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迅猛擴散,大疫之下再無特權,中共官場不斷傳出高官染病死亡的消息。另有消息稱,中共肺炎已經攻進北京紀委等機構,甚至已經有人死亡。習近平早已經不在中南海辦公了。

中共官媒新華社2月7日報道,北京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復興醫院出現15人聚集性確診病例。追蹤到密切接觸者172人。

目前,復興醫院木樨地院區南病房樓已實施整體隔離管理,北病房樓實施嚴格出入管理。

據悉,該院有中共高幹病房,負責45家單位的局級、部級幹部,近五千餘人的醫療保健工作,幹保科設有高幹門診4個診室。許多醫生也是高幹子弟。

這裏距離中共高層辦公的中南海,只有3,500米,開車只需7分鐘。

由於中共肺炎疫情仍在迅猛擴散,此消息引發關注。

2月8日,郭文貴在影片中爆料說,今年1月初,中央就警告內部人要遠離湖北和香港。1月中下旬,中央一致做出「棄鄂保京海」的決定(放棄湖北,保住北京和上海)。

他說,中共高層沒想到的是,制定政策沒兩天,北京市紀委大院就死了人了,北京第一個感染病毒的就是北京紀委、北京警察,所以從那天起,習近平就不在中南海辦公了。

早在1月30日,就有網友在推特發佈消息說,據可靠情報爆料,有北京機關大院紅二代,已經確診感染了武漢冠狀病毒(中共病毒)。

中共肺炎疫情攻入北京機關大院和部隊大院,有紅二代及家屬感染隔離。(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肺炎疫情攻入北京機關大院和部隊大院,有紅二代及家屬感染隔離。(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疫情攻入北京機關大院

北京多位紅二代2月5日向《大紀元》證實,中共肺炎疫情已攻入北京機關大院,多個機關大院和部隊大院被封。感染疫情的紅二代及親屬,目前都被集中接收在北京的中日友好醫院。

該院是北京中高級官員的定點醫院,當年曾被指定為薩斯(SARS)專病防治醫院。

另一位紅二代告訴《大紀元》,北京北五環邊上的一個部隊大院1月26日也封了,因為有人確診感染了中共肺炎,但具體人數尚不確定。

該紅二代還說,北京這些機關大院染疫的紅二代、紅三代,都在使用美國最新研製出的特效藥,目前沒有上市,但現在美國已經提供給了中國民眾。

常委不敢與李克強同坐開會

曾在北京部隊大院生活過的海外華裔瑪麗告訴《大紀元》,她從北京二炮部隊大院獲得的消息,該院目前沒人感染,但對疫情非常恐懼。大家都不出門、不見面,全部躲在家裏。

瑪麗說:「他們比誰都怕死,所以這次的政治局會議,他們圈內猜開的是不見面的會,而且李克強剛去過武漢,再怎麼幾個常委都不會跟李克強坐下開會的。」

由於中共隱瞞疫情,導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病毒失控擴散全球。1月26日,中共成立應對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李克強任組長。1月27日,李克強到疫區武漢視察。

李克強1月27日前往武漢視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李克強1月27日前往武漢視察。(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習卻一連7日隱身引猜測

習近平1月28日公開表示,自己親自指揮抗疫工作。然而,在疫情持續擴散的關鍵時刻,習卻一連7日隱身,直至2月5日,央視才播出習露面的新聞。

當天習近平在北京大會堂會見到訪的柬埔寨總理洪森(Hun Sen),談到肺炎疫情問題,他說,中共的防控工作正在取得成效。

而5日之前,除了習近平、李克強僅透過文字播報被提及之外,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栗戰書、韓正、汪洋、王滬寧、趙樂際等5人,同樣在中共的主要官媒消失10多天。

有分析認為,中共高層多日沒露面,證明這次肺炎疫情的危害非同一般,連安全防護級別最嚴的中南海,也不敢大意。

而習5日露面背後,則被認為隱藏玄機,在習消失的7天之內,中南海各種傳聞四宗,網上甚至傳出習中風、習出事等小道消息,習不得不出面「維穩」。

另外,美國提供了救命藥,也使習有了信心,在隱身多日之後露面表決心。

據報,美國生物製藥公司吉利德(Gilead)一種實驗性藥物在臨床試驗,對治療中共病毒引起的中共肺炎具有明顯的療效。目前該公司已將這種救命藥向中方公開,並允許中方自行生產,以幫助治療武漢肺炎患者。

武漢疫情之下,一些中共高官染病被隔離或死亡。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疫情之下,一些中共高官染病被隔離或死亡。示意圖(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官員、警察、軍官染病消息頻傳

截止目前,武漢疫情之下,中共已經公開報道多名中共高官染病被隔離或死亡的消息,包括湖北荊州松滋書記黃祥龍染病被隔離;湖北省原黃石市市長楊曉波感染「重症肺炎」死亡;原武漢市民宗委主任王獻良「重症肺炎」去世等等。

除了湖北之外,北京、江西、廣州等地,均傳出中共官員感染肺炎被隔離或死亡的消息。

中共肺炎疫情不僅攻入中共官場,還攻破中共武警、軍隊。2月6日,總部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訊息中心稱,中共空軍、武警目前疫情嚴重。重點省市的部隊分別設立隔離房、隔離區,但當局對此秘而不宣。

報道說,1月27日湖北孝感市的一支中共空軍空降兵保障部,200名現役軍人均被隔離;次日,武漢的「武警湖北省總隊機動支隊」盤龍城營區有1人確診,300名武警被隔離。

不僅中共部隊淪陷,中共警察也爆出染病死亡的消息,據中共光明網稱,在短短11天內,中共8名警察因感染瘟疫而死,並發佈了8張死者照片。

阿波羅網評論員說,警察感染中共肺炎的情況,肯定不少。中共為了「穩定」只公佈死了8人,而北京燕郊整個派出所的警察全部因感染肺炎而被隔離。

評論人士表示,當年SARS肆虐時,曾長驅直入攻入了中南海,撂倒了當時的政治局常委吳官正和羅干,江澤民更是嚇得四處逃竄。也就是說,病毒面前人人平等,即使是高度享受特權待遇的中共官員,該遭報應的時候,病毒也會找上門來。#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