漢市為何能夠產生如此大規模的垃圾與動物屍體,以至於遠遠高於世界上任何地區。

Interlwave說:「最糟的情況是,武漢的城市郊區在燒屍體,這意味著(中共肺炎)疫情死亡人數要高於中共的報告」他表示,初步發現,要產生武漢郊區這樣數目的二氧化硫含量,需要有一萬四千具屍體被焚燒。當然,這一推測還有待專家的權威鑒定和證實。

世衛顧問:中國日增五萬例新冠病例

倫敦帝國學院的世界衛生組織(WHO)顧問佛格森(Neil Ferguson)教授2月5日在接受訪問時說,根據模型分析,中國境內每天感染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的人數大約5萬人,更糟糕的是,他估計這個傳染病的傳播速度每隔五天就會翻一番。

另外,佛格森的模型估計,中共當局每天大概僅發現感染中共病毒總人數的10%。

挪威媒體「CCN」2月8日報道,從中共官方公佈的感染數字來看,佛格森的推論有其可信度。

報道指出,雖然在爆發不久後,中共每天通報的中共病毒病例數呈指數增長,但是現在曲線已傾向線性增長。過去一個星期的時間,中共每天持續通報大約三千名新增感染人數。事實上,在過去的10天裏,這個數字一直保持穩定。

然而,令人懷疑的是,如果近期每天新增感染人數「穩定」在三千人,中共各城市為何接二連三地宣佈封城或加強管制?因此,佛格森推測的遠大於中共數據的數字,似乎提供了一個合理的解釋,中國境內中共病毒的問題相當嚴重。

英國《衛報》1月26日報道,佛格森當時的猜測是,儘管到目前為止只有二千多例確診病例(中共報告的數據),但可能已經有10萬人感染了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目前大部份感染者都在武漢市。

弗格森的演講團隊曾為WHO對中共肺炎進行建模實驗,他說,他們估計該病毒的繁殖率為2.5—3,這意味著每個受感染的人都可能將病毒傳播給另外三個人。

佛格森說:「我現在的猜測是目前可能有10萬個病例。」病例也可能在3萬至20萬之間。「幾乎可以肯定,有成千上萬的人被感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